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 群雄逐鹿

太平洋 群雄逐鹿

大国和新兴国家与南太平洋国家建立伙伴关系,意图遏制中国的影响

《论坛》员工

中国在太平洋的行动给该地区内外各大国和新兴国家带来了冲击。近几个月来,中国迅速采取行动,与澳大拉西亚、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国家建立经济和国防关系。中国共产党政府对太平洋地区的兴趣日益浓厚,促使该地区的其他战略合作伙伴(包括澳大利亚、印度、印尼、日本和美国)开展更具创造性的合作,并试图证明自己是比中国更具吸引力的经济和国防合作伙伴。

据法新社报道, 2018 年 7 月,时任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表示,“我们都相信好的投资源自透明度、公开竞争、可持续性、坚持健全的全球标准、雇佣当地劳动力以及避免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她是在宣布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建立一项三边伙伴关系时发表上述意见。这种三边关系旨在“调动资金,投资有助于推动经济增长、创造机会和促进建立自由、开放、包容和繁荣的印太的项目”。

据《金融时报》 报道,中国自 2011 年以来已承诺为南太平洋各地的项目提供 60 多亿美元资金,他们作为第二大援助捐助国的地位得到了巩固。据 《金融时报》报道,澳大利亚仍是最大捐助国,2011 年至 2018 年期间承诺捐助 67.2 亿美元,支出 55.8 亿美元。该报指出,新西兰、美国和日本分别是第三、第四和第五大捐助国。

军事行动

这片广阔海域(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南太平洋岛国以及美国、法国和英国的领土)的影响力争夺往往似乎是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竞争。

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的领导人于 2018 年初确认,他们计划增加与太平洋国家的经济接触,让他们远离中国。各国领导人表示,还有时间去应对中国对该地区侵入,因为还没有任何一个太平洋国家屈从于中国的承诺。

根据 《澳大利亚人报》2018 年 9 月报道,澳大利亚情报分析师表示,情报显示中国打算在该地区建立军事基地,因而现在南太平洋是澳大利亚面临的最大战略威胁。

2018年4月有消息称,中国已非正式接触瓦努阿图,希望在这个小岛上建立海军军事存在。瓦努阿图和中国均否认进行过这种谈判或存在此类计划。但澳大利亚的情报显示,情况恰恰相反。专家们也就为何存在这种可能发表了看法。

据互联网新闻杂志《外交家》2018 年 4 月报道,中国已经从所罗门群岛、东帝汶和汤加境内撤离了数百名中国公民。这些撤离行动是因为中国国民和侨民拥有的企业受到攻击。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高级研究员大卫·布儒斯特于 2018 年 4 月在《外交官》发表文章写道:“不难想象,随着中国在南太平洋的存在不断增加,这种事件的规模和强度会很容易扩大。这些状况及其他当务之急可能会让中国有理由在发生危机时寻求安全地使用当地设施。正如澳大利亚在斐济过往危机期间密切关注本国公民一样,中国甚至可能会觉得不得不在当地政府无法提供地面安全保障的情况下提供保护。”

据《澳大利亚人报》2018 年 9 月报道说,虽然中国在瓦努阿图的军事基地仍受到否认,但澳大利亚和美国已确认计划升级巴布亚新几内亚马努斯岛基地的军事基础设施,并计划在那里建立一个联合海军基地。

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兼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迈克·罗杰斯将该基地称为澳大利亚和巴新的“双赢”。

2018年8月,右侧的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在新加坡举行的第51届东盟外交部长会议上向左侧的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和时任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致意。路透社

据《澳大利亚人》报道,罗杰斯表示,“如果你看看巴新及其他拥有重要资源的地方——便会发现那里的中国人越来越多,这并非偶然”,并称中国“显然试图为自己创造占优势的关系。我并不意图称其本质上是邪恶的,但另一方面,这是一种有意识的策略。决不应当认为这只是一时兴起,或者是说‘哦,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们现在会对大洋洲(随便哪个岛屿)感兴趣?’这是有原因的,伙计们,这不是偶然的。”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 2018 年澳大利亚在整个南太平洋的国防开支总额为 1.2 亿美元,并且将会增加。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佩恩表示:“太平洋是一个具有战略性国家安全利益的高度优先地区。”

印度日益加强的影响力

近年来,印度已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预计未来十年的增长速度将超过中国。虽然印度少量但不断增加的外国援助大部分流向南亚和印度洋的近邻,但印度的援助外交已扩展到南太平洋小国,特别是斐济。斐济大约 38%的人口是印裔斐济人,他们是19 世纪被英国人带到岛上的印度合同工人的后裔。

印度长期以来一直采取鼓励与东方邻国接触的“东进政策”。印度领导人最近与一个新西兰联合会合作,共同开发经济、贸易、外交、安全、治理和社会发展等关键领域。

新加坡国立大学南亚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拉尼·D·穆伦表示,印度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他们对地区和国外的参与越来越多。

“这并不是一种新的参与,特别是在 100 多年的悠久历史和太平洋地区的侨民中间,”她表示,“这种新思维促使他们通过软实力与太平洋岛国进行更多的接触。参与方式主要是培训、教育和文化交流。”

穆伦向寻找投资者的南太平洋国家发出的信息是,与其他市场合作的多样化是件好事,但要小心附带的条件。

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于 2018 年 8 月首次以司令身份访问新西兰期间在惠灵顿普卡胡国家战争纪念公园参加仪式活动。
美国海军上士罗宾·W·匹克

“印度是大国角力的新手,与中国处于竞争状态。各国必须考虑中国提出的投资类型以及还款率和高利率。这些都很重要,比如说汤加,”穆伦说。当中国开始在靠近印度的地方(缅甸、马尔代夫、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在靠近印度边境的地方建造港口时,“印度有点措手不及。印度希望建立良好的工作关系,这样的关系可促进更好的经济参与。这是他们近期与南太平洋接触的部分驱动因素。”

新德里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教授拉杰什·拉贾戈帕兰称印太地区不断变化的形势让印度警醒。

“我们面临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拉贾戈帕兰说道,“采取和平或紧张、冲突性的世界外交政策都是有可能的。”

日本的太平洋战略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直致力于推动日本的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他最近又向前迈进了一步,日本向太平洋岛国提出了一个以海洋秩序为目标的能力建设方案。

2018 年 5 月,安倍主办了第八届太平洋岛国峰会 (PALM),他在会上承诺将更加注重基于法治的海事秩序。这是日本为遏制中国在南太平洋的影响而持续作出的贡献之一。

据《外交家》报道,日本在 2015 年的太平洋岛国峰会上宣布将向南太平洋国家提供 4.6 亿美元援助。

2018 年 5 月的会议由安倍首相和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担任大会联席主席。日本宣布打算在“自由和开放的印太战略”的基础上更深入地致力于维护该地区的稳定和繁荣。太平洋岛国也认同该战略基本原则的重要性,并欢迎日本根据这一战略加强对太平洋地区的投入。安倍宣称日本将更加注重基于法治的海洋秩序。

同月,由日本资助的萨摩亚太平洋气候变化中心开工。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左侧)在 2017年 2 月于华盛顿特区白宫举行的会议上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致意。盖蒂图片社

太平洋岛国峰会每三年举行一次,峰会使安倍有机会让来自太平洋岛屿论坛成员国家的代表齐聚一堂,加强关系。

“自古以来,太平洋给我们带来了海洋的祝福。而法治可保护大小国家的固有权利,”安倍在 2018 年 5月会议期间表示,“日本将不遗余力地协助提高各国保护海洋的能力,包括每个国家的执法能力。”

安倍告诉他的太平洋岛屿伙伴,日本将在“硬件和软件两方面”发展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协助各岛国实现自力更生的繁荣和可持续发展。安倍表示,日本还将加强人员交流,“培养肩负着各太平洋岛国峰会国家未来的领导人”。

下一届太平洋岛国峰会将于 2021 年举行。

人心和思想

南太平洋伙伴关系有多种多样的组合方式。澳大利亚、日本与美国之间的重量级三边合作承诺将继续开展合作,并建立其他战略关系,以制衡中国。

据 《星条旗报》2018 年 8 月报道,时任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表示:“建立这种三边伙伴关系是因为认识到需要更多的支持来加强印太地区的和平与繁荣。”

来自奥克兰的美国安全分析师保罗·布坎南向《星条旗报》表示,由于中国在南太平洋的影响越来越大,他已经看到了资金投入的增加。

布坎南表示,这种痕迹包括新的中国驻汤加大使馆(该大使馆将充当靠近水下数据电缆的信号情报基地)以及中国赠送给斐济海军的一艘新的监视和水文船。(据该报报道,其他报道称中国向斐济警察提供了培训和车辆。)

越来越多的分析家认为,太平洋地区迫切需要基础设施支出。东京多摩大学客座教授布拉德·格罗斯曼向 《星条旗报》表示,“这种三边伙伴关系是为了在该地区和全世界开展争夺人心和思想的竞争。假装情况并非如此,则是愚蠢的行为。”

与其他分析师一样,他也驳斥了关于中国的南太平洋项目取得了成功的观点。“这些项目中有很多是行不通的,”格罗斯曼说道,“认为中国人取得了非凡的成就,这种想法不符合真实情况。”


所罗门群岛的森林遭到快速砍伐,以满足中国的需求

路透社

据一个环境组织于 2018 年 10 月发布的研究报告,南太平洋国家所罗门群岛正在以近 20 倍于可持续的速度砍伐其热带森林,砍伐动力来自中国对其木材的无法满足的需求。

央行数据显示,木材为该群岛最大单一出口商品,出口量在 2017年跃升了 20%以上,略超过 300 万立方米,价值 3.78 亿美元。

环境和权利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 )表示,这比可持续水平高出 19 倍多,如果继续下去,可能会使该国陷入瘫痪,并很快会使所罗门群岛失去其经济增长的最大贡献来源。

砍伐森林还会破坏作为当地食物来源的野生水果和蔬菜,并会破坏动物的生存环境。

全球见证对进口数据的分析还发现,绝大多数木材是运往世界上最大的木材进口国中国,这突出表明北京迫切需要管制进口并追查木材原产地。

“伐木规模是如此之不可持续,如果不做出任何变化,天然森林很快就会枯竭,”编写报告的研究团队的负责人殷贝贝从全球见证总部所在地伦敦打电话说道。

所罗门群岛的黑脸八色鸫

她表示:“进口大部分木材的中国公司非常重要,如果所有这些公司一起停止购买,仍然有机会恢复原状。”

全球见证认为,所罗门群岛可持续的原木出口量为 15.5 万立方米——这是多项政府和专家分析中最低但也是最近计算得出的数字,最高数字约为 30 万立方米。

它没有提供森林资源可能会枯竭的日期,但援引了所罗门群岛林业部 2011 年作出的 2036 年这项初步预测。

所罗门群岛总理办公室让路透社联系林业部长的秘书,但这位秘书没有立即对征求意见的电子邮件请求做出答复。

中国商务部也没有立即对征求意见的传真请求做出答复。

所罗门群岛拥有 220 多万公顷的森林,覆盖约 80%的分散在 990个岛屿的陆地面积。

虽然该国林业部曾表示,他们已加强打击非法砍伐的监管规定,但全球见证指出,缺乏执法能力使伐木者超标砍伐的风险加大。

全球见证对伐木道路的卫星分析显示,海拔高度在 400 米以上的道路有 669 公里——按规定,在这样的地区伐木是受限的。

据国际刑警组织估计,全球每年的非法木材贸易价值超过 500亿美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