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  战略扩张

印度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 战略扩张

面对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格局,印度将注意力转向南太平洋

巴拉吉·钱德拉莫汉

为适应美国地缘战略方向从亚太地区改为印太地区,印度的政治军事方向正在做出调整,为此太平洋岛国地区将得到印度更多的战略关注。

首先,印度的海洋战略方向是欧亚的边缘,这反映在他们更加重视大印太地区(如孟加拉湾、阿拉伯海和南海)的沿岸地区。印度的海洋战略思维曾长期忽视太平洋岛国地区,这种情况很快将改变。印度的海洋策略设想除了确保其在沿海地区的利益之外,还试掌控印太地区的海洋。

从地理战略上讲,太平洋岛国正日益受到印度关注,因为他们可将澳大拉西亚地区与拉美次大陆连接起来。此外,一旦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最终确定,该区域将的海上交通流量将增加。

太平洋岛国是泛亚太区域的一部分,现在处于更广泛的印太区域。因此,随着美国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为印太司令部,预计印度的部队结构(包括其海上战略方向)也将转变为纳入南太平洋和太平洋岛国。

在印度将其海洋战略覆盖范围扩大到太平洋岛国的同时,该地区也作为中国经常提及的“岛屿链”战略的组成部分,有机地融入中国的海洋战略思维和海洋扩张。北京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冷战期间与华盛顿的良好关系,为他们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政治军事扩张铺平了道路(1980 年代初已悄然展开)。

印度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存在印度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海上存在有限,总部设在印度维沙卡帕特南的东部舰队行动范围最远到马六甲海峡,但未及太平洋岛国。如果印度在战略要地安达曼-尼科巴群岛设立另一支舰队,加强海上参与,那么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尽管印度对此未作公开阐述,但只有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增设另一支舰队,才能实现《2015 年印度海军海上安全战略文件》中所阐述印度在印太地区的抱负——而这将改善印度与南太平洋的军事互动。

目前,印度在太平洋没有永久性军事存在。

但从外交角度看,印度自 2002 年以来每年都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对南太平洋事务表现出兴趣。印度还开始向南太平洋岛国提供外援,为开发项目提供软贷款。

2015 年 8 月在印度斋浦尔举行的印度-太平洋岛国合作论坛第二次峰会期间,上述事项得到了更多的关注。这次会议将印度“东向行动”政策的边界推至南太平洋地区。那次峰会上,14 个太平洋岛国中有 12 个承诺支持印度出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其他两个国家——库克群岛和纽埃在联合国无投票权)。

之前在印度总理莫迪于 2014 年 11 月访问斐济期间,印度与太平洋岛国外交接触的范围还存在争议。这次访问是印度与太平洋岛国关系的转折点:将其作为第一次印度-太平洋岛国峰会的一部分,莫迪邀请所有 14 个太平洋岛国的元首前往斐济首都苏瓦。这个模式很大程度上效仿他们通过印度-非洲峰会与非洲各国展开的交往。印度设立了印度-太平洋岛国合作论坛。

莫迪访问期间的一个重要情况是,印度驻新西兰外交机构没有参加峰会。这有别于印度外交国务部长辛格于 v2017 年 5 月访问苏瓦参加印度和太平洋岛国开发会议期间的安排,当时印度驻新西兰高级专员参加了会议。印度驻新西兰外交使团同时派驻三个太平洋岛国——基里巴斯、瑙鲁和萨摩亚,从而使其工作主要为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外交外联相结合。

印度只在斐济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设有常驻外交使团,但均未派驻武官。

但印度在智利有派驻武官。这个南美国家在南太平洋和东南太平洋拥有广阔的海洋领土,因而可算是南太平洋大国。印度驻智利武官的任务包括开展积极的军事合作,他们曾帮助智利海上部队发展两栖能力和后勤能力。

印度还将与印尼展开接触。事实上,莫迪在近期访问印尼期间对该国存在争议的“海洋支点愿景”概念表达了赞同。根据这一愿景,雅加达要在印太地区进行海事扩张。印尼投桃报李,对印度东进行动政策拓展至太平洋岛国地区表示赞同。

印尼还将从外交上帮助扩大印度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影响范围。印尼属于美拉尼西亚先锋集团(MSG)的一部分,该集团由四个美拉尼西亚国家——斐济、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和瓦努阿图加上新喀里多尼亚卡纳克和社会主义民族解放阵线组成。2015 年 6 月,印尼被确认为准成员。

美拉尼西亚先锋集团是传统太平洋岛国论坛的替代组织,印度在经济和外交方面对该组织的参与多年来一直在加大。预计印度将寻求加入该集团,以此作为对抗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特别是在中国影响力日益增强的美拉尼西亚国家)扩张的战术举措。

2018 年 3 月,印度总理莫迪欢迎斐济总理弗兰克·姆拜尼马拉马出席在新德里举行的能源会议。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由于据报告中国正考虑在瓦努阿图建立海军基地,为此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印尼和法国等国或将欢迎印度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海上存在。瓦努阿图的中国基地有可能变成军事“情报平台” ,特别是因为该基地毗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而这两个国家都是美国的亲密盟友,也都是五眼情报联盟成员。

有趣的是,法国在南太平洋有军事基地和海外领土。最近,巴黎方面与新德里签署了一项类似于《印美物流交流协议》的协议。印法协议规定,印度可使用法国在西印度洋的军事基地。印法协议的范围将扩大到南太平洋,印度或将有机会在南太平洋岛国上建造基地。

军事合作可能包括印度军队与法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相应部队一起开展行动,例如一年两次的“南十字座”(Croix du Sud)军事演习。印度参与太平洋岛国事务的进一步发展将包括印度可共享更多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的活跃情报。

斐济因素

印度加大参与太平洋岛国事务将受到斐济今年举行的选举考验。尽管斐济被视为波利尼西亚三角之外的美拉尼西亚国家,但其文化和政治受波利尼西亚影响。尽管 1987 年发生了针对印度裔斐济人的政变,但该国印度裔人口也很多,约占总人口的 40% ,具有政治影响力。

过去 12 年,在弗兰克·姆拜尼马拉马领导下,斐济在政治和经济方面均取得了长足进展。姆拜尼马拉马于 2006 年通过政变掌权,然后在 2014 年大选后成为总理,巩固了权力。如果他能在 2018 年大选中进一步巩固权力,则斐济除了在美拉尼西亚先锋集团维护自身地位外,还可通过加入其他区域论坛(例如波利尼西亚先锋集团)来发挥自己的政治影响力。

姆拜尼马拉马支持这样一种想法:斐济具有战略位置优势,可成为南太平洋的新加坡——他们主要希望借助海外经济投资实现这一目标,特别是来自中国和印度的投资。印度是斐济 2006 年开始实施的北向政策(Look North Policy)的一部分。

中国利用其经济优势资助、开展了许多具有双重用途潜力的基建项目(如港口疏浚和道路建设):既可用于民用目的,也可用于军事目的。

印度试图扩大他们在太平洋岛国地区影响力范围的同时,美拉尼西亚先锋集团国家或将建立一支名称为 “Legion” 的区域安全部队,总部设在苏瓦。这支部队将配备美拉尼西亚先锋集团行政人员,并由军方、警方、海岸警卫队和海关人员组成。该部队军事和警察单位大部分人员将由斐济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派遣。预计该部队将获得印度积极的军事和技术援助——尤其是 2018 年斐济选举之后。

通过这些举措,印度在该地区外交工作的军事层面将为他们在太平洋岛国地区的军事基地和军事附属机构 (特别是海军附属机构)打前站。印度还可通过海外侨民扩大他们在南太平洋的存在。印度在澳大利亚、新喀里多尼亚、斐济和新西兰有大量侨民,为西南太平洋邻国与印度本土之间的信息交流提供了开放渠道。

与南太平洋的中国侨民不同,印度侨民社区忠诚度各不相同,在支持印度国家或政党方面立场并不一致。

因此,他们不会像中国侨民那样被视为间谍或影响力推销的来源,这在南太平洋各国是受欢迎的迹象。

最后,印度扩大在南太平洋和太平洋岛国影响力的努力将是他们扩大海洋影响力战略的一部分。印度将提升他们在该地区现有的外交、经济和文化联系,作为其在印太及其他地区战略总体延伸的一部分。o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