不可预测 的行为

不可预测 的行为

联合部队把多域作战视作未来克敌制胜的关键

《论坛》工作人员

先进军事技术的全球扩散已在一定程度上侵蚀了美国及其军事伙伴几十年间所具备的优势,让敌人能通过利用空中、海上、陆地、太空以及网络空间领域对我们构成威胁。

然而,美国的军事指挥官及印亚太地区的盟友与伙伴,却构想了一种不同的未来战场情景。这个战场不再有军种之间的严格区分。在这个战场上,海军可保护地面部队,而陆军也能击沉舰艇。这是一个几乎动用了所有作战领域的战场——可能还是同时动用。

这种跃进到 21 世纪战场的作战技术和理念被称作 “多域作战”,军事指挥官将这种更高的灵活性视作在复杂环境中赢得胜利的关键。

“我希望看到陆军的地面部队击沉舰艇,拦截来袭导弹甚至击落发射来袭导弹的飞机。”美国太平洋司令部 (USPACOM) 司令小哈里•哈里斯 (Harry B. Harris) 海军上将这样表示,“战区的各军种组成部队必须提高其灵活性,在各个作战领域相互支援。”

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小哈里•哈里斯海军上将称美国军队将重点加强多域作战训练,打造可更好应对现代威胁的军事力量。 [路透社]

哈里斯是在 2017 年 5 月由美国陆军地面战争研究所协会举办的 “2017 年太平洋地面部队研讨暨展览会” (LANPAC) 上发表上述评论的。他说,美国及其盟友与伙伴乃至单个军种组成部队,都需要更加适应“我们联合或联军部队在相互间领域进行作战的复杂环境”。

多域作战概述

多域作战的目标是让各军种在海陆空天网五大领域具备更有效的一体化作战能力,以便威慑甚至在必要时击败具备极高能力的各种潜在敌人。敌人正在对我们构成非常规威胁,其中包括来自网络空间、电子战甚至无人机和简易爆炸装置的威胁。

不过,哈里斯说,如果能打破军事技术以及不同军事指挥结构的烟囱式孤立状态,美国及其伙伴将能重新夺回优势。但许多限定了军种的专用技术系统对我们打破孤立状态构成了挑战。这些专用系统往往无法相互沟通,从而削弱了指挥官及时向目标投送弹药的能力。美国及其伙伴需要让“我们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和打击武器能够相互通联”。哈里斯说,“理想情况下,我们能将联合部队视作一张由传感器和打击武器构成的网络,并由来自任何一个军种的最佳作战能力来提供跨域火力。”

这意味着可以在美国探测到威胁的时候由日本将其消灭,或是澳大利亚的传感器探测到导弹并将信息传送给韩国。

为检验这一作战构想,美国太平洋陆军 (USARPAC) 将在 2018 年的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 (RIMPAC) 中,与印亚太地区的伙伴一起,对这种多域作战能力进行试验。

环太平洋联合军演是世界上最大的国际性海上军事演习,每两年在夏威夷檀香山附近海域举行。 2016 年,来自 26 个国家的 40 多艘舰船和潜艇、200 架飞机和 25000 人参加了该演习。哈里斯说,为了检验多域作战构想,美国陆军将在 2018 年的演习中从岸上发射一枚反舰导弹击沉一艘舰艇。哈里斯还称“我们的日本盟友也将发射一枚岸基导弹”来消灭一个海上威胁目标。

时任日本陆上自卫队幕僚长的冈部俊哉说,他期待有一天美国、澳大利亚以及印亚太地区的其他邻国能够实施多域作战构想。他说,这种作战方式提供的相互运用能力对抗击诸如朝鲜这样的潜在敌人至关重要。朝鲜至今还在继续抵抗联合国关于其导弹和核武器试验的制裁。

冈部俊哉在 2017 年的太平洋地面部队研讨暨展览会上表示,多域作战“对付朝鲜一定非常有效”。

他还指出,为威慑朝鲜这个神神秘秘且夸夸其谈的国家,日美韩三国的三边合作和多域作战能力整合将至关重要。

冈部俊哉承诺,日本不仅与美国进行安全合作,还将为邻国提供安全合作。“我们将为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和地区其他国家提供安全合作。”

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司令大卫•帕金斯 (David G. Perkins) 上将说,这种伙伴关系要取得成功,一大关键是减少军事行动的可预测性。

假设在某个作战领域出现了麻烦,比如一艘有敌意的舰船对美军部队构成了威胁,按照历来的做法,海军会接到要求去处理此事。“我们过去倾向于让本领域的部队承担本领域的任务。”帕金斯说,不过,这样做产生的问题在于,“如果你只是出动该领域的部队来解决该领域的问题,敌人也会知道这点”。

核心优势

完善多域作战能够带来的关键优势之一,就是为军事领导人提供解决一系列威胁的多个选择。

美军指挥官称,多域作战综合了美国不同军种甚至其他国家军队的能力以击败潜在对手或流氓国家。

帕金斯说,并非每个国家都需要将所有作战领域的技能放在桌面上,或是在金钱投入上向大国所能达到的水平看齐。例如,某个国家的陆军规模可能很小,但却具备高超的网络战技能,联合部队则可借助该国的网络战能力对敌方的军事通信或导航系统进行破坏。

帕金斯补充说,假设有这么一个国家,它有能力保护其领海,但并没有一支“蓝水海军”来向海外投送力量。这时候,也许这个国家就可以在军方所说的“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 行动上贡献力量。该国可以保护自己的领海,同时允许美国在该国的战略要地部署军事硬件以投送力量。

帕金斯说:“你不必什么都自己做。”

“反介入/区域拒止”是一种主要使用陆基或海基巡航导弹、弹道导弹以及地空导弹来抵消对手能力的战略。这些导弹可用来攻击敌人的重要舰船、飞机和地面站点。美军指挥官称,全球潜在敌人在这个竞技场上取得的进步,在一定程度上让我们向多域作战迈进和让战争计划更难预测变得十分必要。

地区背景

美国太平洋陆军司令罗伯特•布朗 (Robert B. Brown) 将军在一篇关于多域作战的文章中写道,印亚太地区经济体、军队以及紧张局势都呈快速增长态势,因此有必要制定更为复杂的作战计划。

印亚太地区有 36 个国家,超过世界一半的人口,三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以及七支世界最大规模的军队。

布朗说,在无人载具能力、机器人学习、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领域正在发生戏剧性的技术转移,这也加大了对手间的军事竞争。这些新技术工具有很多要依赖数字化联通,这让网络防御变得无比重要。

日本陆上自卫队前幕僚长冈部俊哉承诺将与邻邦与盟友开展安全合作,并称他对地区国家实施多域作战的前景感到兴奋。 黛布拉李•贝斯特 (DEBRALEE BEST) 上士/美国陆军

布朗说,与此同时,本地区正面临日益增长的安全挑战,在此情况下,多域作战显然十分必要。目前,本地区正在努力应对全世界最为棘手的一些挑战:朝鲜通过日益提高的导弹技术来表达其对联合国制裁的蔑视;中国以军事化南海的行动对国际准则提出挑战,而俄罗斯则以日益挑衅的军事姿态活跃于地区舞台。

“印亚太地区最危险的威胁来自具备核武库且有意破坏国际秩序的地区行为体。”布朗写道,“先进的拒止能力以及国家管理的准军事力量在正规军通过内部线路提供的支持下带来了造成既成事实的危险。”

勇于冒险

与不可预测的敌人斗争需要文化变革。

哈里斯说,在美国的海军、陆军、海军陆战队以及空军实施多域作战构想需要高强度的训练以及军队最高层的文化变革。

必须进行技术升级,以实现威胁探测系统和武器系统之间的相互通联,在美国各军种间应该如此,可能的话与伙伴国之间也应如此。

“联合部队必须有更快、更远、更精确、更致命的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还必须具有成本效益并具备资源意识。”哈里斯说,“我们需要的不是那种让银行破产的高成本精美解决方案。”

谈到各军种各自管理预算和技术系统的美国军界所必需的文化变革,哈里斯说:“我们的文化厌恶风险,对此我不以为然。”

哈里斯说,变革这种文化需要持之以恒的努力。“我们必须将这一构想融入到我们全年的训练方式中。”哈里斯说,“我们都知道,明天的战争是在今天的训练中赢得的。”

美国陆军在其关于多域作战的描述中,承认有必要进行文化和技术变革。“哈里斯上将要陆军去击沉舰船、摧毁卫星、击落导弹、压制敌人的指挥与控制力量、限制其海上活动。为支持这一目标,联合部队必须对其传感器和武器系统实施前所未有的全面一体化。总体上,我们必须实现‘传感器兼容’和‘打击武器兼容’。”

帕金斯说,共同开展训练和职业军事教育将是推动美国各军种以及美军与友军之间提高相互运用性的关键。“一起训练就会一起解决问题,”帕金斯说,“还会建立起友谊。”

哈里斯在讨论未来军队的灵活性和相互运用性时,将它比作优步 (Uber) 和来福车 (Lyft) 这样的共享乘车公司,这些公司的应用软件能提供细化的针对性服务。

“只不过我们不是要共享乘车,”哈里斯说,“而是要共享目标。”

他补充说,随着敌人越加老练,风险也越来越高。“我国必须与志同道合的盟友和伙伴一起,协力保持可靠的战斗力,以确保能够不受阻碍地进出所有全球公域。”哈里斯说,“自由、正义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还依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