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登山者

军事 登山者

印太地区伙伴分享关于高海拔行动的冷酷事实

《论坛》工作人员

搭乘飞机 2.5 小时后,机舱门终于打开,128 名伞兵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一段生存之旅。

他们随身配备着包括雪地靴、武器和补给品在内、重达 90 多公斤的装具,从 400 米高空跳下,降落地点是位于北极圈内无人区的阿拉斯加死马镇。

“在伞兵离舱到降落伞打开期间,他们要在华氏零下 104 度(约摄氏零下 75 度)的空气中快速下坠 2.5 秒。”美国陆军阿拉斯加部队前指挥官布莱恩·欧文斯 (Bryan Owens)少将说,“一旦开伞后,到地面的温度是华氏零下 63 度(约摄氏零下 53 度),随后4 小时的地面行动也都在华氏零下 63 度展开。气温低得令人难以置信。”

2017 年 2 月,冒着严寒跳伞的士兵来自第 25 步兵师第 4 旅战斗队(空降),他们将在距北冰洋仅几公里的冻土地带参加代号 “斯巴达飞马”的年度极寒天气训练演习。

美国陆军乔纳森·埃美特 (Jonathan M. Emmett) 二级指挥军士长正带领一队来自某航空兵特遣队的士兵在阿拉斯加温赖特堡开展严寒天气训练。莉莉安娜·马格斯 (LILIANA S. MAGERS) 技术军士/美国陆军阿拉斯加部队公共事务处

他们在演习中以及在阿拉斯加布莱克拉皮兹 (Black Rapids) 北部作战训练中心的课程中学到的经验教训攸关任务的成败。他们 2017 年演习的任务是回收一颗坠落的
卫星。

在零下温度中,一丁点儿失误也可能致命,如裸露皮肤碰到了武器或是滑雪装备。

“像皮肤与金属接触这种小事都有致命危险。”欧文斯 2017 年 5 月在美国陆军地面战争研究所于夏威夷檀香山举办的“太平洋地面部队研讨暨展览会”上对《论坛》说, “那会让你立即冻伤。你必须小心,不要让任何金属部件碰到你的皮肤。”

太平洋伙伴

从北美最高的德纳里峰到亚洲雄伟的喜马拉雅山脉再到南美的安第斯山脉,这类军事登山活动和严寒天气课程十分普遍。美国陆军阿拉斯加部队还与印太国家展开合作,让士兵接触各种新的技能和富有挑战性的环境。阿拉斯加部队在印太地区的主要登山培训合作伙伴包括印度、日本、蒙古、尼泊尔和智利这些有着山地地形的国家。

“我们寻找与合作伙伴在地理及面临挑战上的相似之处。”欧文斯说,“这样我们就能够分享最佳实践,并各取所长,这对我们而言很有好处。”

尼泊尔陆军参谋长拉简德拉·切特里 (Rajendra Chhetri) 上将说,这种交流也为尼泊尔带来了好处。尼泊尔是珠穆朗玛峰所在地,有着世界上最险恶的地形。

切特里说,作为山地面积占国土面积 80% 且在高海拔环境中蓬勃发展的国家,从开展军事行动到从珠峰营救登山者已成为尼泊尔士兵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高海拔地区开展活动要面临许多挑战。”切特里说,“如果穿着不当,你的健康会受到严重危害。由于氧气水平较低,你可能会产生高原反应。如果缺乏合适装备,还可能被冻伤。”

在阿拉斯加开展高海拔地带训练期间,美国陆军第 52 航空团 1 营 B 连的士兵在搭乘的 CH-47F“支奴干”直升机在卡里特纳冰川降落后,
正准备从机上卸载装备和补给品。约翰·潘内尔 (JOHN PENNELL)/美国陆军

尼泊尔军队与许多合作伙伴分享了这些经验教训。切特里表示,尼泊尔军队的高海拔山地战训练学院已运行了 40 多年。邻近的印太国家如孟加拉国、中国、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等都派遣士兵前往该学院进行训练,此外较远的如美国、加拿大、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也是如此。“我们的高海拔战学校对包括美国学员在内的国际学员开放。”切特里说,“美国经常派员参加这一课程。”

虽然尼泊尔士兵在高海拔战方面非常有经验,蒙古军队的领导人却表示,在这种军与军之间的交流中,蒙古也分享了该国千百年来在恶劣环境中开展军事行动所获得的洞见。

蒙古特种部队副司令赛恩巴亚尔·道吉亚穆 (Shinebayar Dorjnyam) 中校在“2017 年太平洋地面部队研讨暨展览会”期间通过翻译说,他在 2015 年参加过阿拉斯加的入门级高海拔训练,对美国陆军提供的新技术装备印象深刻。

道吉亚穆说,虽然美国拥有顶尖的技术装备,他的士兵也拥有自己的独门秘诀。“我们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我们仍然保持游牧生活方式。”他说,“我们通过这种生活方式保留了相应的技能。我们知道如何进行射击、适应和调整,这一切都无需技术装备。”

在零下温度中保持战力

虽然零下温度环境中生存都十分困难,士兵们却不能将标准定为确保生存那么低。欧文斯说,他们要训练自己在许多人永远都不会遇到的环境中开展军事行动。“许多人认为,你可以把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放到极寒天气中,他们会适应那里的环境,在那里正常发挥作用。”欧文斯说,“但事实并非如此。”

大量的训练、顶尖的设备和睿智的领导是成功的关键。欧文斯说:“在寒冷地区生存和保持战力是有区别的。”

在阿拉斯加的北部作战训练中心,士兵们要学习基本军事登山技能以及高级严寒天气技能,其中包括如何进行热量管理,即“衣着得当与恰当套穿和脱除的能力,以免在天寒地冻中还会出现出汗的情况”。

“你不会希望在大冷天出汗,”欧文斯说,“会非常危险。”

在零度以下的气温中,大量出汗会导致身体迅速失热,从而引发低体温症。

来自美国陆军阿拉斯加部队北部作战训练中心的北极勇士正在阿拉斯加加尔布雷思湖附近进行训练。
亚当·麦奎斯顿 (ADAM MCQUISTON) 三级军士长/美国陆军

可能在北极地区变得迟钝的,除了人体,还有装备。例如,武器和直升机在零下气温中不会像温暖环境中那样正常运作。用于北极的作战装备首先要在阿拉斯加格里利堡的美国陆军寒区测试中心进行测试,然后再经阿拉斯加部队的士兵进行评估。欧文斯说: “我们向他们反馈装备的功能、缺陷以及可以改进之处。”

士兵们评估的装备包括武器、滑雪板、防潮靴、加拿大冬靴(美洲北极圈居民穿的一种传统的高筒软面冬靴)和通讯设备。欧文斯说:“在高北纬地区,通讯设备对齐卫星视角十分困难。”

保持飞机正常飞行也并非易事。在高海拔地区为阿帕奇直升机做起飞准备时,“需要大约六个小时才能让它搭载的电子设备完成启动。”欧文斯说,“在寒冷天气下,电池使用寿命很短。机油以及液压系统的反应也很迟缓。”

即使士兵经过良好训练并拥有适当装备,在寒冷环境中使用武器也是一大挑战。“戴着北极连指手套操作武器非常困难。”欧文斯说,“你只能慢慢来。”

士兵们要学习如何正确地按层穿着和脱除衣服,以免冻伤,同时还要避免走向另一个极端,出现热衰竭。这些危险要求训练有素的领导人在出现麻烦前事先发现征兆。“如何发觉手下士兵出现了冻伤或热衰竭的初期征兆?不管你相信与否,确实会有热衰竭的可能。”欧文斯说,“作为领导者,你有一些简单任务要完成,如让手下士兵喝水。在华氏零下 40 度(摄氏零下 40 度)时,谁都不想喝水。”

在遥远的喜马拉雅山区,军事登山需要不同类型的装备来应对挑战。有时,最新的科技装备并非最好选择。“在尼泊尔山区,道路很少甚至几乎没有。”切特里说:“你没法把车开到那里。”

无论是从珠穆朗玛峰救援登山者,还是在 2006 年结束长达十年的打击毛派叛乱的作战行动,军事行动不管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下都必须进行。切特里说,为了完成任务,尼泊尔军队经常徒步行军,并依靠牦牛、羊和山驴来搬运设备。

他说,这里几乎没有供固定翼飞机着陆的跑道,在寒冷季节,“飞机因冰雪的关系不能在这里降落”。

山地部队的重要性

美国陆军阿拉斯加部队曾通过调动所属的一支斯特瑞克旅战斗队和一支空降旅战斗队,向包括科索沃、伊拉克和阿富汗在内的全球部署过部队。欧文斯说,寒区山地勇士在这种全球部署任务中非常重要,因为地球表面的 31% 是寒区,且全球 27% 的地区都属山区。

无论是救灾任务(如 2015 年袭击尼泊尔并造成近 9000 人死亡和 22000 人受伤的毁灭性地震),还是在极寒气候下的作战任务,在高海拔和严寒天气下作战的勇士,一定是这个星球上拥有最强健体魄的人。

欧文斯说,对美国陆军阿拉斯加部队而言,这种身体素质有助于他们在零下环境中生活、工作甚至送孩子上学。这就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的士兵不只是在寒冷地区训练,还在那里生活。即便在日常活动中,他们也不但知道如何生存,还知道如何蓬勃发展。在阿拉斯加,尤其是我们斯特瑞克旅战斗队所在的费尔班克斯地区,1 月份的温度会降到华氏零下 50 度(约摄氏零下 45 度)。在其他地方,你不会体验到这样的低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