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 朝鲜

了解 朝鲜

印太地区共同面临的另一项长期挑战

美朝谈判进程将漫长且充满挑战。谈判重点是朝鲜的非法核武能力及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运载工具。如要全面了解须与朝鲜合作的国家所面临的挑战,就必须了解朝鲜这个国家及其军事能力。

尽管北朝鲜常规部队使用陈旧的坦克和飞机,而且操作熟练程度有限,但朝鲜人民军仍投入到能使其成为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的领域。首先,除了维持一支民兵部队和一支拥有 100 多万士兵的常备军外,朝鲜还维持着一支更强大、装备更精良的地面部队,他们称之为特种部队。尽管与大多数现代军队相比,朝鲜特种部队的装备和训练都较差,但他们士气高昂、身体强健。朝鲜人还装备了1万多个便携式防空导弹(MANPADS),即肩射地对空导弹,这些通常是制导武器,对低空飞机(特别是直升机)构成威胁。许多便携式防空导弹安装在装甲运兵车、坦克和自行火炮上。大量装备便携式导弹的车辆,加上朝鲜的各种常规防空火炮,将使直升机飞机作业充满困难和危险,尤其是在白天。

2012 年 8 月 15 日,平壤金日成广场,鲜军官们在其开国领导人金日成诞辰 100 周年庆典上鼓掌,上方为金日成(左侧)及其继任者金正日的肖像。美联社

第二,朝鲜一直在投入资源发展全球定位系统(GPS)干扰能力,并使用廉价的一次性无人机。潜在后果是空中、海上和陆地平台的精确火力受到破坏,可能受到无人机侦察、干扰和武器运载威胁,包括生化武器威胁。到目前为止,韩国一直难以侦测到这些无人机,遑论击落它们。这将是朝鲜的另一种能力,不仅由于缺乏对抗能力,而且由于可能出现误解和升级,很难对这种能力作出反应。

第三项威胁,同时是令人震惊的威胁是朝鲜的网络能力。朝鲜是一个网络超级大国。朝鲜的网络能力源于其从全体人口中招募的能力。有才华和天赋的人可征召成为网络战士,而无需考虑任何个人因素。由于朝鲜政府的运作没有任何道德或法律约束,他们可试验和执行能帮助其网络操作人员积累更多经验和专业知识的操作。朝鲜的网络招募和培训项目已开展至少 20 年。

安全分析人员证实,朝鲜从事国际网络盗窃活动,并能够进行网络恐吓、破坏和直接攻击基础设施。

出身决定一切

最后,朝鲜的一个特点令人不安:其文化当中根深蒂固的一点是根据出身将人分成三六九等。这不仅仅是社会问题,朝鲜社会使用出身成分(Songbun)世袭制度控制国民。事实证明,这种压迫制度对于该政权非常有效,使其顺利承受住了 1990 年代的饥荒。

2011 年 10 月,营养不良的朝鲜婴儿在黄海南道的海州医院休养。朝鲜的粮食分配制度与其阶级制度挂钩,往往造成粮食短缺(特别是低等出身群体)。 路透社

朝鲜领导人基本上将其国民从出生起便分为三大类,现在有45个人口类别细分。最高层是朝鲜社会的“核心”。这一群体包括革命者后裔,与日本人和美国人交战者、共产党员、军队精英等群体的后裔。核心成员资格是一项与生俱来的权利,而非一个人能通过工作和努力取得的成就。朝鲜约 28% 的人口属于这一类别,即大约 600 万至 700 万人。其中近一半的人有幸居住在首都平壤。

第二类是“基础”或“摇摆”类别。这些人大部分是商人、销售人员、华裔朝鲜人 、日裔朝鲜人、猎人和迷信者的后代。朝鲜约 45% 的人口属于这一类别,约有1400 万至 1500 万人。他们是劳动者和工人,是维持核心存在和运行的系统。

第三类是“复杂”或“敌对”类别。他们是地主、神职人员、反党力量、叛逃者家庭成员等的后裔。

约 27% 的人口属于这一类别,约 600 万人。他们是被迫在老旧矿山及其他艰苦、危险的工作地点工作的被流放者。据分析人员估计,约有 15 万至 20 万这个类别的人居住在集中营。

朝鲜的政府制度基本上是根据家庭出身划分每个居民,决定他们在政治上可能存在多大风险。朝鲜人生活的几乎每个方面,从职业和教育到他们能获得多少食物,都取决于出身成分。例如,在 1990 年代饥荒和其他长期粮食短缺的时期,朝鲜政权便切断对政治上不可靠人口(如东北部的人口)的粮食供给。

分析人员表示,咸鏡北道高达 30% 的人口死于 20世纪 90 年代最严重的饥荒。朝鲜大多数(约 60%)难民来自该省。

这种社会制度通过大量洗脑教育予以强化。朝鲜儿童上学前班,首先要学的是“伟大”领袖金日成赤手空拳打败日本人,给朝鲜人民带来自由。另一个常见的主题是,所有问题都源于美国及其在南朝鲜的傀儡。此外,“主体思想”(Juche)或自力更生是朝鲜人民在金氏家族领导下应走的唯一道路。

这些方法由监控系统及间谍和线人网络提供支持,使任何人都无法对朝鲜的政治制度表示怀疑。枪决、绞刑甚至火刑等公开处决很常见。

社会弱点

朝鲜坚不可摧,但其严格的社会限制可能是他们最薄弱,也是最容易攻击的环节。相对于千吨级炸弹或甚至是核威胁,朝鲜领导人可能更担心有关自由和民主真相的信息宣传。

与朝鲜谈判时,研究一下某些常见的传统智慧或许有所帮助。东北亚数百年的战争经验告诉人们,战争中毫无道德和荣誉可言。欺骗、谎言、愚弄和套路敌人也只是袋子里的另一件工具。

朝鲜首都平壤风景,朝鲜的“核心”(特权)阶级近一半生活在平壤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德川家康(1543-1616)为争夺日本控制权而挑起战事,但最先统一日本者丰臣秀吉的儿子丰臣秀赖坐拥大阪城——这座城堡当时被认为坚不可摧。德川家康派出一位使者与丰臣秀赖议和。厌战的丰臣秀赖同意了,并且德川家康的士兵获准填平护城河。而后德川的军队发起进攻。丰臣秀赖及其母亲自杀。

后来,德川家康在回应人们批评他背信弃义时这样说道,“任何将军如愚蠢到相信敌人的话,都该死。”

德川家康是日本第一任幕府将军,其家族统治日本长达260 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