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猎知识产权

围猎知识产权

中国利用购买力、盗窃、间谍等手段获得技术优势

《论坛》员工

一份白宫报告指出,中国违反全球准则从事窃取技术和公司秘密的活动,推行威胁知识产权安全和危害全球经济的经济侵略政策。

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在题为《中国的经济侵略如何威胁美国和全球的技术和知识产权》的分析中表示,中国希望掌控将推动未来经济增长(包括国防产业的进步)的新兴高科技产业。

“中国经过快速经济增长,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进行工业基础现代化,并向全球价值链上游迁移,”这份 2018 年6月发布的报告指出,“但这种增长很大一部分是通过不符合全球规范和规则的侵犯行为、政策和做法(统称为经济侵略)实现的。”

根据美国国家反间谍与安全中心 2018 年的《网络空间外国经济间谍》报告,中国的战略目标是实现全面的国家权力、创新驱动型经济增长模式和军事现代化。白宫报告指出,为实现这些目标,中国的产业政策旨在 “引进、消化、吸收和再创新”世界各地的技术和知识产权(IP)。

下方:一位出生在中国的佛罗里达女性向北京提供了与潜航器有关的军事机密,比如美国海军的这架蓝鳍 -21 潜航器。 美国海军

该报告指出,中国的方法包括国家支持的知识产权盗窃、网络间谍、逃避出口管制法律、伪造和盗版。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表示:“中国似乎正在针对美国公司开展商业间谍活动,涉及……安排人员系统地渗透到美国公司的信息系统,盗窃其知识产权,令其贬值并以大幅降低的价格收购这些知识产权。”

中国的行动针对私营企业和政府的创新。美国知识产权盗窃问题独立委员会得出结论认为,中国是每年因知识产权盗窃损失 2250 亿至 6000 亿美元的罪魁祸首。中国还对其他印太经济体下手。总部位于美国的信息安全服务公司 SecureWorks 在 2017 年 10 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中国一个名为“Bronze Butler ”的组织自 2012 年以来一直在试图窃取日本科技公司的知识产权。

SecureWorks 反威胁部门的一项分析发现,Bronze Butler 利用计算机系统中未知的软件缺陷和安全漏洞制造战略性网络泄露,并使用称为 Spearphishing 的技术——这是一种通过伪装成可信个人或实体获取敏感信息的方法。

中国窃取技术秘密的行为有时具有军事用途。2016 年7 月,一名中国商人因密谋入侵重要国防承包商的计算机网络而被判处四年监禁。51 岁的苏斌(Su Bin,音译)因参与中国军官获取敏感军事信息(包括与 C-17 军用运输机以及 F-22 和 F-35 战斗机有关的计划)的阴谋而被定罪。他被判 46 个月监禁,并处 1 万美元罚款。

负责国家安全的助理司法部长约翰·卡林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苏斌的判决是对他承认在与中国解放军空军黑客非法访问和窃取美国敏感军事信息的阴谋中所扮演的角色做出的公正惩罚。”

右下角:中国情报部门正在利用多种社交媒体网络应用来发掘公司机密。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据 《华尔街日报》报道,就在几年前,信用报告公司 Equifax Inc. 的高管向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表示,他们是中国公司间谍活动的受害者。2015 年,该公司的安全官员担心部分前雇员在离职返回中国之前删除了数千页的专有信息。

这些材料包括计划产品的代码、人事档案和手册。更令人怀疑的是,当时中国政府要求八家公司协助他们建立国家信用报告制度。据报道,尽管联邦调查局认为确实存在商业机密被盗,但这个案件最终没有进展。

中国在收集情报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白宫报告指出,中国国家安全部向国外派出了4万名情报人员,并在中国大陆维持着 5 万多名情报人员的队伍。根据美国保卫民主基金会的一份报告,这种投入使中国制造了全球 50% 至 80% 的跨境知识产权盗窃和美国 90% 以上的网络经济间谍活动。

网络威胁

美国国家反间谍与安全中心报告称,中国通过网络间谍活动发掘敏感商业秘密和专有信息,为获取美国技术做了大量工作。根据白宫的报告,光是商业秘密盗窃每年就可能给美国造成 1800 亿至 5400 亿美元的损失。

威瑞森通信公司(Verizon)与私营企业及政府机构合作编写了 2012 年网络入侵研究报告。这项研究分析了超过 4.7 万起安全事件,相关事件导致 621 项经确认的数据泄露,至少有 4400 万条记录遭到破坏。在与经济间谍活动有关的披露中,96%是由于“中国的威胁行为者”造成。

逃避出口法律

有时,中国特工会亲自携带创新技术产品回国进行研究和复制。据《奥兰多哨兵报》报道,2016 年 9 月,美国联邦法官判处一名中国女性近两年监禁,罪名是将潜航器零部件非法运送到中国的一所大学,包括她在行李箱中藏匿的部分零部件。

于阿敏(Amin Yu)被判刑时年龄为 55 岁,她是前中佛罗里达大学雇员,被指控没有披露自己为中国政府工作及未如实告知发往中国的货物。她承认自己在未登记为外国特工的情况下向外国出口货物和密谋进行国际洗钱活动。美国地区法官小罗伊·B·道尔顿判处她监禁 21 个月,缓刑两年。

据《奥兰多哨兵报》报道,美国联邦检察官丹尼尔·艾里克表示,于阿敏参与了一项涉及空壳公司、境外账户和伪造文件的阴谋。她参与了价值260 万美元的非法交易。

她在认罪辩诉协议中承认自己为中国的国有机构——哈尔滨工程大学工作。据白宫报告,于阿敏从美国公司获得了海洋潜航器的系统和部件,并将其出口到中国,用于开发海洋潜航器、无人驾驶水下设备、遥控设备和水下自动设备。

该案例突显试图执行出口管制法律的国家面临的重大问题——军民双重用途技术越来越多。白宫报告指出,“例如,航空发动机技术具有明显的商业应用,但被中国这样的经济和军事战略竞争对手获得时,商业物品可能会被用于军事目的。”

中国对社交媒体的渗透

中国像其他国家的情报部门那样渗透到美国社交媒体网站招募人才。2018 年 8 月,美国国家反间谍与安全中心主任威廉·埃文纳向路透社表示,北京正在自由使用一个很受欢迎的商业社交网站——领英来招募可接触政府机密和商业机密的美国公民。

他表示,中国情报官员已联系成千上万的领英会员。英国和德国当局曾警告称,中国正在利用社交媒体网站招募潜在间谍。埃文纳敦促微软公司所拥有的领英做出与 Twitter、Google 和 Facebook 同样的回应——他们都删除了与伊朗和俄罗斯情报机构有关的虚假账户。

美国国家反间谍与安全中心负责人埃文纳表示:“最近我看到 Twitter 正在关闭数百万个虚假账户,我们要求领英或许也可以加入这个行列。”

虽然伊朗、朝鲜和俄罗斯也使用领英及其他平台确定情报目标,但美国情报官员表示,中国的威胁最大。据路透社报道,联邦调查局情报部门负责人约书亚·斯库尔表示,中国 70% 的间谍活动是针对美国私营部门,而非政府。“他们正在以美国历史上前所未见的速度开展经济间谍活动,”他说。

一年多来,专家们一直在针对中国的侵犯活动发出警告。2017 年 6 月,专家向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表示,中国黑客极其关注美国公司。华盛顿特区智库——美国保卫民主政体基金会顾问萨曼莎·拉维奇表示,针对美国企业的网络间谍活动经历短暂平息之后似乎又“一切照旧,继续大规模窃取私营部门的知识产权”。

2015 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项协议中商定,美中两国均不会出于商业利益“开展或故意支持以网络为手段的知识产权盗窃,包括窃取商业秘密或其他机密性商业信息”,

此后中国对美国企业的黑客攻击放缓。虽然网络情报公司报告中国在 2016 年开始放缓网络间谍活动,但他们在2017 年发布多份报告指出,网络间谍活动正在回升。

中国还通过社交媒体针对西欧国家展开行动。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在 2017 年底称,中国情报部门利用领英针对至少 1 万名德国人展开行动,可能是为了招募他们充当线人。德国《南德意志报》也在 2018 年 6 月报道称,中国特工使用伪造的社交媒体档案与德国议员联系,并向他们提供资金换取专业知识和内幕信息。特工们会邀请他们到中国,试图向他们施加压力,以获取信息。

2017 年底,德国国内情报部门发布了一些社交网络个人资料的详细信息,声称这些资料是中国情报部门为收集德国官员和政客的个人信息而伪造的幌子。

该部门提醒公职人员注意在社交媒体网站上泄露重要个人信息的风险。“中国情报部门在领英等网络上非常活跃,他们一直在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获取信息和寻找情报来源,”该部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学术界特工

白宫报告指出,中国特工人员积极招募学者、研究人员、技术专家和科学家——他们都是各领域的顶尖人才。这些工作通常针对中国实体希望购买、合作或投资的公司的顶尖员工。中国的千人计划是由政府管理的招募计划,所针对对象为具有顶级研究能力的学者,他们可能拥有某些技术领域的知识产权、关键技术或专利。经常有中国的研究机构、实验室或大学向他们提供利益丰厚并富有声望的职位。

中国还在美国的大学、智库和实验室安插了大量本国学者。白宫报告指出,每年有 30 多万中国公民入读美国大学或在美国国家实验室、创新中心、孵化器和智库找到工作。大约 25% 的中国研究生专业学习科学、技术、工程或数学。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制定了相关方案,“鼓励中国的理工科学生掌握未来可能对于重要军事系统至关重要的技术”。

2018 年 2 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发言警告称,在美国各学术中心工作的教授、科学家和学生当中可能存在间谍。联邦调查局正在监控各大学内由中国政府赞助的学院。他说,一些机构似乎不知道哪些人可能正在窥视他们的校园。雷表示:“我认为学术界对此的天真态度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对学术界的担忧不仅限于美国,2017 年 10 月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主管邓肯·刘易斯向堪培拉的政治家表示,大学需要“非常注意”外国对澳大利亚校园的影响。

据路透社报道,刘易斯还表示,外国势力正在“秘密寻求塑造”澳大利亚公众、媒体组织和政府官员的意见,以推进其本国的政治目标。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 2018 年 10 月的一份报告解释道,中国对公共大学的渗透风险不仅在于获取影响力,而且还事关军事机密。2007 年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赞助了 2500 多名军事科学家和工程师出国留学,特别是前往五眼联盟国家。五眼联盟是一个由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组成的情报共享联盟。

“数十名解放军科学家隐瞒他们的军事关系,前往五眼联盟国家和欧盟,包括至少 17 人前往澳大利亚,在那里从事高超音速导弹和导航技术等领域的工作,”报告指出,“这些国家并不将中国视为安全盟友,而是视为主要的情报对手之一。”

该报告指出,中国解放军将在学术环境中收集军事秘密的过程描述为“国外采花,中国酿蜜”。

IP 出售

中国获得技术优势的一种方式是通过投资。代表中国政府工作的人士利用并购及种子基金和风险资本融资等工具,从战略上瞄准世界各地的高科技行业。

根据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数据,2016 年收购占中国在美投资的 96%。2017 年上半年,这一趋势得以延续,收购占到中国在美投资的 97.6%。

一种相对较新的现象是,中国愿意参与风险融资交易,为初创公司和早期科技公司提供资金。美国国防部题为《中国的技术转让战略:中国对新兴技术的投资如何使一个战略竞争对手成功摘取美国创新皇冠上的明珠》的防务报告指出,总部位于中国的风险投资基金——创新工场(Sinovation)自 2009 年成立以来已积累 12 亿美元的资金,并已投资近 300 家创业公司,其中25 家正在开展人工智能项目。创新工场是由前谷歌大中华区负责人李开复创立。

中国获取这种技术的一种方式是密切关注美国破产法院。根据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2018 年 10月的一篇报道,中国公司以生产半导体等重要科技产品的小公司为目标。此外,中国了解到与美国企业合资经营可使中国公司避开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的审查。

白宫的报告对与中国风险投资相关的风险提出警告。“中国投资的技术正是我们预计将成为美国未来创新基础的技术: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机器人和区块链技术,”白宫报告指出,

“此外,这些也是美国国防部感兴趣的技术,可用于强化美国军队当前的技术优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