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益壮大的 锐实力

日益壮大的 锐实力

中俄独裁政权越来越多地 通过操纵、欺凌和分化手段 去推进他们在民主国家的议程

《论坛》员工

中国和俄罗斯政府正在发动一种新式信息战,这种信息战日益依赖所谓的“锐实力”——这个词是由研究人员克里斯托弗·沃克和杰西卡·路德维格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2017 年 12 月的报告中创造。

这两个专制国家在过去十年间投入数十亿美元,以超越传统魅力举措或宣传运动概念的方式影响民主国家。华盛顿这家基金会及智库发布的 156 页报告—— 《锐实力:日益壮大的专制影响》的作者指出,虽然大多数国家希望影响世界上其他国家对他们的看法,但中俄两国的战术具有胁迫性。

“我们迄今所理解的专制政权‘软实力’其实更适合归类为穿透、渗透或打破目标国家政治和信息环境的‘锐实力’。专制国家与民主国家之间开展的新竞争中,专制政权的‘锐实力’技术应视为是他们匕首的刀尖——或者说实际上是他们的注射器,”沃克和路德维格写道。沃克是该基金会的研究和分析副总裁,路德维格为研究和会议主管。

“这种专制影响主要并非是采取吸引甚至说服,而是以分化和操纵为中心。这些雄心勃勃的专制政权系统地压制国内的政治多元化和言论自由,并且越来越多地寻求在国际上推行类似原则,以保障自身利益,”作者写道。

约瑟夫·奈尔 2018 年 1 月在《外交》杂志上发表的报告分析中解释道:“锐实力即欺骗性地使用信息,这是一种硬实力。”奈尔是美国一位杰出的政治科学家,他在 1990 年的一本书中提出“软实力”一词。虽然中国与许多国家一样,利用文化、签证、援助和投资赢得外国人的心和思想,但他们的活动已变得更具颠覆性和渗透性。

2016 年 2 月,基辅荷兰驻乌克兰大使馆外展示荷兰艺术家文森特·梵高的旗帜。《荷兰、
乌克兰-欧洲联盟协议》签署之前,活动人士要求荷兰人民勿听信俄罗斯的宣传。荷兰议会最终于 2017 年通过了该协议。路透社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的安妮-玛丽·布雷迪在 2017 年接受《经济学人》杂志采访时将中国侵略性的虚假信息运动描述为“通过引导、收买或胁迫获得政治影响”的“新全球战役”。

沃克和路德维格认为,民主政府和社会必须重新评估他们应对尖锐实力战术的方式,特别是考虑到互联网和通过社交媒体流动信息的规模、性质和速度。他们在报告中指出,民主国家不仅应“对恶意的专制影响进行预防”,而且还应“代表自己的原则采取更加坚定的姿态”。

两位作者分析了关于中国和俄罗斯在南美的阿根廷和秘鲁及在中欧的波兰和斯洛伐克所开展活动的案例研究。他们还评估了专制政权以邪恶方式将其政治观点输入其他民主国家的证据,输入对象涵盖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到欧洲、非洲。

“单独来看,针对特定国家的专制影响努力似乎相当无害或无效。但是,当俄中两国在世界各地看似不同的活动叠加在一起时,就会出现更令人不安的景象,”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

利用不对称性

沃克和路德维格解释道,虽然中俄使用不同方法,但他们都在利用民主国家的开放性,同时关闭本国的实际边界和虚拟边界,抵制外部影响。

作者写道,中国首先利用锐实力来压制对其自我描述提出的挑战,有效地操纵、审查信息和行为。“中国政府的目的往往是把中国描绘成不采用民主政治体制的良性外国影响力或经济发展的典范。”此外,“在中国捍卫、推广其一党制的运动中隐含着对民主策略性的批评,认为民主效率低下、混乱,对经济发展催化作用薄弱。”

中国已选择采用民主社会的许多传统工具来推行其锐实力计划,并让年轻的民主国家感觉采取一党制更有利。他们利用国家资助的研究中心、媒体渠道,通过孔子学院提供的语言培训和人员交流吸引拉美及其他地区年轻民主国家的政治家、记者、学者,以改变政策并影响更广泛的支持者群体。
例如,各种新闻报道显示,中国实体在澳大利亚向政党、个人候选人和大学捐款,在报纸上购买版面,通过控制中国学生来宣传国家观点,抑制澳大利亚校园内的辩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新民主国家许多当地行为者都不知道在中俄民间社会各部门,这些渠道是不对他们本国公民开放的。“这些努力是莫斯科和北京打入民主系统,以鼓励合作和消除对其专制政权批评意见这个大目标的一部分,”作者解释道。此外,他们发现,中国经常会向当地联系人施压迫使他们去控制、平息对立的声音和行为者。这些联系人通常包括中国过去曾动用间谍监督的华人移民。

锐实力“试图渗透和颠覆政界、媒体和学术界,暗中宣传本国正面形象,误传和歪曲信息,压制异议和辩论,”奈尔在《外交》杂志中指出, “中国锐实力有三个突出特点——普遍存在、滋生自我审查、难以确定是中国政府所为。”

联姻金融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报告作者还发现,专制国家将经济杠杆与锐实力相结合,推动其政治议程—— “这方面,中国尤其驾轻就熟,他们会通过间接渠道施加不同强度的压力,除非结合北京的其他影响力行动去评估中国的商业活动,否则这些压力并非总是显而易见。”

拉丁美洲开放与发展中心研究员胡安·卡洛斯·卡登纳尔撰写了该报告关于拉丁美洲的章节,他认为金钱对于中国在拉美的锐实力举措尤其重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 2016 年末承诺,他们到 2020 年将培训1万名拉丁美洲人。卡登纳尔写道,中国的免费培训、交流方案和奖学金等人员交流对于笼络拉美地区精英非常有效。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洲论坛高级研究员埃文·费根鲍姆认为,中国在世界各地运用多种经济杠杆。中国利用外国直接投资在其他国家推动制定有利于本国的规则和规范。费根鲍姆在 2017 年 7 月基金会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在非洲,中国基本上是迫使各国将欠他们的债务转为股权,迫使各国接受和雇用中国工人、采用中国技术和工程标准及采购规则。

A Lotte Mart in Beijing features empty shelves days after the South Korean firm Lotte Group agreed to provide land in southeastern South Korea for the Terminal High-Altitude Area Defense system, or THAAD. Lotte Duty Free alleges cyber attacks by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knocked its shopping websites offline for more than six hours a few days after the deal was signed. THE ASSOCIATED PRESS

中国还通过限制进入其国内市场来施加经济压力。例如,在韩国企业——口香糖制造商、零售巨头乐天集团向韩国政府提供土地用于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THAAD)的电池之后,中国便将该公司拒之门外。据路透社报道,在乐天于 2017 年 2 月签署土地交换协议后几个月内,中国监管机构以违反消防规定为由关闭了该国 112 家乐天玛特连锁店当中大部分店铺。

中国也会采取惩罚性措施。2017 年 11 月,蒙古允许达赖喇嘛访问其首都乌兰巴托。费根鲍姆指出,为此中国对蒙古商品出口征收关税。据蒙古英语新闻机构
The UB Post 报道,之后中国外长王毅在 2018 年 1 月表示,中国政府希望蒙古“吸取教训”,不再邀请达赖喇嘛。

俄罗斯的策略

与此同时,俄罗斯对锐实力的使用方式更直接地试图破坏民主国家的健康和信誉。

报告作者解释道,“北京试图主要通过积极的投资、合作和不诚实的推销来提高自身地位及扩张势力,而莫斯科无论表面上或实际上都主要是试图通过拖垮其民主国家对手来让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波兰智库——公共事务研究所总裁亚切克·库恰尔茨克认为,俄罗斯利用当地社会现存的失望和不满情绪挑起动乱及腐化公共政策。库恰尔茨克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报告撰写了关于波兰政治两极分化的一章。

俄罗斯也采用了类似于中国的手段去破坏他们在国际社会中的敌人。库恰尔茨克发现,俄罗斯政府一直在试图通过让人们继续讨论波乌两国之间历史上的紧张关系去破坏波兰对乌克兰新民主政府的支持。报告指出,俄罗斯政府还试图摧毁波兰和斯洛伐克对欧洲、对北约的归属感,并试图破坏他们的民主治理。

2016 年 1 月,在俄罗斯媒体散布关于三名穆斯林男子在柏林强奸一名俄裔德国女孩,挑起政治动乱的虚假报道之后,德国抗议者在总理府外举标语:“今天是我的孩子,明天就是你的”。德国警方很快就辟谣了这个报道。俄罗斯还曾干预美国、法国的政治和选举。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库恰尔茨克写道,“本土民粹主义者提出的具体政治见解与俄罗斯的宣传之间存在许多危险的联系,同时中国有计划地将自己描绘成一个超现代、仁慈的大国,并宣传专制制度能比自由民主体制更好地推动经济增长”。
俄罗斯甚至比中国更多地在国际上扩张其国家媒体势力,向其他国家传播虚假信息,包括干涉外国选举。

库恰尔茨解释道,比如在波兰,第三方网站经常转载俄罗斯媒体的报道,使可能没那么信任这些俄罗斯信息的当地居民觉得其可信度提高。同时,专制政权(特别是中国)限制其公民上网、使用社交媒体平台,并审查新闻和网络内容。如此,这些政权享受全球化带来的好处,但拒绝在本国采纳自由公开交流和透明的原则。

此外,沃克和路德维格总结指出,中国和俄罗斯针对新建立、较脆弱的民主国家下手——鉴于这些国家对民主社会的战略价值,此类行动尤其令人不安。

美国及其盟国和伙伴必须采用基于民主价值观的新措施和新工具去对抗中俄在国际上开展的信息和思想控制运动。作者告诫说,如果“强大的民主国家不应对挑战,那便是放弃领导作用,放弃盟友,忽视自身的长期安全”。

“如果这些国家及其他资源充足的独裁政权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保持目前的势头,那么他们可能会严重损害年轻民主国家的正直性。这反过来又将对全球安全与繁荣所依赖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造成毁灭性打击。”


五个关键信息传播步骤打击中俄对民主国家的胁迫行为

解决中俄信息短缺问题。在所评估的四个民主国家中,关于中国政治制度及其外交政策战略的信息往往极其有限。很少有记者、编辑和政策专业人员对中国有深刻了解,并能与本国其他人分享其知识。这同样适用于拉丁美洲等地对俄罗斯的了解,但中欧对当今俄罗斯的了解较多。

揭露专制影响。中俄的锐实力行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伪装——将由政府指导的项目伪装成商业媒体或基层协会的工作,或比如利用当地行为者作为外国宣传渠道和外国操纵工具。为抵制这些误导行为,民主国家的观察员应将其置于聚光灯下,并全面地加以分析。

民主社会预防恶意的专制影响。专制影响行动的性质和技巧曝光之后,民主国家应加强内部防御。专制举措旨在与民主社会的政治精英、意见领袖及其他信息门户建立关系。莫斯科和北京的目标是打入民主国家内部,赢得支持者并消除对其专制政权的批评。

重申对民主价值观和理念的支持。如果专制锐实力的一个目标是让非自由政府形式合法化,那么它只有在民主政体及其公民忽视自身原则的情况下才有效。民主政体高层领导人必须明确、一贯地传达民主理念,并就可接受的民主行为标准树立明确标志。

重新界定“软实力”。最后,记者、智库分析人员及其他政策精英需要认识到思想领域专制影响行动的实质:它是腐蚀性和颠覆性的“锐实力”工具,会对目标民主社会造成很大破坏。冷战结束以来使用的概念词汇似乎已不足以描述当代的情况。

来源:克里斯托弗·沃克和杰西卡·路德维格,《锐实力:日益壮大的专制影响》,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017 年 12 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