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称应对南亚和东南亚极端分子需要新对策

报告称应对南亚和东南亚极端分子需要新对策

《论坛》工作人员

雅加达智库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 (IPAC) 2017 年 5 月发布报告称,在反恐领域,南亚和东南亚间的界线正变得模糊。

因此,各国政府、新闻工作者以及非政府组织应当致力于“深入理解这种互动并找到可强化本地抵御极端组织招募能力的方法”,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在这份题为《东南亚与孟加拉国的极端主义如何相互交织》的报告中这样指出。

“在‘伊斯兰国’[‘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和地区人口流动性日增的推动下,孟加拉国极端分子与东南亚极端分子之间的勾连正在增加。”报告指出,“至少在反恐规划方面,也许是时候将两地作为一个更大的地理单元加以考虑了。”

报告对地区极端分子相互勾连的各种方法进行了记录。报告发现,其中一些新现象有:受到激进化的孟加拉国籍劳工正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成立基层组织来策划回国恐袭;孟加拉国在马来西亚的留学生正与孟加拉国国内“伊斯兰国”支持组织结成伙伴关系;孟加拉国与东南亚“伊斯兰国”参战者在叙利亚相互接触;支持“伊斯兰国”的马来西亚人和菲律宾人正在招募孟加拉国人在菲律宾南部进行作战;印尼人与马来西亚人正通过与流亡孟加拉国的罗兴亚人接触,寻求为这些在缅甸受迫害的穆斯林兄弟提供帮助。

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所长以及报告作者悉尼·琼斯 (Sidney Jones) 说:“所有这些联系之所以建立,乃是由于孟加拉国与东南亚之间的人口流动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宽松时期。”

该报告还通过回顾 1980 年代末期“伊斯兰之家”/“伊斯兰祈祷团”极端组织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地区所设的训练营,对南亚与东南亚两地极端分子间的历史联系进行了检视。例如,2016 年 7 月发生在孟加拉国达卡一家高档面包店的袭击表明,几名袭击者以及其所属组织的其他许多成员曾经或正在马来西亚的大学就读。(图:在 2016 年 10 月对孟加拉国加济布尔县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发动突袭后,孟加拉国特警队员正在楼顶进行警戒。)2017 年 1 月和 2 月,一批希望前往棉兰老岛的孟加拉国难民在马来西亚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在马来西亚沙巴州为这些难民提供帮助的马来西亚人和菲律宾人,这一情况表明,这两个地区有着更为密切的互动网络。

报告称,尽管东南亚和孟加拉国间已开展交流来共享反恐信息,这些交流计划可能还会得到强化。例如,孟加拉国参加雅加达执法合作中心的一些项目。

琼斯说:“孟加拉国和东南亚的执法机构可以更有效地了解对方的极端分子网络并强化信息共享。”报告建议,印尼国家反恐局可以创建一个办公室,专门负责包括孟加拉国、缅甸和菲律宾等国在内的极端分子跨境勾连事宜。

报告称,政府的出国劳工培训计划和公民社会组织也可制定相应培训模块,以增强这些劳工在东道国对激进化宣传的抵抗力,同时在孟加拉国、印尼和菲律宾之间共享相关最佳实践。

报告指出,各国政府应拓展相互合作。例如,“为从非政府渠道获得更多有价值的报道和更好的分析,一流新闻工作者之间开展更多交流同样很有帮助,”琼斯如此说道。

“现在并不缺少可能的计划点子,但无论实施何种计划,首先都要认识到孟加拉国和东南亚有着可以携手解决的共同问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