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 人权

改善 人权

区域多边贸易协定可以提高生活质量,创造机会

悉达多·斯里瓦斯塔瓦 (Siddarth Srivastava) 和雅各布·道尔 (Jacob Doyle)

2015 年 12 月,愤怒的韩国农民前往肯尼亚内罗毕,抗议自由贸易带来的一大陷阱:这些农民认为,廉价进口产品正在逐渐让他们丧失谋生之道。

肯尼亚内罗毕,世界贸易组织(简称“世贸组织”)的会谈正在进行,这 15 位农民忽然出现,在大雨倾盆的国家档案馆外,唱起抗议歌曲,打出横幅:“抵制世贸组织,拥护粮食主权!”

这群抗议者的发言人郑海燕 (Hey Yeon Chung,音译)表示:“我们是代表韩国女农民协会到这里来对世贸组织提出抗议。世贸组织迫使我们向廉价的国外农产品开放市场。国外农产品进入市场会造成价格暴跌。韩国农民无力与这样的低价竞争,只能陷入债务,离开农业。”

世贸组织是一个政府间机构,负责监管 164 个成员国之间的国际贸易。目前,世贸组织已经开始注意到上述诉求,并列出了加入世贸的十大福利。这些福利密切反映了从促进和平到提供可承受生活成本在内的各种公认人权。

前世贸组织总干事兼前新西兰总理迈克尔·摩尔 (Michael Moore) 告诉《论坛》说,他同意贸易协定可促进人权的说法,但这需要一定的条件。

摩尔说:“我认为国家间的贸易确实能促进人权,因为贸易让国家变得更富裕。国际贸易高度重视教育和技能获取,而各国随着技能提高也会变得更富强。不过,人权并非贸易的基础。”

2015 年,首尔,在反对与中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的集会上,一名韩国农民正手举标语牌。过去十年来,韩国农民越来越多地表达了对允许低成本进口产品压低国内农作物价格的贸易协定的担忧。 美联社

现行协议

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以来,印亚太地区签署了多个区域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其中最重要的是亚太贸易协定 (APTA)、东南亚国家联盟自由贸易协定 (AFTA) 和南亚自由贸易协定 (SAFTA)。

亚太贸易协定的年代最为久远,签署于 1975 年,主要目标是促进孟加拉国、中国、印度、老挝、蒙古、韩国和斯里兰卡等参与国的经济发展。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指出,亚太贸易协定“采取了互惠互利的贸易自由化措施”,通过广泛覆盖的商品与服务、协调一致的投资体制和自由流动的技术转让来致力于实现前述目标。

东盟自由贸易协定是东盟贸易集团成员国在 1992 年签署的一项协议,旨在消除成员国之间的进口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该协定当前共有 10 个签署国,分别是:文莱、缅甸、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

南亚自由贸易协定是 2004 年签署的一项协议,旨在建立一个以阿富汗、孟加拉国、不丹、印度、马尔代夫、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为成员国的自由贸易区。2011 年框架协议是该协定取得的一个显著成就。根据该框架协议,在 2016 年之前,成员国之间的所有商品贸易关税降至零。

除不丹外,印亚太所有国家都是世贸组织成员。

摩尔肯定了印亚太地区贸易协定在帮助实现广受认可人权(如工作权)方面所发挥的作用,但他并未将这些协定称作是人权的保障机制。摩尔说:“从整体上看,这些协定意味着我们今后可以发展得更好。”他还补充说,这些协定并不是要“强迫各国进行选举”。

如果自由贸易协定不能直接实现诸如自由选举等权利,也许以制裁的形式中止协定能达到目的。摩尔回忆起自己在解除南非种族隔离制度方面的经验。他说: “南非受到联合抵制,大多数国家都参与其中。”

摩尔说,自由贸易让制裁成为可能。

促进保护

摩尔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与联合国 2014 年发布的报告《太平洋贸易与人权》的结论相符。

报告指出:“从广义上讲,通过自由贸易实现经济增长可以增加可用资源,这可能有助于人权的实现,例如,健康权和食物权。与此同时,有人担心自由贸易并不一定导致经济增长,经济增长也并不会自动实现对人权的更大促进和保护。”

该报告对降低进口关税(关税是上述三项协定以及世贸组织的基石)是如何在多数情况下导致太平洋岛国的税收总额减少进行了研究——而这些岛国往往依赖进口税来支付道路、学校、医疗和国防等公共服务。报告补充说,虽然降低进口关税往往意味着消费者有更多的产品可以选择,但代价是必须对税收制度大动手术,通常做法是以销售时的增值税来取代进口税,但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使国家税收恢复到关税降低之前的水平。

关于农业部门的不公平问题,抗议者郑海燕表示,尽管她承认像三星这样的大型韩国公司可能会从世贸协定中获益,但她所代表的韩国农民在此类协定下却遭受重创。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道,世界第二大人口国、现为全球增长最快经济体的印度则与之形成了鲜明对照。印度的经济增长趋势与其加入世贸组织和亚太贸易协定、南亚自由贸易协定和其他众多涵盖面略窄的协定的步伐一致。此外,据全球领先的国际航运公司马士基航运公司称,从出口量来说,农产品是印度的最主要出口产品。印度的人类发展指数(即预期寿命、教育和人均收入的综合统计数字)也创下历史新高,与 1980 年相比增长了 60% 以上。

然而,对于如韩国农民所遇困境中体现的全球贸易带来的利益不均现象,世贸组织并非没有引起注意。
“我们在贸易中遇到的麻烦是未对农业和农产品予以足够考虑。”摩尔说,“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努力。”

根据这份联合国报告,这一努力包括在制定未来贸易协定时,更加重视人权“以便贸易自由化能取得更大成果”。

实现收益

报告所提出的“基于人权的贸易和投资方式”涉及七项原则,包括让国家行为体切实负起责任,交付尊重非歧视原则的贸易协定,促进包括边缘人群在内的所有群体参与,鼓励国际合作和援助,以确保较穷国家也能从贸易中受益。

为了落实这一新方法,报告建议各国政府要认识到自己有义务“确保贸易协定中所做出的承诺有助于实现而非破坏人权。”

“这表明我们迫切需要加强贸易官员和谈判人员对人权的理解能力,”报告继续指出,“并将基于权利的评估和措施纳入协议。反过来,对于人权官员和国家人权机构来说,他们也必须提高自己在贸易问题上的参与能力。”

联合国报告的作者之一、孟加拉国达卡大学经济学教授塞利姆·瑞罕 (Selim Raihan) 说,欠发达国家 (LDC) 需要进行这种能力建设,因为在过去的全球贸易谈判中,这些国家的利益往往受到忽视。

瑞罕说:“欠发达国家往往以被动姿态对待贸易谈判。他们不太积极,而且对全球级别的协议,它们的影响力有限,只能被动接受。在我看来,它们必须动员起来,集体发出声音。这样,在世贸组织内就会出现这样一个由欠发达国家组成的论坛。”

瑞罕补充说,这种论坛能够加强当前世贸组织内由 36 个国家组成的欠发达国家集团的影响力。瑞罕说,对欠发达国家来说,诸多课题中居首要者,同时也是其长期以来的需求,是能够更加自由地进入经济更发达国家的粮食市场,这也要求它们对自己的进口关税和农业补贴加以改革。欠发达国家谈判人员加强对国家贸易和贸易法的了解,并发出共同呼声,有助于实现这一目标。

瑞罕说:“人权最根本的原则之一就是对参与这一发展进程的人的一种经济解放。他们需要得到有效代表。但在我看来,不幸的是,在很多贸易谈判中,情况并非如此。在不同情况下,对人权的定义和认知可能有所不同,但其重要性不可否认,世贸组织必须认真对待,也许世贸组织需要提出与贸易和经济协定相关的某种人权定义。”

提高贸易协定的标准、对人权问题给予更多的有效考量,这一要求是否过分?各国是否会将此列为自己的优先事项?

“它们应该这么做,没错。”摩尔说,“随着国家日益富裕,它们的期望值也会水涨船高。各位都已经看到,在我所在的地区,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了。韩国、台湾、日本等都是如此。我们都缺乏耐心。我们讨厌只能干坐在这里,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但有时形势比人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