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国家将北约视为多边伙伴、安全典范

印太国家将北约视为多边伙伴、安全典范

印太国家和军方越来越多地期望借助北约及其他新出现的多边联盟确保和平与繁荣,打击该地区面临的侵略和胁迫。

各国领导人正在与北约(到2019年4月已成立70周年)开展更多合作,加强地区安全。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日本已采取行动加强与这个北大西洋集体安全组织的联盟关系。过去十年间,日本与北约建立了战略对话机制,双方于2013年签署政治宣言,并于2014年签署伙伴关系协议。据北约网站提供的信息,日本和北约正在网络防御、海上安全、人道主义援助、救灾、不扩散及国防研究等领域开展合作。

同样,韩国自2005年以来一直与北约保持对话与合作。双方于2012年签订了伙伴关系协议,并于2017年11月续签协议。类似地,澳大利亚从2005年开始与北约合作,双方自2013年2月起建立伙伴关系。北约网站指出,2012年新西兰和蒙古也与北约签署了伙伴关系协议。

2001年至2014年,北约伙伴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汤加等其他印太国家向北约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在阿富汗的行动派遣了军人。

如今一些分析家呼吁成立北约-中国理事会,以处理中国激进态势对安全造成的影响,并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秩序。其机制将类似于2002年设立的北约-俄罗斯理事会。

大西洋理事会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国际安全中心的巴里·帕维尔(Barry Pavel)和尹恩·布热津斯基(Ian Brzezinski)在Defense One网站2019年8月的评论文章中写道:“该理事会将促使北约更认真地应对中国对北约在欧洲、北极以及亚太地区的利益日益扩大的威胁。西方与中国接触及打击其激进行为最有效战略需要跨大西洋合作——不仅包括政治和经济领域,还要在军事领域开展合作。而北约是促进军事合作的最佳机制。”

据路透社报道,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在2019年8月初表示,北约需了解中国的全球扩张可能对其构成挑战带来的影响。

斯托尔滕贝格在提到中国对欧洲关键基础设施存在争议的投资、加大在北极以及非洲和网络太空的存在时表示:“这不是北约向太平洋推进,而是回应中国越来越靠近我们这一事实。”

斯托尔滕贝格表示:“这一切使得北约必须应对中国崛起的问题。为此,我们不仅要与地区伙伴澳大利亚、新西兰密切合作,而且还要与日本、韩国密切合作。”

(附图:2019年8月7日,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在悉尼会见了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

北约可能会向印太伙伴及东盟10个成员国学习如何才能最好地遏制中国的扩张主义——他们在南海面临中国的扩张,而中国在处理南海问题时常利用双边关系分而治之。为了打击这种侵犯,东盟成员国加强了彼此之间以及与印太地区其他国家之间的各种双边防务和安全协定,使地区多边安全安排在当地日益成为现实。许多分析家预测,由文莱、缅甸、柬埔寨、印尼、老挝、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组成的东盟最终将成为成熟的多边安全组织。

立陶宛外交部经济安全专家卢卡斯·特拉基马维希乌斯(Lukas Trakimavicius)在2019年3月为大西洋理事会网站撰写的博客中指出,北约成立于1949年,其基础是“两个同等重要的支柱:安全利益和价值观”——印太国家或能从北约的经验当中获益。

特拉基马维希乌斯写道:“对于自由、人权和民主的共同信念是连接各国使他们团结在一起的纽带,有助于经受住大西洋两岸的各种地缘战略调整和政治风暴。盟国将一次又一次地挺身而出,通过艰苦的协商解决分歧,并加强联系。”

“多年来,北约顺利完成了这些艰巨的任务——当代领导人需要承认和理解这一事实,这不仅是因为其历史价值,而且还能为北约应对如今所面临的挑战提供重要的指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