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  未来  50 年

东盟 未来 50 年

维文医生

南亚国家联盟(东盟)当前正处于重要的转折点,不仅是因为我们已成立了 50 周年,更是因为全球都在持续变化,我们生活的时代充满了不确定性。

当前的地缘战略格局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20 亿人一夜之间同时转战互联网,并与全球经济产生关联,这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之前也从未有过几亿人口从贫困变为成长中的中产阶级。这种转变清晰地发生在 1978 年后的中国和 1991 年的印度。经济实力的增强必然意味着外交和军队影响的上升。因此,毫无疑问,整个地缘战略的平衡以及我们之前想当然的臆断和推断都已不再可行。

现有的经济和政治制度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今天的工种明天可能就会消失。真正的挑战不是建立起壁垒,也不仅仅是重新分配过去积累起来的财富。真正的挑战是要确保我们的人民有应对新工作的适当技能,要确保新的生产方式能实现民主化和商品化,这样新的中产阶级才会成长,才不会有人被落下。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在第 15 届东盟演讲上发言。 路透社

我们的全球秩序正在重新定型,是因为涌现除了跨国别的行动者和跨边界的挑战,包括恐怖主义、网络犯罪和气候变化。这些现象的发生并不存在清晰的地理边界,也有别于我们通常认知的国家联合体系。要解决这些跨边境的全球威胁,唯一的方法就是形成全球共识并采取全球行动,无论要应对的是网络、气候还是恐怖主义。东南亚当前就有这样一个例子:好战分子从伊斯兰国已溃败的伊拉克和叙利亚返回本国。菲律宾南部的马拉维有许多好战分子归来。本地区还有其他滋生恐怖主义的潜在温床。更切身的体会是,我们甚至在伊斯兰国的招募视频中看到新加坡人的身影。我们对缅甸若开邦问题的关注,也是因为担心它会变为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另一个庇护所和温床。我的意思是,这些类型的问题无法单靠当地政府和人民自己解决,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单独解决这些问题。解决这些挑战,需要更多的协同努力。全球多边进程——海洋法、气候变化、保护人类的自然遗产,所有这些问题变得愈发突出。我们需要多边相互尊重、相互依赖和相互合作的方法。

抢占先机

最后,东盟还要解决自身内部的一系列挑战。东盟 10 个成员国在政治、经济和社会体制方面均有很大差异。事实上,我认为我们可能是全球最具多元化的群体。我们的 10 个成员国之间差异很大,无论在国土面积、人口数量还是宗教信仰上。我们的政治制度既有君主极权制,也有民主制和军队管理制。

东盟有“共识”(寻求共识)的习惯,这一点以及它是个漏洞还是结构特色,都受到了很多质疑。实际上,这是我们的结构特色。东盟内部的多元化促使我们设计了该特色,而且共识是必要的“故障安全”机制。它保证了每个成员国——无论大小、政治观点和经济发展状况——都能发出平等的声音。或者换个说法:每个成员国都有否决权。

在事关重大的长期利益时,共识促使我们从长远角度看待自己国家的利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尽管达成共识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速度也会慢一些,但却能让我们找到更具可持续发展的解决方案。因为我们知道一旦签署,就意味着每个国家都已进行了认真考虑,思考过可能产生的后果,并同意拥护它。共识是东盟一体化的结构特色和基石。但最根本的问题是,一旦遇到问题和挑战,在追求本国利益和地区更广泛的长期利益之间,我们应该妥协至何种程度。

尽管面临着各种内部和外部挑战,我仍然相信我们未来 50 年的广阔前景。

此外,我们还应该铭记东盟最初的 5 个成员国,他们都是东南亚的非共产主义国家。当初,这 5 个国家聚集在一起,和平共处度过了关键的前二三十年,将时间花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对我们国民的投入,并证明崇尚开放、贸易和自由的经济模式的可行性。事实上,我们早已抢占了先机。用今天的词来说,就是“全球化”。现今,基本上每个地区都在适应全球化,但是正如我前面提到的,还是有人质疑全球化的局限性。东盟防止了创始成员国之间发生战争,仅这一点就应受到肯定。随后我们又于 1995 年吸纳了越南加入,1997 年吸纳老挝和缅甸加入,1999 年吸纳柬埔寨加入。我想说的是在东盟成员国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冲突、战争或较量。在当今这个时代,这本身就是值得庆祝的丰功伟绩。

菲律宾马尼拉菲律宾国际会议中心,在第 50 届东盟外长会议的开幕仪式上,东盟各国外长手牵手合影“东盟之路”。
从左至右:马来西亚外长阿尼法·阿曼、缅甸外长吴觉丁、泰国外长敦·巴穆威奈、越南外长范平明、菲律宾外长艾伦·卡耶丹诺、新加坡外长维文、文莱外长林玉成、柬埔寨外长布拉索昆、印度尼西亚外长蕾特诺、老挝外长沙伦塞·贡马西和东盟秘书长黎良明。美联社

此外,我们还不应忘记东盟史上最受瞩目的外交行动,它发生在 1979 年越南入侵柬埔寨后。在当时的联合国决议中,东盟力求挑战传统思维。尽管如此,东盟保持团结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我们不支持或容忍国外侵略,我们想要维护成员国自主决策的权利。正如我所言,我们再一次挑战了传统思维,抢占了先机,但我们成功了。冷战结束后,东盟迎来了扩张期。如果仔细想想,就会发现东盟的建立、成长甚至经历考验时总与全球局势息息相关。

东盟一体化和中心性

因此,我们又回到了这一点:为在全球其他地方保持我们的中心性和重要作用,我们对共识和一体化的需求总是在起作用。我们也可以想象一下相反的情况。如果东盟没有成立、如果我们没有坚持以共识为结构特色,我认为东南亚在过去 50 年的状况可能只是大国强国的一群代理人或附属国。而那也不会带来我们在过去 50 年间见证的和平、繁荣和经济转型。因此,东盟一体化和中心性是我们生存的关键。正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所言,如今的东盟是所有 10 个成员国的一艘救生船,我们在这艘船上携手并进、齐心协力,让世界听见我们的声音。

印度新德里,印度外长斯瓦拉吉(右)欢迎前来访问的新加坡外长维文。 美联社

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分裂,不能牺牲地区的长期利益去换取狭隘的本国短期利益。否则没人会重视我们。

在东盟峰会和(东亚峰会)上,来自美国、中国、俄罗斯、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的领导人总会拨冗参加并与我们交流,对此我总是备受感动。如果东盟没有成功、如果东盟不够团结、如果东盟不重要,我认为这些领导人不会每年专程来与我们会面。保持东盟的可信度、重要性和中心性,这一点对我们很重要。要在强调地区一体化和保护本国长期利益之间找到平衡,这掌握在我们手中,在我们领导人的手中。

外面的世界始终会对东盟产生影响,这在我们短暂的 50 年历史中已经得到了验证。但问题是,我们是否允许这些外来巨震压倒我们、分裂我们。抑或是我们是否将共同建设一艘更强大的救生船,带领我们驶出困境,为我们的所有国民寻求更多的机遇。我们需要也想要东盟具备适应能力,我们想要东盟抓住当前数字化革命带来的新机遇,勾画出创新方式以迎接新的挑战,特别是我前面提到的跨边境挑战。

因此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新加坡想要重点增强东盟的弹性和我们的创新能力。在我们轮值期间,弹性与创新将支持围绕东盟三大支柱的合作。

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成绩,有很多值得庆祝和骄傲的地方。我们克服过的挑战也是很好的提醒——提醒我们东盟将始终面临外部势力的影响,我们必须随遇而安,并做出必要的调整。它提醒我们,坚持东盟一体化有助于维持我们的重要作用和证明东盟中心性概念。它还提醒我们,我们的地区充满无限的可能性。为实现这些可能性,需要我们遵守某些基本原则,需要我们做到平衡——在保护区域一体化和重要性与推动实现本国长期利益之间的平衡。

我们有着光明的前景。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新加坡将在踏入下一个 50 年之际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使东盟迈向我们国民要求和期许的光明未来。

这篇文章摘录自新加坡外长维文于 2017 年 12 月 5 日在第 15 届东盟演讲的演讲稿——《东盟:下一个 50 年》,演讲地点位于新加坡的东南亚研究所。为适应《论坛》的格式,已对文章的长度进行了编辑。


东盟轮值主席国新加坡的决心*

关注电子商务:

我们希望建立一个“东盟智慧城市网络”。该网络将各国国民与经济无缝连接,它让创意和解决方案进入我们整个地区。

建立弹性

我们希望建立并加强集体弹性来应对共同的威胁,如恐怖主义、暴力极端主义和跨国犯罪。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网络安全方面的合作,并尽快着手,因为如果不能确保网络安全,那我们就无法拥有智能化的世界、无法开展电子商务、无法执行无缝的数字化交易。我们需要一个坚固的网络安全体系,来为我们的国民和企业提供保障和机遇。我们还将共同制定一个《示范性东盟引渡条约》,这将是加强地区法治建设的重要一步。

人力投资

在东盟 6.28 亿人中,35 岁以下的人口占到了 60%。刚才,我将这一问题称为“人口干旱”,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东北亚和部分欧洲地区。事实上,东盟是一个年轻的群体,虽然还没有收获我们的人口红利,但这却能带给我们巨大的机遇。然而,只有当我们能确保年轻人拥有相关技能、政府会对最新、最先进的基础设施进行投资,以及我们的社会、政治和经济体系能为他们提供机会(公平的机会),这些年轻人才会给我们带来机遇和灵感。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些,那么这个年轻的东盟——这个人口总数超过欧洲,处于和平地区,连接东北亚、南亚(包括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横跨太平洋的地区就会处在所有行动的中心。

加强经济合作

我们想让每个人都能从我们地区的持续繁荣中更多地受益。当遇到超级强国时,我会对他们说:东盟的成功也能给你们带去长期利益,因为东盟最终将成为你们最大的贸易伙伴;东盟将给你们投资的好选择。这背后的关键词、关键概念是“互联互助”。我们坚信,寻求和平的方式在于促进互联互助,之后告诉所有人通过相互合作、相互投资、相互贸易我们将得到更多——双赢成果。因为相反的做法会将世界分裂成互相敌对的集团,会坚持狭隘的独立,会参与零和竞争并最终导致代理人战争。因此,经济和政治上的互联互助是我们追求和平与繁荣的良药。

因此,我们将加大努力以达成高质量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是一个自由贸易协定,涵盖了东盟十国以及东盟的六个合作伙伴,我们已经与这些伙伴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这六个国家是中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和日本。这 16 个国家的 GDP 占比超过全球的 30%,人口也占到了全球总人口的大约 40%。当然,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建立一个覆盖整个亚太地区的自由贸易区。无论是 RCEP 还是 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对我们而言,它们都只是通往罗马的条条大路。

增加商业机遇

我们还将通过加快“东盟单一窗口”计划和东盟范围内的自我认证机制增加地区内的商业机遇,特别是中小企业的商业机遇。值得强调的是,最近在马尼拉召开的东盟峰会上,东盟和中国宣布正式启动“南海行为准则”磋商。这个议题耽搁已久,《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早在 2002 年便已签署。这一进展释放了非常积极的信号,代表着中国和东盟都想实现和平与稳定,想要恢复南海地区的平静。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该地区是自由贸易的重要通道,而自由贸易对我们地区的经济发展和转型至关重要。

* 2017年11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介绍新加坡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后的工作重点。在2017年12月5日的第15届东盟演讲中,维文再次重申了这些重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