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同伴 的压力

国际同伴 的压力

绿色和平组织案例与南海争端的相似性

《论坛》工作人员 | 路透社供图

他们被称为“北极 30人”,由绿色和平组织活动人士和少数记者组成,在 2013 年的一次抗议活动中,因其中两名成员试图爬上一座石油钻探平台而被俄罗斯逮捕入狱。
法学学者表示,他们的故事十分精彩,涉及国际阴谋、仲裁庭裁决,还有全世界对逮捕者的一致谴责等,与中国的南海仲裁案颇有相似之处。

在上述两个案例中,国际法庭对俄罗斯和中国分别做出了不利判决。两个大国都拒绝参与法律诉讼,且都受到了全世界的广泛批评。

专家指出,尽管中国与其邻国的关系未来如何发展仍属未知,绿色和平组织“极地曙光”号 (Arctic Sunrise) 破冰船的案例却表明国际法的作用确有一定分量,即便在世界大国似乎选择对其无视时也是如此。

“国际法缺乏执行机制并不意味着可以毫无代价地不予遵守。”阮兰 (Lan Nguyen) 和张明武 (Truong Minh Vu) 在为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亚洲海上透明度倡议”网站所写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少数几起公开无视法院或仲裁法庭裁决的案例,几乎都与大国有关。但即便是在这些案例中,最初被忽视的裁决最终还是会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遵守。”

2013 年 11 月,在波兰华沙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十九次会议期间,绿色和平组织活动人士手举图片示威,图中人像为在抗议石油钻探活动中被俄罗斯逮捕的 30 名活动人士。

阮兰是河内越南外交学院的讲师和国际法研究员。张明武是越南胡志明市社会与人文科学大学国际研究中心主任。

冰冷的僵局

这个可用来探讨国际法裁决如何迫使强大国家解决争端的案例始于俄罗斯以北巴伦支海的冰冷海面。

2013 年 9 月 18 日,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出动“极地曙光”号破冰船对俄罗斯的海上石油开采进行抗议。

“极地曙光”号上有 30 名乘员,并派出了 5 艘充气快艇向一座钻探平台驶去。

国际海洋法法庭 (ITLOS) 在相关案例总结中说,两名绿色和平组织的活动人士从石油钻井的一面向上攀爬,但遭到水炮的拦阻。与此同时,俄罗斯海岸警卫队的 “拉多加”号巡逻船派出了两艘充气快艇拦截抗议者。

尽管“极地曙光”号采取了躲避措施,俄罗斯一架直升机还是在 2013 年 9 月 19 日成功着船。不久之后,俄罗斯将该破冰船拖往北方港口城市摩尔曼斯克。

抵达之后,船上 30 名乘员遭到逮捕并受到海盗罪指控。俄罗斯当局后来把罪行降为流氓罪,并且扣押了这艘悬挂荷兰国旗的破冰船。

这批活动人士被捕在国际社会激起轩然大波。

“极地曙光”号船长彼得·威尔考克斯 (Peter Willcox) 在其《我在保护地球未来中的历险记》一书中写道,他还收到非洲一位 8 岁儿童写来的“释放北极 30 人”的贺卡。在走出监狱前,他并未意识到自己的入狱会激起全世界激烈抗议。

“得知世界几十个国家发起了成百上千的‘释放北极 30 人’抗议活动要求释放我们,那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威尔考克斯在书中写道, “这种感觉难以言表,因此我不会勉强尝试。最重要的是,国际反应让我坚信,绿色和平组织的行为深受赞赏并且十分重要。”

舆情危机

在国际仲裁庭介入后,各大媒体头条对俄罗斯的批评语调更加严厉。

荷兰政府向国际海洋法法庭请求,要求裁定俄罗斯在钻探平台周围设置 3 海里安全区、未经荷兰同意拘留船员、扣押“极地曙光”号的行为有违国际法。2013 年 11 月 22 日,仲裁庭发布命令,要求俄罗斯立即释放“极地曙光”号破冰船和 30 名乘员。

国际海洋法法庭判决称,俄罗斯并无证据表明其法律遭到违反以至需要采取登船行动。并且仲裁庭没有理由认为该破冰船在从事恐怖主义活动(如果从事恐怖活动,俄罗斯是可以以此为登船和扣船的法律依据的)。

北极 30 人并未立即获释,所以绿色和平组织的宣传机器也日益活跃。

“成千上万人在各地的俄罗斯大使馆门前抗议。”威尔考克斯写道,“来自全球各地的政治家、世界领导人、宗教领袖、社会名流、演员以及媒体人士也纷纷致函,参与到这场呼吁释放我们的努力中。这是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名单,名单不只人数众多,而且涵盖范围极广,其中包括 12 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保罗·麦卡尼 (Paul McCartney)、教皇、麦当娜等。(教皇和麦当娜意见一致的情况可不多见!)” 俄罗斯在国际仲裁庭作出判决一周后,释放了已关押两个月的北极 30 人。不过,俄罗斯政府从未承认过国际海洋法法庭判决的合法性。“极地曙光”号的船长和船员是作为俄罗斯国会议员通过的一项大赦令的部分对象而得到释放的。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洛娃 (Maria Zakharova) 说:“总的来说,我们非常担忧该判决实际是在鼓励海上抗议活动,这些抗议远远谈不上平和,给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完全合法活动带来障碍,进而对沿岸国家以及个人的合法权利构成侵害。”

法国女演员玛丽昂·歌迪亚(Marion Cotillard,右)和绿色和平组织活动人士在一个模拟的监狱牢房中抗议,呼吁释放“极地曙光”号船员。

绿色和平组织最终还索回了“极地曙光”号。俄罗斯于 2014 年 6 月在摩尔曼斯克释放了这艘破冰船。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中国海事研究所所长彼得·杜登 (Peter Dutton) 教授表示,俄罗斯实际上是在不承认的情况下接受了国际海洋法法庭的裁决。杜登对《论坛》说:“他们找到了一条通过国内制度来实现同样效果的途径。”杜登说,俄罗斯遵循的行为方式让他们在得以“保持大国尊严”的同时取得了对如何接受判决的控制权。

平行路线的潜力

杜登说,中国在南海海上争端法律战上,采取俄罗斯在遵循国际法方面的路线选择,即便还不到可预见的程度,也并非没有可能。

中国试图对南海广袤的海域和浅滩进行控制,菲律宾对其提出了质疑,海牙的一个仲裁庭站在了菲律宾这边。中国还在该海域填造人工岛并在岛上设置军事设施。

该仲裁庭称,中国对南海海域的广泛主权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且中国在进行人工岛建设过程中对这片海域的海洋环境造成了不可逆的破坏。

杜登认为中国与周边近邻的关系取决于她最终是否尊重法律判决。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越南也对这片蕴藏有丰富能源的海域提出了主权声索。

杜登说:“中国可以选择接受仲裁庭意见,调整其主权主张,并以更加合作的姿态与地区各方相处。”杜登指出,这些海洋资源可通过联合方式进行管理,并补充说 “虽然这个想法几十年前就有,但确实是个好办法”。

其他学者也指出,“极地曙光”号的案例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法律教授孔杰荣 (Jerome A Cohen) 在 2016 年 6 月写道,中国和菲律宾在谈判时可对判决加以考虑而不必正式提及。

孔杰荣教授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亚洲事务方面的兼职高级研究员,他写道,印度在面对与孟加拉国的孟加拉湾争端时,“在大国应如何接受独立仲裁员组成的专家仲裁庭的裁决”方面的做法堪称典范。

2014 年 7 月,海牙的一个联合国仲裁庭将孟加拉湾争议海域的五分之四(约 19467 平方公里)面积判给了孟加拉国。该裁决为能源勘探开辟了道路,并解决了孟加拉国与印度旷日持久的领土争端。两国都同意遵守裁决。

呈三角形的孟加拉湾对于航运和渔业十分重要,并且蕴藏有丰富的石油和矿产资源。

印度外交部并未指责这项裁决为非法,而是发布了一项声明,称该裁决“通过结束久拖不决的争端”,将“进一步加强两个邻国间的相互理解和友谊”。

孔杰荣写道,虽然不断批评南海裁决并拒绝承认其合法性,中国却可能最终遵守裁决并以更低调的方式处理以保全面子。

对中国来说,保全面子“当然十分重要”,孔杰荣写道,“不过北京宣传攻势越是盛大,她就越是难以保住面子。”

杜登说,中国决定接受裁决从长远来看只会带来好处。“他们的确对自己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造成了破坏,这种破坏将持续数十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