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  南海政策溯源

俄罗斯 南海政策溯源

对俄罗斯而言,南海问题是两个政策层面的交汇之处

亚历山大科罗廖夫 (Alexander  Korolev)

罗斯关于南海争端的政策比表面上看起来更为复杂。

莫斯科的官方立场将俄罗斯说成是在南海争端中没有利害关系的区外行为体。根据俄罗斯外交部的说法,俄罗斯“从未参与过南海争端”,并认为“不选边站队是原则问题”。然而,在官方表面的超脱之后,是俄罗斯军队在印亚太地区集结,以及与南海争端方数十亿美元军火和能源交易的事实。

这些因素表明,尽管莫斯科在南海可能没有直接领土主张,但其战略目标、利益和行动直接关系到南海争端的演变。

俄罗斯宏伟的军事现代化计划将一直持续到 2020 年,其中四分之一的资源将分配给总部设在海参崴的太平洋舰队,以加强其装备,将行动拓展至远洋地区。俄罗斯与中国的军事合作已经发展到了普京总统将中国称为俄罗斯的“天然伙伴和天然盟友”的地步。

两国最近一次联合海上演习是在南海举行的 “海上联合-2016”军演,这也是自海牙国际法庭就中国九段线领土主张作出裁决后,中国首次在该争议海域与第二个国家一起进行此类演习。

不过,俄罗斯和越南的关系也呈现出类似的上升趋势:俄越关系已升级到可与俄中关系媲美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俄罗斯和越南正在南海联合开发天然气项目,莫斯科还在寻求重返金兰海军基地,并向河内出售先进武器系统以强化越南的防务能力。

因此,莫斯科的实际行为与其官方所声明的中立是背道而驰的。同时与南海争端中直接相抗的两个主要国家加强军事合作,令俄罗斯的意图变得扑朔迷离。要对此进行解读需要更为全面的框架,将俄罗斯不同层次的外交政策利益囊括进去。大国的外交政策游戏总是在多个层面展开,这些层面有时会在特定领域交汇。对俄罗斯来说,南海问题就是其两个政策层面的交汇之处:系统性的反霸制衡和非系统性的地区两面下注。

第一个层面“系统性制衡”是由全球权力分配和对主要威胁的看法所驱动的。作为系统性制衡者,俄罗斯以多种方式挑战以美国为首的单级格局,其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叙利亚的政策就是证明。制衡系统领导者(美国)的动力促使俄罗斯与中国结盟,因为后者和俄罗斯一样,也不断挑战美国的单极主导地位。因此,俄罗斯和中国对外部威胁的评估往往一致,因为两国都认为美国的政策具有威胁性。

俄罗斯圣彼得堡,海军节期间,俄罗斯军舰和一艘潜艇停泊在涅瓦河上。
美联社

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带来的压力和由此产生的反抗动力,共同构成了一条强大的底线,将俄罗斯和中国团结到了一起。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俄罗斯来说,南海是更大全球游戏的一部分,这个游戏决定了俄罗斯不会违背中国的利益,即便不是公开,也会提供一定的暗中支持。

第二个层面“地区两面下注”是受国内和地区考量因素驱使,体现在政策组合上:旨在帮助俄罗斯在地区建立起更为多样化的关系和避免可能影响俄罗斯在印亚太地区经济利益的潜在不稳定局势的政策组合。该层面也引导着莫斯科从能源、基建和军火交易中获益的欲望。

通过加强与河内的联系(包括武器出口、军事技术合作和联合能源项目),莫斯科在南海周边建立了一个更为平衡的权力和利益布局,同时使其亚洲合作伙伴组合更加多样化,越南也为俄罗斯进入东盟共同体提供了帮助。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俄罗斯在不反对中国政策的同时,又表现得对越南在南海的关切甚为同情。这两个层面的交叉造成了俄罗斯南海政策的内在含混性。

这一“双层博弈”暗示着俄罗斯眼中南海争端的本质以及俄罗斯相应的应对政策都是变量而非常数。南海争端越偏离地区主权问题,进入中美对抗领域,俄罗斯在该地区的行为就越具有反单极平衡的特性。相反,美国的参与程度越低,俄罗斯在该地区的政策就越偏离系统层面的制衡,而更多地具有地区两面下注的特征。

到目前为止,俄罗斯在南海两个层次的政策运作良好,互不矛盾:越南得益于与俄罗斯的合作,不仅是因为这种合作本身就有价值,还因为鉴于中俄关系的紧密程度,这种合作为改善河内所看重的中越关系提供了额外通道。此外,河内在使用俄罗斯武器和军事装备方面有着长期的经验。俄罗斯的政策也与北京的战略考量产生共鸣。虽然具有强大军事实力的俄越战略伙伴关系看起来可能不利于中国,但实际上是有利于北京的利益的,因为这种伙伴关系有助于防止越美联盟进一步巩固。

尽管北京方面对俄罗斯向越南转让武器感到不满,但同时也认识到如果转让减少或终止,可能会导致河内从目前多样化的军事接触政策转为更为偏向华盛顿的政策。而这种转变将会让美国主导的对华遏制圈实现合拢。因此,尽管强烈反对南海争端国际化,但北京方面还是接受了俄罗斯更多参与南海争端以及俄越军事合作。

俄罗斯通过与中国和越南接触,实现了其在地区和全球的目标。这种接触增加了俄罗斯在印亚太权力平衡中的筹码,拖慢了美越协定的步伐,影响了南海争端,为多边谈判带来了更大空间。对于俄罗斯来说,维持现状,不管现状如何不完美,都比应对某一方胜出的局面要好。

东西方研究中心最初在 2017 年 3 月出版的《亚太公报》上发表了这篇题为《俄罗斯南海政策的两个层面》的分析报告。《亚太公报》中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东西方研究中心或作者所属组织的政策或立场。本文已得到转载许可,并根据《论坛》的版式要求进行了适当修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