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 抱负

俄罗斯的 抱负

莫斯科利用印太联盟的变动争夺势力。

《论坛》 员工

地缘政治联系和战略伙伴关系的变化对印太地区来说并不新鲜,2018 年俄罗斯试图利用这种波动的联盟来提升其区域影响力。

虽然部分国家欢迎俄罗斯对变化的渴望,但另一些国家则警告称,势力竞争加剧可能会损害军事和经济稳定。

据美联社报道,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于2018 年 1 月表示,“现在美国国家战略的重点是大国角力——而非恐怖主义”——此言直接针对俄罗斯在印太地区日益增强的侵略性。

美国发起的“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可通过确保国际准则和基于规则的秩序得到遵守,使俄罗斯塑造该区域的企图变得复杂。

2017 年 1 月,爱德华·米哈伊洛夫(右侧)在菲律宾马尼拉引导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左二) 登上俄罗斯海军反潜舰。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强 而 有力的联盟和伙伴关系为美国的安全战略奠定基础。联盟是区域稳定的基础,这种稳定性让印太地区经济政治的蓬勃发展成为可能。美国在促进维持和平和推动增长的关系方面有着既得利益。美国继续建立伙伴关系网络,包括关于共同利益的三边和四边机制,以推动实现该地区共同的经济、安全和治理目标。但这些价值观往往与莫斯科和北京的行事方式不相容。

“中国和俄罗斯挑战美国的权力、影响力和利益,企图破坏美国的安全与繁荣,”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指出,“他们决心减少经济自由和公平,并发展军事力量,控制信息和数据,以压制本国社会及扩大自身影响力。”

抓住机遇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继续扩大该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联系。此时,杜特尔特向俄罗斯示好,欢迎他们成为菲律宾的新盟友和保护国。在两国试图建立更密切关系之际,俄罗斯驻菲律宾大使伊戈尔·阿纳托利耶维什·乔瓦耶夫于 2018 年 1 月表示,莫斯科随时准备好向菲律宾提供尖端武器。

据菲律宾Lifestyle News网站报道,“我们欢迎俄罗斯朋友。任何时候,你们有任何需求要在这里停靠,来玩,来补充物资,或是作为盟友来保护我们,都欢迎你们,”2018 年 1 月杜特尔特如是向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爱德华·米哈伊洛夫表示。

据《达卡论坛报》2018 年 4 月报道,除菲律宾外,俄罗斯还向印尼和缅甸这两个东南亚国家出售武器。

不出所料,弗拉基米尔·普京于 2018 年 3 月胜选连任,第四次出任俄罗斯总统,任期至 2024 年。普京确认继续执政或有助于俄罗斯越来越坚定地进入印太地区。

据《达卡论坛报》报道,“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近期的行动清楚表明,他不仅越来越渴望在俄罗斯边界之外获得权力,而且还认为俄罗斯可填补世界上部分美国曾享有单极影响力地区的空白。”

另一个希望俄罗斯更多参与的东南亚国家是越南——越南也继续在加强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

据越通社报道,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阮富仲于 2018 年 1月表示:“越南政党、国家、国民议会、政府和人民非常珍惜与俄罗斯的传统友谊和高效合作,并一贯重视发展与俄罗斯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将其作为其外交政策的首要优先事项之一。”

俄罗斯和越南之间的防务关系可追溯到冷战之初,越南战争之前。双方最近更新的防务协议概述了到 2020 年期间将开展的活动,包括合作事项、会议和演习(但公布的细节很少)。俄罗斯海军司令部建议重新启动俄罗斯军舰海洋物流基地,并表示该基地的主要目的是支持俄罗斯打击印度洋和太平洋海盗行为的舰艇。

据塔斯社报道,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2018 年 3 月与越南外长范平明会谈后表示:“俄罗斯和越南关于世界秩序问题有着相同观点,并呼吁尊重国际法、联合国的核心作用、合作解决问题及只使用和平方法解决争端。”

拉夫罗夫表示,俄罗斯和越南寻求建立“一种能确保可持续发展并满足印太地区所有国家安全利益的合作架构”。“俄罗斯和越南之间的军事和军事技术合作完全符合这些标准。”

有待解决的冲突

但持续存在的争端和俄罗斯自身的侵略活动可能会阻碍莫斯科在更广泛地区扩大影响力的抱负。

比如,俄罗斯和日本继续就一直从日本北海道延伸到俄罗斯堪察加,长达 1,300 公里的火山群岛发生冲突。两个国家都声称其拥有库里尔群岛大片领土,俄罗斯希望控制伊图鲁普岛的简易机场——日本称之为埃托罗福岛。

2018 年 4 月在库里尔群岛举行演习期间,2500 多名俄罗斯军人展示实力,促使日本提出正式外交抗议。

据 news.com.au. 报道,日本政府发言人菅义伟表示: “加强北方四岛军事存在与日本的立场背道而驰。”

1945 年,在日本同意《波茨坦公告》的条款之后,苏联军队占领了该岛屿地区。这份公告宣告了日本二战投降。领土争端阻碍了日本与俄罗斯缔结二战后和平条约。

海上保安厅 PS08 Kariba 号舰艇从该国最东端——北海道纳沙布岬起航。图片背景为主权存在争议的岛屿;日本声称当中部分岛屿为其北部领土,但俄罗斯声称部分岛屿为库里尔群岛的组成部分。路透社

据日本新闻机构 NHK World 称,来自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的坦克、火炮部队和舰艇参加了上述演习,演习内容包括实弹训练。

俄罗斯于2018年1月宣布,他们打算在库里尔群岛部署军用飞机。俄罗斯宣布这条消息正值两国就签署二战和平条约进行外交谈判之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指责俄罗斯恶意谈判,并威胁退出谈判。
《日本时报》报纸指出,2018 年 3 月,日本外交大臣河野太郎在与俄罗斯外长会晤后表示:“两国人民建立相互信任、相互理解的关系是缔结和平条约的重要一步。”

太平洋深处,俄罗斯派遣战略轰炸机在印尼附近中立海域开展演习,刺激到澳大利亚。

据《卫报》报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彼得·詹宁斯表示:“俄罗斯希望提醒人们他们在这里,并希望成为太平洋安全领域的参与者,并将使用军事力量来证明这一点。”

《卫报》消息,澳大利亚国防部表示,2017 年 12 月俄罗斯轰炸机从印尼比亚克机场起飞后开展了巡逻,他们“曾短期加强了应对准备”。

据《卫报》报道,詹宁斯认为澳大利亚国防军可能对俄罗斯开展情报收集行动感到关切,“因为他们来到遥远的南半球,肯定不会不想了解盟军在这个地区的一个重要力量。”

《卫报》还列举了多项俄罗斯为扩大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而采取的示威活动。据《卫报》报道,2016 年,俄罗斯向斐济秘密运送了 20 个集装箱的武器和军事装备,随后由俄罗斯人员提供武器培训;2014 年,莫斯科与堪培拉之间关系紧张,俄罗斯在布里斯班20国集团峰会举行前几天将该国海军舰艇开到澳大利亚北部。

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促使澳大利亚政府于 2018 年 3 月对本国公民发出警告称,如果他们前往俄罗斯,可能会面临反西方情绪和骚扰。

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虽然澳大利亚政府目前并未发现澳大利亚人到俄罗斯旅行会面临更大困难,但请您关注安全和政治局势,并随时了解最新旅行建议。请保持警惕,远离任何抗议或示威,并避免公开评论政治事态发展。”

接下来的4月份,多达 400 家澳大利亚企业受到网络攻击。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指责俄罗斯政府支持的黑客在针对政府机构、企业和重要基础设施运营商开展的网络间谍活动中让世界各地的计算机路由器受到病毒感染。

“我们知道他们是这些袭击的幕后黑手,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态升级,”澳大利亚网络安全部长安格斯·泰勒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表示,“目前最重要的是指出作案者。声明我们知道攻击来源,我们与伙伴国家合作……这是不能接受的行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