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船的 小船的崛起

小船的 小船的崛起

斯里兰卡海军的经验为海洋国家提供了关于加强反恐战略的教训

美国陆军亚历克斯·卡特中校和斯里兰卡海军达米安·费尔南多上尉

拥有海洋边界的国家都必须制定打击海上恐怖主义威胁的计划,并将其纳入国家反恐战略。

任何缺乏保护海洋边界计划的战略本身便存在缺陷,而且这种缺陷非常危险。

太多反恐战略忽视海洋领域的各种细节和威胁,出于贪图方便、无知或两者兼有,侧重于更简单明确的土地领域。

恐怖分子策划实施对海上目标的袭击,往往会造成破坏性影响。斯里兰卡海军打击海上恐怖分子的经验提供独特见解,表明不同规模的海军可如何通过使用小型船只打击水上恐怖主义威胁来提高其反恐战略效力。

海洋和集群战术的使用

海上恐怖主义行动的动机和概率可用多项因素衡量,其中包括政府对恐怖主义组织的支持程度、该组织与其他恐怖主义团体的联系程度、参与毒品贩运的程度及是否能从安全庇护所开展活动——正如维克托·阿萨勒和贾斯汀·黑斯廷斯在 2015 年《恐怖主义和政治暴力》期刊中所描述的那样。其中任何一项或多项因素均可鼓励恐怖主义组织启动或完善其海事战略,以通过暴力实现政治目标。

此类海上恐怖袭击采取多种形式。陆地团队可利用训练有素的潜水员在船上放置简易爆炸装置,可使用攻击艇、自杀式飞船甚至海上地雷。据《简氏海军》安全分析家洛汗·古纳拉特纳 2001 年的一份报告,支持性技术手段包括快艇、水肺、海上摩托车,通常所有这些装备均配备全球定位系统(GPS)。阿萨勒和黑斯廷斯写道,一项研究表明,1998 年至2005 年期间哈马斯、基地组织、阿布沙耶夫集团和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猛虎组织)等 15 个恐怖主义组织至少曾发动一次海上攻击。

2007 年 9 月,斯里兰卡内战期间,该国水兵注视“萨穆杜拉”号军舰进入亭可马里海军基地。 美联社

对许多恐怖分子而言,海洋无疑是有吸引力的地方,他们可在海上开展有助于实现其目标的活动和行动。弗吉尼亚州匡提科海军陆战队大学研究员诺尔曼·西格尔博士认为,海洋可作为攻击军舰、石油平台或港口等高价值海上目标的战区。海洋还可以作为接近通道、通信线路和经济资产——西格尔在 2017 年5 月题为《圣战者的海洋战略:在海上发动游击战》的专著中这样描述。

恐怖分子可利用海洋定期运送设备和人员。海洋也可用作逃生路线,为恐怖分子在陆地开展行动后迅速撤离提供了一个途径。西格尔解释道,经济上,海洋也可被恐怖分子视为一种资产,他们可控制海上走私活动等非法活动(例如贩运人口、非法运输石油和其他与石油有关的贸易),并从中获利。
由于上述原因和动机的任意组合,恐怖组织多年来对高价值海上目标进行了许多成功的袭击。

最严重的是 2000 年基地组织对美国科尔号驱逐舰发动的袭击,造成 17 名美国水兵死亡。另一起事件发生在 2002 年,基地组织利用一艘装有炸药的小船对法国“林堡”号巨型商业油轮进行了第一次成功的袭击。这次袭击是在“林堡”号距离也门海岸 12 海里处发动,袭击造成 1 名船员死亡,12 人受伤,并造成 72 公里以上海岸线沿岸溢出 9 万桶原油。

2009 年和 2011 年,恐怖分子还袭击了巴基斯坦的海军设施。2015 年,一个与基地组织或伊斯兰国有关联的组织袭击了一艘埃及海军舰艇。

但是,有关海上恐怖主义袭击,可提供最丰富文件资料和历史的是斯里兰卡政府打击猛虎组织的斗争。据《简氏海军》报道,在猛虎组织军力最强时,他们摧毁了斯里兰卡海军约三分之一的海岸巡逻艇、海上巡逻艇、快速攻击船和炮艇。

或许猛虎组织从一开始就需要在海上开展这种破坏性的恐怖主义行动,因为他们“需要安全的海上沟通线路,以便为其部队提供现代战争装备,并利用海上的开放机动空间袭击斯里兰卡的武装部队、政府和经济,”保罗·普洛克于 2011 年 9 月在《小规模战争期刊》上写道。1990 年,猛虎组织对斯里兰卡海军监控指挥舰“阿比萨”号和“伊迪沙林”号发起了第一次自杀式袭击,这是他们在斯里兰卡海域开展的第一次海上恐怖主义行动。据《简氏海军》2006 年报道,1994 年斯里兰卡海军一艘巡逻舰遭遇自杀式袭击。该舰名为“萨加拉瓦德纳”号,是斯里兰卡最大的猎潜舰级军舰。1998 年,猛虎组织毁坏了两艘斯里兰卡海军舰艇,50 多名斯里兰卡士兵死亡。2000 年,猛虎组织的自杀式袭击船对斯里兰卡海军舰艇进行了 7 次单独袭击,摧毁了4艘快速攻击艇,炸死或炸伤 13 名水兵。斯里兰卡国防部表示,2006 年猛虎组织自杀式袭击船实施了 9 次袭击,摧毁6艘近海和沿海巡逻艇,炸死或炸伤 58 名水兵。这些案例中的关键战术是使用“集群”不对称战争手段,该手段旨在压倒目标。贾斯汀·史密斯在 2011 年版的《小规模战争与叛乱》中写道,猛虎组织的自杀袭击船“往往难以辨别,隐藏在普通攻击艇中间,执行集群和自杀式船只攻击”。

斯里兰卡水兵根据海军的小船理念开展反恐演习,这是该国打击恐怖主义威胁战略的组成部分。斯里兰卡海军

其他正努力应对海上恐怖主义威胁的海军非常有必要了解集群战术。

2000 年兰德公司一篇题为“集群战术与冲突的未来”的研究报告写道,“集群”是一种如今日益流行的古老战斗形式。这项研究报告指出,集群组织通常展现出自主或半自主行为,这是一种从各个方向开展的协调攻击方式,具有可持续的冲击力或火力、对峙和包围能力,以及破坏对手凝聚力的能力。该报告指出,军事集群可从不同方向攻击目标——从通信或网络角度来看,以及从地理或物理角度来看,军事集群有大量小规模单位形成良好连接。研究指出,就像动物王国的狼群或二战期间的德国潜艇和日本神风飞行员一样,恐怖主义团伙可在准确的时间和地点聚集在一起,造成损害,然后迅速逃散,如此在开放海域和公海上施展集群战术。

兰德研究报告指出,“各国军队可能需要重新评估他们的包围战能力和理论”。比如,真主党等恐怖主义团体利用集群战术应对以色列在黎巴嫩南部的突击队袭击。这或许就是造成以色列从黎南部战术性撤出的原因——因为他们无法适应对手的集群战术。

对常规军事力量而言,集群是非常规战术。对世界各国海军在打击海上恐怖主义威胁时面临的挑战而言,尤其如此。斯里兰卡海军曾面临无数次猛虎组织发动的海上恐怖袭击,为此他们努力研究对抗猛虎组织集群战术的理论和战术。斯里兰卡海军应对猛虎组织小型船只的经验可供其他正面临此类战争形式的海军借鉴。

斯里兰卡的经验

斯里兰卡面临的海事挑战非常大。南亚地区“位于一条重要的海上往来线路上,能源等大量贸易经由这条线路从西南亚经马六甲海峡到达亚洲工业地区,”亚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克里斯托弗·斯内登博士于 2016 年写道。因此,斯里兰卡在印度洋的战略位置使其不仅对该地区很重要,而且对全球商业也十分重要——全球商业很大一部分要通过斯里兰卡南部的航道开展。强大的海军对于保护经济利益至关重要。

从海事角度来看,1982 年英国和阿根廷之间的福克兰群岛战争是最后一次已知的常规海军冲突。那次战争中,两国海军在海上交战。现代大多数海军击溃、催毁海上侵略者的常规作战经验有限。然而,自 1982 年以来,斯里兰卡海军一直是全球唯一在印太地区开展重要海上作战行动的海军。行动对象是有力的威胁:猛虎组织。自 1983 年开始的斯里兰卡内战期间,猛虎组织为在该岛国北部和东部建立独立的“泰米尔伊拉姆”泰米尔国家而战。26 年来,双方在陆地和海上以常规和非常规方式交战。最终,斯里兰卡政府在 2009 年击败了泰米尔猛虎组织。

战争高峰期间,猛虎组织动员了相当规模的海上力量与斯里兰卡海军和政府作战。猛虎组织的船队由 4000 多名人员组成,他们分别负责作战、后勤、通信、情报及其他工作。据普洛克在《小规模战争期刊》中介绍,该船队拥有当地建造的玻璃纤维快速攻击船只,如四人 Thrikka 级船只、六人 Suddai 级船只、Muraj 级船只和两人 Idayan 级小型船只,用于自杀式攻击海上目标。除了 Idayan 级小船以外,所有船只都配备了一支或多支重机枪。Idayan 级小船上装有爆炸物,用于撞击目标时引爆。他们出于几个合理的战术原因刻意采用小型船只。

大多数传感器都很难检测到小型船只——小船在水面位置较低,并可采用任何外形。此外,小船可轻松移动,能灵活选择攻击海军或商业平台的时间、地点和方式。此外,看似无害的渔船、私人水艇、游艇或任何其他专门设计的小型快艇能轻易改造成致命的自杀式船只,携带炸药造成重大损害。小船优势在于能以缓慢速度在小空间内调动,比如穿行与航道或通常船只较多的地区。小船可携带大量炸药,能在最不便利的地点和时间造成大量损坏及破坏。

2009 年 3 月,即斯里兰卡内战结束前两个月,该国海军水兵在科伦坡附近的代希瓦勒海滩巡逻。
路透社

小船是采用毁灭性集群战术在海上制造暴力影响的完美、致命性工具。在有众多往来船只的地区伪装成渔船的小船能轻松针对商船展开行动。全球性商业活动大多是在海上进行,只是对石油或化学油轮——甚至是对客轮或游轮进行一次此类攻击,都将在政治和经济上产生重大影响。恐怖主义组织可轻松利用小船破坏或击沉斯里兰卡首都及主要港口科伦坡的马士基3E 级轮船等大型集装箱船,借此破坏斯里兰卡的国际海上贸易。小船还能在港口入口等咽喉要道攻击海军舰队。港口业务即便只是延误几天,其后果都将非常严重——更不用说几个星期。

海上猛虎组织自杀式小船对斯里兰卡海军造成的巨大破坏促使他们调整战略和理论。斯里兰卡海军中将瓦桑塔·卡拉纳戈达基于新设备和新战术开发了一种创造性的方法,他称之为“小船理念”,正如史密斯在《小规模战争与叛乱》中所述。 实际上,正如普洛克所描述的那样,新战术旨在“以游击方式战胜游击队”。迫切需要采取新战术去对抗猛虎组织使用小船实施的集群战术,其中一些便是 Idayan 自杀攻击船。斯里兰卡海军理论发展的结论是——用数量远胜对手的小船对抗猛虎组织的小型攻击船只,以集群制集群。史密斯写道,小船理念是用高速、全副武装的近海巡逻艇对抗猛虎组织的集群和自杀战术。

曾参与对猛虎组织作战的其中一位作者认为,斯里兰卡海军小船理念背后的战略和思维受英国工程师一战期间所提出理论影响很大——兰彻斯特的平方律理论大意是,伤亡率与力量比率的变化成反比。也就是说,人数较多的军队伤亡可能会比较弱一方更少。兰彻斯特还表明,现代武器的远距离作战能力极大地改变了作战的性质,较强的现代军队战力是对手的两倍。这一理论和原则完全支持斯里兰卡海军小船部队的成立和实地运作。

2018 年 4 月,一名海军士兵在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口主港站岗。路透社

斯里兰卡海军从 2006 年开始招募军官和水兵去实践小船理念。他们建立了两种类型的部队——首先是特别船只中队(SBS),然后是快速行动船只中队(RABS)。普洛克写道,特别船只中队新兵接受了广泛的培训,包括来自美国海豹突击队、美国绿色贝雷特种部队和印度突击队的一些先进培训。他们的任务是使用小船在猛虎组织占领区内开展侦察和监视行动。快速行动船只中队的新兵接受了使用集群战术操作小船的训练,在与猛虎组织海上武装的一次交战中,他们曾使用多达 30 艘船。结果是猛虎组织被击溃:对斯里兰卡海军的袭击稳步下降,之后从 2006 年到 2008 年急剧下降。普洛克表示,新的小船战术“击败了海上猛虎”。史密斯写道,事实上,“政府胜利的关键因素是因为斯里兰卡海军发展出一套成功的海上封锁战略”。

前进之路

斯里兰卡海军继续评估、规划近期和长期改进事项。斯里兰卡的经验或许具有启发性,特别是对那些海军正处于发展阶段,并面临传统和非传统海上威胁的国家。

斯里兰卡海军刻意通过建立小型船队和最大限度地发挥海军能力,重新调整海军舰队的规模和范围。例如,将小型船只与大型舰艇相结合的理念使该国海军有能力更好地保护其传统舰艇(如护卫舰和战舰),同时通过小船提供有力的防御,应对海上恐怖袭击这种非常规攻击。

渔民必须进一步认识到他们在海上作用的重要性。他们必须更加谨慎地发现和报告任何可疑或非法活动。如果不这样做,则应根据法律规定承担实际后果。对当地渔民及其渔船进行适当的审查和认证可限制许多黑市活动。除了海军、海岸警卫队和警察之间要有类似的认识和协作主题外,还可以改进三方的教育和协调,因为如此每个部门便都能够了解其他部门的能力,或许还能参加联合演习,测试针对各种威胁情形的整合、联合能力。

2017 年 8 月,斯里兰卡海军中将特拉维·斯西尼亚向记者发表谈话。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为共同对话创造更多机会,这也是安全的关键点。斯里兰卡每年举行一次“加勒对话”国际海事专题讨论会,为讨论海上恐怖主义威胁提供平台。从南亚地区的角度来看,这一议题应纳入南亚区域会议议程,为产生双边、多边安排和资源共享协议的讨论提供机会。

斯里兰卡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有机会与印度、日本、韩国和美国等伙伴国家合作开展联合培训、教育和情报共享,联合应对全球恐怖主义威胁。

正如古代中国军事战略家孙子所言,“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反恐战略是根据政府必须考虑的威胁所制定。虽然陆地领域曾发生许多恐怖主义事件,但今后海洋领域或将受到邪恶势力更多关注。斯里兰卡海军在海上打击猛虎组织的经验应当让人们更加认清这样一个现实——不存在恐怖分子是否会袭击港口、航道,甚至是公海的问题,问题是何时袭击。使用小船(虽然不是高科也不酷炫)对抗此类威胁的做法应当引起正努力调整海军规模、改造和再平衡海军力量的发展中国家的共鸣,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本条所表达的观点和意见是作者本人的观点和意见,不代表斯里兰卡国防部或美国政府下属任何机构的官方政策或立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