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克罗尼西亚国家对抗中国的影响

密克罗尼西亚国家对抗中国的影响

《论坛》员工

组成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多个主权国家已采取行动,防范中国的影响。

中国已基本完成通过建造人工岛并将其军事化,积极夺取南海控制权的计划。为了实现其扩张目标,他们已将目光转向太平洋岛屿地区。

中国一直对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虎视眈眈。该联邦包括楚克州、科斯雷州、波纳佩州和雅浦州,以及库克群岛、斐济、巴布亚新几内亚、萨摩亚、汤加和瓦努阿图等太平洋岛屿国家。据业界领先的地缘政治情报平台Stratfor报告,2014年至2017年,中国对该区域的外国直接投资增长了170%以上,达到28亿美元。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楚克州尤其具有吸引力,因为它可为中国在能够对关岛发动攻击的距离范围内建立军事基地提供战略性位置。因此,分析师担心楚克可能容易受到中国提升其经济、政治和社会影响力,从而加强对该地区的影响和控制相关计划的影响。

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由605多个岛屿组成,面积260万平方公里,为世界第14大专属经济区。1986年11月,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根据与美国的自由联合协定成为主权国家。作为联合国会员国,所有太平洋主权岛国均在联合国大会享有表决权——这是中国加强影响力行动的主要动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总统彼得·克里斯蒂安于2018年9月27日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第73届联合国大会会议上发表讲话。)

楚克州将于2020年3月投票决定是否脱离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由于担心公投可能造成的不利影响,楚克立法机构于2019年3月决定将独立公投推迟一年。

根据自由联合协定,美国为密克罗尼西亚联邦60%的预算提供资金。楚克如果独立,将损失美国每年约3,700万美元的各种支持,包括海岸警卫队和其他机构资源及其长期承诺,同时使自身容易受到中国掠夺行为的影响。例如,据Stratfor报告,1986年至2003年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共获得了15亿美元援助。

2019年4月,五角大楼发言人戴夫·伊斯特本中校向《华尔街日报》表示:“我们正在重新与太平洋岛屿接触,以维护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保持通道畅通,并提升我们作为首选安全伙伴的地位。”

除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外,美国还计划深化与马绍尔群岛、帕劳和北马里亚纳群岛等国的关系。

伊斯特本中校表示:“我们正在寻找加强对其他次区域参与的方式。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历来在这些次区域发挥领导作用,并且正在发挥重要作用。”

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韩国和台湾都在寻找制衡中国潜在影响的方法,因为这些美国盟国在维护整个地区的安全和航行自由方面也有其战略利益。

一些分析人士担心,独立的楚克会更容易受到中国的影响,更加可能陷入债务陷阱以及受到其他形式的胁迫。

“楚克放弃协定之后,将把中国作为新的资金来源,而北京则可在太平洋培养一个新的盟友。事实上,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预测,中国甚至可能承担楚克的国防和外交责任,特别是如果他们在该群岛上建立军事存在的话。”

过去五年,除直接投资外,中国对楚克及其他太平洋岛屿国家的援助亦大幅增加。据Stratfor报告,中国在2006年至2014年期间提供了17亿美元的发展援助,与美国的援助规模大致相当。但这些援助越来越多地以优惠贷款的形式提供,必须附带利息偿还,并经常导致主权沦丧。澳大利亚向该地区提供的援助最多。

鉴于中国在全世界其他国家(从吉布提到斯里兰卡)的投资和债务陷阱造成的负面结果,中国向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渗透的企图受到质疑。

2019年3月,雅浦州长亨利·法兰(Henry Falan)取消了与一家中国公司签订的关于在雅浦首都科隆尼亚建造一家价值2500万美元、约100间客房的酒店的协议。据新西兰独立公共服务多媒体机构——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RNZ)报道,法兰于2018年11月代表一个承诺评估此类中国投资争议性发展项目的平台当选。

2019年5月,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报道,“中国开发商在密克罗尼西亚联邦(FSM)面临当地社区越来越多的反对。其中一家公司指责种族主义是他们在当地遇挫的原因。”

雅浦旅游局的一位经理汤姆·塔曼格莫向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表示,当地人并不歧视中国人,但他们想要保存雅浦的文化,并阻止它被游客和外国影响同化。

“雅浦人已经生存了这么多年,尽管他们所拥有的东西很少。我认为,他们仍可以靠自己拥有的一点点资源生存下去。他们并不想在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赢得世上的一切,但失去灵魂,这有什么意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