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国内动荡 局势

应对国内动荡 局势

多样化造就了多姿多彩的印度,但随之而来的差异性也给国内维和工作带来了挑战

萨罗西巴纳 (Sarosh Bana)

美联社供图

印度位于南亚次大陆, 329 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密布着 12.8 亿有着各种不同信仰的人口,此外还有两大对手在边境虎视眈眈金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镇静,印度的表现已算相当出色。

自 1947 年脱离英国独立,印度就打破了旧有模式,成为当今世界发展最快的主要经济体,并在 2016 年以 2.3 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5.18 万亿元)的国内生产总值,超越前宗主国英国成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

不过,大英帝国的败退也遗留下了苦涩的问题:由于印巴分治,印度教徒占多数的印度和穆斯林一统天下的巴基斯坦的战争先后打了四次,其爆发时间分别为:印巴分治时的 1947 年、1965 年、1971 年和 1999 年。这四次战争中有三次发生在位于边境的查谟-克什米尔邦, 1971 年战争更是让东巴基斯坦从巴基斯坦分离并独立建国为孟加拉国。

2017 年 1 月,新德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中)在印度议会预算会议开幕日抵达会场。

长年的敌对局面令双方筋疲力尽,两国都不得不将重要资源投入军队,而代价则是数百万民众陷入贫困。在印巴冲突中,强大的中国站在巴基斯坦一方,印度只得做好准备面对困境。印度 2017-2018 年的联邦预算中,公共卫生拨款 7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495 亿元),教育拨款 12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792 亿元),妇女儿童拨款 28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848 亿元),农业拨款 29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914 亿元),而用于国防的拨款则高达 42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772 亿元)。另外,内务部还获得了 128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844.8 亿元)的拨款用于国内安全监控。

印巴两国军队长年在海拔 5400 米的锡亚琴冰川对峙,这里被称为“全世界最高最严酷的战场”,气温最低可达零下 45 摄氏度,因地形险恶、长年冰冻而带来的伤亡多于战火带来的伤亡。锡亚琴冰川的巴基斯坦一侧通公路(公路由中国援建),而印度一侧只能通过直升机空运,即使是大炮和日常用品也必须空运,监视工作也只能通过雷达和无人机来
完成。

中国军队也会从喜马拉雅山随意闯入,设立前哨,威胁印度士兵和村民,有时甚至建立直升机停机坪和通讯前哨。受巴基斯坦影响的次民族分裂派恐怖分子不断渗入,令美丽多山的查谟-克什米尔邦四分五裂。

内部威胁

印度的异质现象没有其他国家能比,社会的多样化也因此丰富得令人惊讶,最后造就了印度丰富的文化与传统。但同时,这些文化与传统又是截然不同的,这种多样性和差异性有时会引起纷争与不和。尽管群体暴力事件比较罕见且大多发生在局部地区,但自 1992 年 12 月印度教狂热分子拆毁始建于 16 世纪的巴布里清真寺从而引发群体暴力事件后,印度教武装复兴运动开始兴起,仅仅在三个月后,孟买也遭到激进伊斯兰分子的报复性系列爆炸袭击。2002 年,古吉拉特邦一列火车上朝圣归来的印度教徒被活活烧死,引发了印度教徒对该邦穆斯林的报复性屠杀。

在这些冲突中,平民受到的伤害远比极端分子和安全部队严重。据新德里冲突管理研究所旗下的南亚反恐门户网站 (SATP) 估计,自 1988 年以来,查谟-克什米尔邦因暴力分裂活动而丧生者共计 44197 人,其中平民 14748 人,安全部队人员 6284 人,恐怖分子 23165 人。

而自 1999 年以来,该国因左翼极端主义造成的死亡人数估计为 13312 人,其中平民 7640 人,安全部队人员 2612 人,恐怖分子 3060 人。纳萨尔地下运动以有着无政府主义倾向的毛主义意识形态为指导,长期进行残暴活动,试图挑战现有社会秩序,让受压迫者翻身做主。在西孟加拉邦、马哈拉施特拉邦、中央邦、贾坎德邦、奥里萨邦、恰蒂斯加尔邦、安得拉邦和泰伦加纳邦的欠发达部落地区,都有纳萨尔极端主义存在。

印度东北部风景秀丽的八个邦中,也有几个被叛乱肆虐。东北八邦北临西藏和中国,东接缅甸,只有为尼泊尔、不丹和巴基斯坦所环绕的狭窄通道与印度其他地区相连。据报道,在该地区共活跃着 94 个恐怖组织和叛乱团伙,主要目的都是想把自己所代表族群现居的领土从世俗化的印度分裂出去。这些激进组织包括那加兰民族社会主义委员会 (NSCN) 的两个分裂派别。那加兰民族社会主义委员会渴望建立一个“大那加兰邦”,将邻邦和缅甸毗邻地区中那加人为主的地区都囊括在内。

2017 年 1 月在新德里举行的共和国日大阅兵中,印度士兵正在正步前进。

自 1979 年以来,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 (ULFA) 一直在为阿萨姆邦的独立而战斗,而同样来自阿萨姆邦的波多民族民主阵线 (NDFB) 则正在争取在雅鲁藏布江以北地区建立一个“波多国”。另一个非法组织卡尔比人民解放猛虎组织 (KPLT) 则希望从阿萨姆邦划出一块卡尔比人的自治区。阿萨姆伊斯兰联合解放猛虎组织 (MULTA) 自 1996 年起就一直在协调印度东北地区的激进穆斯林活动,而卡塔普尔解放组织 (KLO) 则谋求通过武装斗争在阿萨姆邦内建立一个独立的卡塔普尔邦。

令人不安的是,随着事态发展,这些叛乱组织中有很多已经联合起来,共同对抗“民族主义殖民地印度”中他们所认为的共同敌人。例如,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波多民族民主阵线、卡塔普尔解放组织、那加兰民族社会主义委员会就已经联合在南西亚联合民族解放阵线 (UNLFW) 旗下。据南亚反恐门户网站估计,自 1992 年以来,印度东北地区的叛乱活动共夺走了 21472 人的生命,其中平民 10262 人,安全部队人员 2737 人,恐怖分子 8473 人。

各邦安全

印度宪法规定,法律和秩序是各邦事务,并非联邦事务,因此各邦政府要负责根据安全机构的威胁评估提供安全保障。必要时,内务部还可将情报和威胁信息进行保密处理后,发送给各邦政府。

因此,印度的内部安全问题不能只被当作法律和秩序问题来进行解决,而是必须从各个方面各个层次(政治、经济和社会)对其进行综合处理。

印度边界守卫不足,边境各邦经常遭受外来人员入侵,他们从巴基斯坦侵入查谟-克什米尔邦、旁遮普邦、拉贾斯坦邦和古吉拉特邦,从尼泊尔侵入北方邦和比哈尔邦,从中国侵入查谟-克什米尔邦、北阿坎德邦和阿鲁纳恰尔邦,从孟加拉国侵入比哈尔邦和西孟加拉邦,从缅甸侵入那加兰邦、曼尼普尔邦和米佐拉姆邦。除 7517 公里的海岸线外(包括岛屿在内),印度还拥有 15107 公里的陆上边界线,其中与孟加拉国的边界线全长 4097 公里,与中国的边界线全长 3488 公里,与巴基斯坦的边界线全长 3323 公里,与尼泊尔的边界线全长 1751 公里,与缅甸的边界线全长 1643 公里,与不丹的边界线全长 699 公里,与阿富汗的边界线全长 106 公里。

被洗脑后斗志昂扬的恐怖分子携带着各种口径的枪支,有时甚至还带着手榴弹和简易爆炸装置,偷偷潜入实施袭击,给被袭击地造成巨大破坏。2016 年 1 月,巴基斯坦极端主义分子潜入重兵把守的旁遮普邦帕坦科特印度空军基地,并占领基地 17 个小时,其间杀死 7 人,其中 6 人为军官。政府的捕杀行动持续了五天,但一直不能确定恐怖分子到底是有 4 人还是 6 人,直到最后发现 6 名恐怖分子的尸体。

一个月后,三名武装分子穿越边界袭击了克什米尔人聚居的庞普尔镇,杀死四名安全部队人员和一位平民后,逃窜至查谟-克什米尔创业家发展学院避难,在这里与装备有重型火炮等武器的安全部队交战 48 小时,打伤几十名安全人员后才被击毙。

边界解决方案

联邦和各邦政府匆忙制订计划升级安保系统并加强了情报和反击措施,但在 2016 年 10 月,查谟-克什米尔创业家发展学院再次被两名来自巴基斯坦的武装分子占领,令印度政府瞠目结舌。恐怖分子从政府大楼开火,射伤了一名士兵和一名警察。面对陆军精英伞兵突击队的火箭炮和自动武器的密集火力,这两名恐怖分子居然坚持了超过 56 个小时才被歼灭,而他们藏身的共有 60 个房间的 7 层政府大楼被烧得只剩下一个架子。

官方一个委员会在检查了武装部队的标准操作程序后,建议定期对部队所有机构进行安全检查。委员会还建议以科技为基础进行安全基础设施建设,并在受到“高度威胁”的军事基地部署快速反应小组。另一个负责边界保护问题的委员会建议加强边境安全工作,解决印巴边境防护栅栏部分地方薄弱的问题。

2017 年 3 月,在印控克什米尔区斯里那加市 (Srinagar) 以南约 25 公里处的查多拉 (Chadoora) 镇的枪战中,一名印度陆军士兵正向战友指示叛军某个据点所在。

印度内政部长基伦里吉朱 (Kiren Rijiju) 向议会通报了在无法安装普通栅栏的区域(地形崎岖处、河流、沼泽)安装“智能栅栏”的计划。“智能栅栏”由非实体的障碍物构成,如激光墙、闭路监控系统和能够将震动绘制成像的声学雷达。此外,还要堵住边界地区的漏洞,除在边界地区修建道路和前哨、引进高科技监视设备、进行更有效的机动巡逻外,还要安装泛光灯、增加人员。这些措施非常重要,但有时候入侵的中国军队会摧毁印度掩体,损毁甚至掳走监视设备。

印度国防部次长萨布哈什巴姆拉 (Subhash Bhamre) 博士告诉议会说,逐渐强化武装部队并提高其战斗力以应对各种安全挑战不可能一蹴而就。
“武器和弹药的采购需要按照长期综合展望计划、五年计划、每年的采购计划以及第 12 个国防计划进行。”他解释说。印度拥有 120 万常备陆军,另外还有空军 140139 人,海军 67109 人。

在中央、各邦和边境都设有负责作战任务的多级安全机构。印度内政部是处理国内所有安全事务的枢纽机构,其主要职责是通过负责预防、管制和调查的下属机构来维护国家稳定。印度共有七支武装警察队伍,人数共计超过 130 万,这七支部队分别是:国家安全警卫队、中央后备警察部队、中央工业安全部队、边防安全部队、印藏边防警察部队、阿萨姆步枪队和武装边防部队 (Sashastra Seema Bal)。
最后四支队伍各自都担负着具体的边境管理职责,同时也会定期执行分派下来的反叛乱任务。

国家安全委员会是政府的执行机构,负责整合全国的政策制定和情报分析工作,并就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问题为总理办公室提供咨询意见。内部安全的其他利益相关方有:税收情报局、消费税和海关中央委员会以及铁路保护部队。

鉴于印度的丰富多样性,要想在其境内实现全面团结还面临着诸多挑战。尽管阻力重重,但印度在维护国内和平方面还是在不断取得进展。政府和私营部门正努力在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加强合作。印度要落实全政府解决方案,其军事和安全部队依然是关键所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