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的 歧视运动

新疆的 歧视运动

中国的镇压或起反作用

最近,中国坚决否认关于西部省份新疆关押穆斯林少数民族 (主要是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的“再教育营”的报道。中国官员胡联合对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ERD)表示,新疆“不存在任意关押”、 “不存在再教育中心”。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指出,关于新疆拘留营的报告“是基于未经核实和不负责任的‘信息’ ,根本没有事实依据”。

然而,大量事实和可公开获得的材料(地方政府公开文件、照片、卫星图像以及大量证词)证明情况恰恰相反。阿德里安·曾茲、里恩·通姆、杰西卡·巴特克和章闻韶(仅为几个例子)等国际学者以学术方法为基础的杰出工作对于揭示这一现实很有帮助。

关于再教育营是否存在的辩论已有定论,现在更为重要的是,讨论这些政策对中国自身利益可能产生的影响。

简言之,中国的目标是通过大规模监视和“去极端化”体系去打击极端主义、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这“三大邪恶势力”。这一战略不但不会取得成功,反而可能导致与维吾尔人及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的彻底疏远,并可能大大加剧国内外的激进主义。

2013 年和 2014 年,中国的恐怖主义活动激增,造成全国各地数百人伤亡。在中国境外,自 2013 年以来数千名维吾尔族武装分子在叙利亚拿起武器,接受训练,其目的是最后要与他们的终极敌人——新疆的中国当局作战。事实证明,中国自 2015 年以来的反恐怖主义运动是有效的,因为此后该国几乎没有再发生过任何袭击。袭击减少是由于安全机构在新疆处处设防。在中国,甚至在世界其他地方的监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密。警察和军事人员不间断监控巡逻新疆的街道和乡村。技术在这个领域是新要素,比如互联网监控、人脸识别、语音识别、集成闭路电视摄像头, DNA 记录等。此外,“教育转化”运动致使中国大量穆斯林公民(至少几十万人)受到拘禁。他们被关押在为“受宗教极端主义和暴力恐怖主义意识形态影响”的社会成员去极端化而建造的新营地。

尽管中国的铁腕手段在表面上有效,但并非没有代价。

首先,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可能在暗地里悄悄加强。在目前的安全机制下,恐怖主义暴力似乎不太可能发生,因为任何未遂行为都会立即受到镇压。然而,在那些因感觉自己因为文化特征和宗教信仰受到迫害、压制的人们的心中,宗教极端主义只会加强。

其次,中国对维吾尔族的政策已刺激维吾尔族侨民和世界各地的非政府人权组织向各国政府和联合国施加压力,迫使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反对中国。北京不应指责美国和西方媒体故意散布虚假信息伤害中国,而应当提供更多关于新疆局势的信息,提高透明度。事实上,西方媒体的言论并非是对造成世界对中国产生不良印象的主要因素,因为大部分信息是由国际学者揭露 ;相反,事实是直到 2018 年 8 月 13 日中国被迫对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 CERD )做出回应之前,他们从未就此问题发表过任何看法。“新疆自治区始终尊重和保障各民族人民的人权,始终保护各民族公民的自由和权利”, “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得到充分保障”——这种说法除了让北京的声音失信于国际外,别无其他用处。

第三,中国的行动也将刺激世界各地的激进分子。中国境外存在维吾尔分离主义组织,他们是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叙利亚活动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IP)。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及 IS 等其他组织可能会从南亚和中亚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居民对中国的不满当中受益,借此招募战斗人员。恐怖分子试图为新疆的民族和宗教群体复仇——中国在国外(特别是在中亚和巴基斯坦)有许多基础设施项目,均可能被他们作为袭击目标。

从中国政府利益的角度分析新疆局势,很难看出他们如何能通过对穆斯林人口的大规模镇压获益。这种政策极有可能加剧国内的民族仇恨、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并可能会使中国成为国外恐怖组织的袭击目标。简而言之,这种疗法可能会比疾病本身更有害。

本文最初于 2018 年 9 月 15 日在互联网新闻杂志《外交家》上发表,文章经过编辑以适应《论坛》排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