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太平洋陆军 战备与响应情况的访谈

关于 太平洋陆军 战备与响应情况的访谈

罗伯特·布朗上将,
美国太平洋陆军司令

美国太平洋陆军司令罗伯特·布朗上将与《论坛》谈论了美国希望继续作为印亚太地区国家首选合作伙伴的愿望

《论坛》工作人员

作为美国太平洋陆军司令,罗伯特·布朗 (Robert B. Brown) 上将领导着美国陆军最大的一支战区级军种部队。在 2016 年 4 月出任该职位前,布朗上将在美国堪萨斯州利文沃思堡的美国陆军合成兵种中心担任司令,负责教育同步、领导力培养、训练保障与开发,以及美国陆军赖以克敌制胜的条令的编写与整合。

布朗与《论坛》分享了他对 “太平洋通道”计划的愿景、对印亚太地区复杂性与安全挑战的看法以及太平洋陆军作为地区合作伙伴的一贯承诺。

《论坛》:关于“太平洋通道”的文章经常把它描述为美国太平洋陆军的一种能力,即在不增加基地的情况下在更多地区彰显存在的能力。您将向盟友传递什么讯息以向其保证当军队面临资源挑战时这种状态依然会保持下去?

布朗:我们总是会遇到资源上的挑战。这点以后也不会改变,但安全环境的复杂性却在不断变化。在我 35 年的军旅生涯中,印亚太地区的战略环境是我所见过的最具复杂性的环境。在印亚太地区,人口不断增长,全球 36 个超大城市有 24 个位于这里。技术继续快速发展,各国军队也在继续加强能力建设。我们这一地区,局势变得日益紧张,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似乎正在发生变化,各国在重大利益上也存在相互冲突的趋势。太平洋是一个复杂的地区。这里有着多变的地形(如丛林、沙漠、北极和高山),有着规模庞大且多样化的族群,我们的确需要向盟友与伙伴发出信号让他们安心。美国及其伙伴正通过双边和多边演习(如“太平洋通道”计划)发展能力和提高集体战备水平,以便在危机或紧急事件出现时能善加应对。我们也有许多机会,世界规模最大的陆军中,就有 7 支位于本地区,26 位国防部长中有 21 位是陆军军官。美国太平洋陆军与地区伙伴越是加强合作,就能越好地处理好现代安全环境中的不确定性、混乱性和复杂性。

《论坛》:高度战备的部队、对和平稳定的承诺以及持久不断的参与,这些仍然是美国太平洋陆军在印亚太地区存在的主要标志。请您谈一谈,作为战区陆军司令,您如何将自己的愿景与美国太平洋陆军对该地区的长期承诺结合起来。

布朗:毫无疑问,美国陆军在太平洋地区保持了近 120 年光荣且持续的存在。但我认为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我们通过提高陆军能力和在整个地区发展伙伴关系来克服那些对我们所有人造成影响的挑战,并依靠这种方式维持了我们的长期存在。我们通过稳健的安全合作计划来实施联合与联军演习,以任务式指挥向我们的团队授权,同时不断对确保陆军行动与联合行动所需的概念、人员和装备加强建设。这也是一种思维模式。美国太平洋陆军必须继续利用我们的创新文化,尝试诸如多领域作战之类的新概念和新能力,提高陆军和联合部队的战备水平。这种思维模式将有助于我们给竞争对手制造多重困境,并最终通过提高作战效能来强化我们的威慑力。通过这些活动及其在增强我们合作伙伴与美国太平洋陆军的能力上取得的成效,我们将继续保持对盟友的承诺,同时保障区内和平与稳定。

2016 年 8 月,美国陆军第 25 步兵师第 325 旅支援营正在向第 8 战区保障司令部所辖后勤支援舰 (LSV-2) 装载货物和军用车辆,以便为实施“太平洋通道”计划部署做好准备。
约翰·加佛 (JOHN GARVER)上士/
美国陆军

《论坛》:您曾说“太平洋通道”计划是您 35 年来在训练与演习领域中见过的最大创新。究竟是什么让这一计划自 2014 年启动以来始终保持着独特与成功?

布朗:嗯,我认为“太平洋通道”计划非常出色。首先,它致力于提高美国陆军在整个印亚太地区的战备水平,同时也对联合战区安全合作需求提供支持。该计划打造了一支强大、灵活且每年有 9 个月在国际日期变更线以西作前沿部署的陆军。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优势。“太平洋通道”的一些实际好处体现在它不断提供的关系建立、反复演练以及地区熟悉机会中。所有这些对提高整个战区在战术、战役和战略层次上的战备水平有直接的帮助。它还让我们能够扩大参演装备的种类和数量。我们的盟友与伙伴已看到,它可生成多国参与、可相互运用且已作好战斗准备的单位,同时显示了我们的伙伴关系在维持地区安全稳定上的强大力量。“太平洋通道”计划可在本战区发挥巨大作用。

《论坛》:2016 年,美国太平洋陆军首次开展了逆向“太平洋通道”活动。请您谈谈该活动的目标,与“太平洋通道”的区别,以及能为美国和参与其中的地区盟友带来什么好处。

布朗:嗯,我想说的是,这不过是 “太平洋通道”在战区发挥价值的另一个例子。逆向“太平洋通道”是把盟友和伙伴召集到美国、在我们的训练场上展开联合训练。逆向“太平洋通道”活动对后勤保障的基本要求与其他“太平洋通道”活动类似,但其不同之处在于它扩大了与我们盟友和伙伴遂行持续作战行动的经验与知识。它的确让我们的伙伴有了在国外开展训练的机会,提高了他们的能力,但它同样让我们得以加强与这些伙伴国在行动中相互运用的能力。这有助于加强美国及其伙伴之间的关系,并最终强化地区安全,这点尤为宝贵。

“东方之盾-2015”演习期间,日本陆上自卫队队员和美国陆军士兵们正在开展医疗训练。[美国陆军]

《论坛》:请描述一下“太平洋通道”对开展陆军战斗评估以便为未来军队设计工作提供参考有何帮助。

布朗:美国太平洋陆军以及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一致同意利用“太平洋通道-2016”计划来支持陆军在更大范围的努力,包括为陆军作战概念中有待解决的各种作战挑战找出可能的解决方案。陆军作战概念提出了诸多作战挑战,这些挑战的解决方案对太平洋战区的联合作战将起到直接促进作用。我们通过陆军战斗评估工作对这些挑战的解决方案加以评估。在对新兴兵器装备、作战理论、针对当前及未来作战挑战的概念性解决方案进行测试与评估,以及为参训单位提供战备训练方面,陆军优先采用的办法就是实施陆军战斗评估。美国太平洋陆军协作参与 2017 年陆军战斗评估和其他工作,可提供重要的早期用户反馈意见,加快陆军在作战技术与概念上的发展,进而让整个美国陆军受益,并通过创造效率,加快创新的步伐与成果,为美国陆军“兵力 2025”构想提供支持。由于其多样性的气候、地形和地域,印亚太地区可为武器装备与作战理论实验提供独特的环境,这也是多领域作战可以在这里实施的原因。通过利用和扩展印亚太地区现有的演习和跨国伙伴关系,我们已经受益于太平洋战区作为开展全球兵力应用实验的实验室这一特殊角色,并将继续利用我们的发现来推动未来兵力设计工作。

《论坛》:制定“多领域作战”理论背后有何战略考虑,这种政策将如何推动陆军战术与训练转型向前发展,请为我们作一下说明。

布朗:我认为我们必须继续创造各种流程并培养注重联合一体化与创新的文化,以应对我们今天面临的复杂安全环境。不断演进的多领域作战构想就发挥了这样的作用。它建立在空地一体战、全谱作战以及陆军作战概念基础之上,旨在让联合部队能够在陆地、空中、海洋、太空和网络领域创造优势之窗。这些机会之窗可以为我们的民事领域领导人和联合部队指挥官提供多种选择,并给潜在对手制造多重困境。太平洋陆军有机会在这个广阔战区的关键地点实施这一概念。陆军需要将陆地力量投射到空中、海上、太空和网络领域。因此,我认为太平洋陆军必须在未来部队能力上进行投资并加以实现,这将有助于我们在所有作战领域取得主导地位。通过改变思维方式、能力和我们军队的文化(改变文化尤其重要),我们可以实现真正的联合一体化。我认为,如果我们做得不错,则可能可以完全避免下一场冲突,因为我们的敌人将被彻底震慑住。这不仅是因为我们可以通过多领域作战将这些技术和概念带上战场,还因为我们具备真正的战略优势,即我们的人员。通过创新的问题解决方式,通过任务式指挥授权打造高凝聚力团队,我们的男女军人不仅会取得成功,还将在充满不确定性和混乱的未来战场上茁壮成长。也就是说,我确实认为我们现在必须充分利用太平洋战区的这一机会,因为我们现在正好拥有恰当的人员、时机和构造,从这些要素看,我认为这一机会与我在军旅生涯中所见过的其他机会相比毫不逊色。

《论坛》:作为美国陆军高级战区指挥官,您负责对现役和预备役人员进行整合,以此为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提供支持。这给您带来了什么挑战?

布朗:我们是多种部队组成的整体力量,这在太平洋战区已是显而易见之事。陆军的每个组成部队都为太平洋陆军贡献了独特的能力,通过利用并整合这些专业领域能力来支持印亚太地区的演习,我们不仅加强了陆军内的相互运用性,还加强了我们与盟友和伙伴之间的相互运用性。国民警卫队 20 多年来主导实施的“国家伙伴计划”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完美典范,不仅提供了持续支持,还加深了我们与 9 个太平洋国家的关系。正如本地区许多军队可以证明的那样,现役和预备役部队的整合可提供重要的能力和人力资源。目前,美国陆军正在努力将预备役部队转变为一支可参与作战的整体力量——这支力量与现役部队一样遵循通用的原则与程序。这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对美国陆军的各个组成部分进行整合,生成一支更加均衡的合成力量来应对当今复杂安全环境中存在的各种挑战。

“肩并肩”演习期间,菲律宾和美国陆军的士兵们正在开展接敌训练。

《论坛》:在 2016 年 9 月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太平洋军队管理研讨会 (PAMS) 期间,您曾强调说必须建立军民合作伙伴关系来打击暴力极端主义。为什么这点在本地区很重要?

布朗:太平洋军队管理研讨会是我们的一个重要参与平台,它让太平洋地区的军队能够讨论、分享和交流最佳实践,其中包括确保我们的民间和军队应急人员能够在工作中高效有效地解决他们面临的安全挑战。这点对打击暴力极端主义而言尤为重要,因为这项工作需要团结一致的努力。像太平洋军队管理研讨会这样的交流,以及双边或多边演习,可以使我们的伙伴不仅能够更有效地对暴力极端主义作出反应,还能对滋生极端主义的背后环境进行处理。但这绝对需要军民之间的合作。通过为各国公民提供更安全的环境,地区国家就可以专注解决产生极端主义暴力的根源,不仅能对恐怖主义进行打击,还能将恐怖主义从当地的安全避难所中完全铲除。

《论坛》:您曾说世界任何地区存在的挑战在印亚太地区都能遇到,其中包括朝鲜的不可预测性以及南海的紧张局势。在帮助盟友应对这些挑战方面,美国太平洋陆军正在或将要采取什么行动?

布朗:在提高我们预防印亚太地区冲突的集体能力过程中,促进各国军队在接触和演习中发展关系是一个重要举措。我刚刚从“中国灾害管理交流会-2016”(2016
年 11 月)回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活动,展示了不断发展军与军关系所产生的威力。这样的活动让我们能够以共同关心的领域为基础进行关系建设,如人道援助与灾难响应、维和等重要的军事支持行动。重点关注共识领域可以建立信任,这种信任有助于减少分歧并帮助解决未来出现的问题。要取得此类进步,军队之间必须形成共识,并藉此最终实现彼此间的相互尊重。通过持续的伙伴关系,演习与交流活动可在美国军队与地区伙伴间建立起信心与信任,提高相互运用能力。这些活动通过加强伙伴能力和发展伙伴关系,表明美国军队仍是可靠的合作伙伴且正集中致力于加强整个地区的多国集体安全网络,从而对潜在冲突起到威慑作用。

2016 年 3 月,“太平洋通道”活动期间,韩国陆军第 8 师第 137 营和美国陆军的士兵们被分配到第 3 步兵团 2 营 B 连,并在韩国罗德里格斯实弹靶场开展了城市突防演练 [夸多·弗里庞 (KWADWO FRIMPONG) 上士/美国陆军]

《论坛》:您从军 30 多年来,军事领域发生了什么变化?您对那些希望有一天在军中担任领导角色的新兵有什么建议?

布朗:在我 35 年的服役生涯中,我看到安全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变化需要新的思维和运作方式加以应对。我先前已谈到过这种复杂性,不过我还是坚信,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最大的战略优势是我们的人员。我们正在发展能力让美国太平洋陆军的领导者、士兵和文职人员发挥最佳表现,在不确定和混乱中茁壮成长;安于舒适现状是不够的,我们的男女将士与文职人员必须在最艰难的情况下茁壮成长并夺取胜利。曾经“战争迷雾”的存在是由于信息缺乏,领导者在决策过程中需要做一些推测,如今的“战争迷雾”却是源自信息过多,领导者必须分析并找出真相以做出决策。我对那些希望有一天担任领导角色的新兵的建议是,尽量培养处理复杂问题所必要的灵活与批判性思维,因为这些复杂问题不只是印亚太地区存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

《论坛》:您还有什么别的想说的吗?

布朗:正如我曾经指出,陆军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它的人员。对我们事业的成功和确保我国防御而言,至关重要的就是我们的高级领导者要向所属团队授权,确保他们受到充分训练,获得充足资源,能够完成各个层级的任务。从团队领导者到将官,我们必须做好应对各种危机或意外情况的准备,并推动我们的作战单位变得更好、更强大、更有能力。要实现这点,不仅需要太平洋陆军的领导者、士兵和文职人员的努力。家庭也是陆军整体力量的关键组成部分。通过为美国太平洋陆军人员的家属提供家庭计划提高其家庭复原力,通过更好地整合预备役力量,我们一定能在印亚太地区复杂的安全环境中取得成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