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家族式恐怖袭击需要新的应对策略

印尼家族式恐怖袭击需要新的应对策略

《论坛》员工

大部分人设想恐怖分子时,都会想象谋划袭击的一群狂热分子,或是单独的个人。没有人会想到家族作案。

但是,东南亚各国政府正在就这种情形发出警告:包括孩子在内的家族共同发动恐怖袭击。

2018年5月13日,印尼泗水就发生了这样的一起恐怖案例,一家六口实施了一次恐怖袭击,导致13人死亡、40人受伤。这是印尼自2005年以来伤亡最严重的恐怖袭击。

据CNN报道,袭击从父亲Dita Oepriarto驾车带着妻子以及9岁和12岁的两个女儿冲入一所教堂开始,随后其妻女引爆炸弹。Oepriarto随后驾车冲入另一所五旬节派教堂,并引爆第二颗炸弹。于此同时,他两个年少的儿子(16和18岁)驾驶摩托车冲入一所天主教教堂,引爆了炸弹。全家六口当场丧命。

次日,又有一家五口驾驶摩托车在警察总部附近发动袭击。两家人在两天内共计制造了四起爆炸。这家有四人丧命,家中另一名8岁女孩受伤,并造成另外10人受伤。(附图:2018年5月,印尼泗水警察局发生炸弹爆炸之后,反恐警察在街上巡逻)。

分析人士称袭击令人震惊,但也属意料之内。

澳大利亚迪肯大学全球伊斯兰政治中心主席Greg Barton向CNN透露:“由于与ISIS(叙利亚和伊拉克伊斯兰国)有关联的印尼人从中东返回,这些袭击是意料之中的噩梦情景。”

虽然尚未公布多少关于这些家庭“动机”的细节,但当局认为,Oepriarto与名为Jamaah Ansharut Daulah的恐怖组织有关联。该组织在印尼境内活跃,并与ISIS存在关联。据称他还向一位曾试图前往叙利亚但未遂的极端教士学习。据印尼政府称,大约700名印尼人前往叙利亚参战。

Barton警告称,随着极端分子回国,这些袭击可能是印尼“更为复杂的新局势的前奏”。

印尼发生全家以极端教义为名展开杀戮的袭击,这种情况引起了学者和政府的注意,他们急于理解这种现象并寻找阻止办法。

雅加达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主任Sidney Jones在为国家公共广播撰写的一篇文章中表示,有多种方法可解读家族式恐怖袭击。这可能是因为ISIS正在中东丧失地盘,他们寻求在世界其他地区发动袭击,从而引起媒体关注所致。由于妇孺不易受政府怀疑,家族式袭击可能也是一种战术手段。袭击也可能是更多妇女极端化并愿意利用儿童作为自杀炸弹的副产品。

Jones认为,针对ISIS的新策略,需要采取新的应对方法。

她写道:“泗水炸弹袭击可能是一次性事件,家族式自杀炸弹袭击可能不会再发生。但是这也是有意义的警示,需要慎重评估现有项目,通过鼓励全家参与,使之更为有效。”

Jones认为,印尼需要增加针对家庭的去极端化项目。这意味着需要联络因极端主义活动服刑男子的妻子和孩子。官员还需要以学校和其他教授极端教义的学校为重点,并针对充满仇恨教义制定有说服力的反驳。Jones写道,虽然现在已经有一些项目,但是太笼统,没有明确针对所有教授极端教义的场所。

Jones呼吁要特别关注可能被极端化的妇女。她指出,有多达半数试图加入ISIS但从土耳其遣返印尼的人是女性。她认为,印尼需要针对这些妇女的长期教导和去极端化项目。目前,妇女被送往庇护所两至四周,然后再送回家。

Jones表示,泗水恐怖袭击震动了全国,印尼现在必须尝试理解事件发生的原因。

Jones写道:“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导致这些人自杀袭击的极端教义已经扩散至其他ISIS同情者,或有其他家庭也会尝试类似袭击。但是需要搞清家长决定发动这种袭击的原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