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猴杂交研究再次引发对中国的伦理担忧

人猴杂交研究再次引发对中国的伦理担忧

2019年7月下旬,据西班牙报纸El Pais报道,中国已允许一个研究团队开展大多数其他国家禁止或严格限制的人猴杂交研究。

在中国的一个实验室,一个由西班牙科学家带领的团队声称,他们通过对多个猴子胚胎进行基因改造,然后向其中一个胚胎注射可发育成任何组织的人体干细胞制造出了第一个人猴杂交胚胎。此次杂交可存活,而且可以出生,但研究人员在妊娠第14天时毁坏了胚胎——胚胎可从这个时间点开始发育出中枢神经系统。

报道指出,这项工作及多项其他有争议的研究活动和行为之所以在中国开展,目的是为了避免法律问题及规避西班牙对此类工作的禁令。

这项研究尚待外部研究人员证实,并且尚未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据El Pais报道,部分由西班牙穆尔西亚天主教大学资助的研究人员为他们的工作辩护,声称这可以推动利用动物制造人体器官用于移植和减少器官排斥。

大多数国家对此类试验实行严格管制,以确保公众安全并维护符合道德的研究标准。例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使用含有人类细胞或嵌合体的某些动物研究对象(比如含有人类癌细胞的小老鼠)测试治疗方法的研究。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于2009年禁止了将人体细胞引入非人灵长类动物细胞或植入生殖系、卵子或精子细胞发育的干细胞研究。2015年,该机构暂停了相关资助,并推出了一个将限制范围扩大至涵盖对早期胚胎及对所有促成生殖系的人体细胞开展干细胞研究的框架。这一框架目前正接受评估。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致力于维护最高的科学研究和动物福利标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认为,这项拟议的政策框架是一种负责任的方式,可在一个充满前景但我们认为需要认证审查的研究领域进行更多的监督,并提出新的限制,”该机构的一位发言人说道。

然而,中国仍在推动和资助其他国家广泛视为不安全、不道德(即便不是非法)的研究。2019年4月,中国科学家在《National Science Review》(由中国科学院支持出版的一份相对较新的期刊)上声称他们已通过基因编辑技术(CRISPR)将人脑基因引入猴子体内。据报告,这些动物展现出短期记忆和较短的反应时间。

2018年11月,另一位中国研究人员宣布他创造了世界上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这是一对双胞胎女孩,她们的基因通过基因编辑技术进行了修改,可对艾滋病毒免疫。此事令全球大多数遗传学家感到震惊。

许多著名研究人员谴责了他的工作,认为通过植入编辑胚胎制造婴儿不符合道德,使由此诞生的儿童会面临不必要的健康风险,因为这种技术还不够成熟,尚不能进行人体测试。美国法律禁止出于研究目的制造人类胚胎,并禁止危害人类胚胎的研究活动。

据布罗德研究所网站报道,此事公布之后,该机构的张峰立即呼吁全世界在研究人员制定安全标准之前暂停基因编辑婴儿研究。数百名中国科学家谴责了这项工作,并呼吁加强对基因编辑实验的监督。

(附图:2019年1月,一名实验室科技人员在中国上海的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怀抱一只经过基因编辑的猕猴。他们使用这只猕猴克隆了五只猴子。)

如果这个西班牙团队打算将人猴杂交胚胎研究提升到新的水平并允许嵌合体诞生,那么人类细胞最终可能会出现在猴子的大脑或性器官中,产生具有人样外观或行为的猴子——这种风险会引起科学界乃至整个社会许多人的警觉。

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发展生物学家罗宾·洛弗尔-贝吉(Robin Lovell-Badge)博士对《卫报》表示:“因此,创造更接近人类的物种,这里面有些动物福利问题和‘诉诸厌恶(yuck-factor)’的伦理问题。如果生下来的物种具有人类外观、脸部、手部、皮肤等要素,虽然这在科学上非常有趣,但我想人们可能会对此感到不安。”

“在英国,任何制造人猴嵌合体的方案都必须有充分理由,并且必须经历非常严格的审查流程,”洛弗尔-贝吉说道,“我相信,任何直接诞生活体嵌合体的方案在英国都不会得到批准,日本可能也不会批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