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设

架设

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斯科特·斯威夫特海军上将通过自下而上面向解决方案的计划推动创新

汤姆·奥格登 (Tom Ogden) 海军中校/美国海军

斯科特·斯威夫特海军上将

美国太平洋舰队发起的“桥梁”计划旨在让所属 14 万海军人员分享他们对海军所面临挑战的解决方案。“桥梁”计划有助于指导海军人员把创意从构想变为现实。

该计划是在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斯科特·斯威夫特 (Scott H. Swift) 海军上将的倡导下发起的,它加强了海军网络的有机性,通过推动教育、赋能授权、激发联系和促进转化来促成协作和产生创意。

“桥梁”计划还鼓励海军人员通过创新视角来感知工作环境,将挑战视为机遇而非障碍。“桥梁”计划注重培养海军人员的能力,使其能够创造并保持一种以变革、灵感和创造为特色的文化。

简而言之,“桥梁”计划是一种信念和承诺,即:对最好的创意可能来自任何地方的信念,对绝不让海军人员在追求解决方案时孤立无助的承诺。

使命与目标

“桥梁”的使命是探索、发现和培育整个舰队所面临挑战的解决方案。“桥梁”的目标是为美国海军提供一个平台,通过把具有作战效能的解决方案从概念转化为试点设计乃至正式项目,从而充分地利用全体官兵的才智盈余。

愿景

“桥梁”的愿景是创造这样一个未来:所有美国海军人员都可以通过“教育、联系、授权和转化”四大关键支柱来自由地产生、改进和转化其创意,为舰队解决方案的发展做出贡献。该计划进一步推进了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的关注重点,即强调作战、快速学习、强化海军团队建设以及建立伙伴关系。此外,它完美地契合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保持一支富有韧性的队伍、时刻准备战斗、加强国际秩序、可靠发挥领导力、迎接机会和投送兵力”的指导意见。

该计划的初始试点项目于 2016 年 1 月至 5 月展开,包括一系列对夏威夷瓦胡岛上海军现役和文职人员开放的现场活动。第一个活动是一个快速创新研讨会,其目标是教会海军人员如何提出并有效地推介自己的创意。随后的活动则让他们有机会将自己的创意推介给更多听众并由专家进行评估——专家们不但会对他们的创意内容进行评估,还会帮助他们改进演讲表述。

经过这些活动,有两名海军人员被选中,向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以及太平洋战区的其他海军高级领导人介绍自己的创意、试点设计以及将其概念转化为正式项目的建议路径。“桥梁”计划还为这些海军人员分配了导师,指导他们找到能为其提供资助和进一步检验他们创意的组织。

2017 年 4 月,在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斯科特·斯威夫特海军上将正在回答问题,提问的是来自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斯特雷特”号和“杜威”号上的海军官兵。拜伦·林德 (BYRON C. LINDER) 海军上士/美国海军

目前,“桥梁”计划已进入第二个年头,并一如既往地继续取得丰硕成果。“桥梁”计划将继续把试点时的激情与活力带给整个舰队,促进美国太平洋舰队发展出愿意尝试、不惧失败且能够解决问题的文化。

“桥梁”计划自启动以来已规划了两个项目,一个是 2017 年夏季在私营部门开展的为期 5-6 周的奖学金项目,该项目力求促进海军和工业界间建立联系和交流想法;另一个是 2018 年春季开展的为期 5 天的创新集训营,目的是为参训海军人员提供关于创新方面的培训。通过这些机会,“桥梁”计划推动着海军人员不断从现实世界中学习,并在这一过程中检验和实践各种快速学习场景。

“桥梁”计划还在那些参与计划的“桥梁建设者”中创造了一种社区归属意识。这个学习与创新社区通过破除交流障碍,确保打造一种通过从创意产生到实现的生命周期来进行学习的文化。当重要的机构利益相关者之间建立联系并处在可对增强创意采集系统灵活性施加影响的最佳位置时,创意将产生真正的影响力,此时意味着“桥梁”计划取得了最大的成功。“桥梁”计划是一个团队协作项目,需要三方共同努力:解决问题的普通海军人员、认可并支持创新过程的高级领导人以及使创意得以转化为正式项目的资源赞助者。

是什么让“桥梁”计划如此特别和成功?作为一项深受海军人员和高级领导支持的创新计划,“桥梁”清楚地展示了来自海军人员的关于此类计划的需求信号。除海军人员的参与外, “桥梁”还在领导层的参与和支持下蓬勃发展。海军人员感到被授予更多权力来分享创意,因为他们知道领导层将会听到并支持他们的创意。

“桥梁”计划已得到斯威夫特海军上将和其他海军高级领导人的认可、参与和投入。这也鼓励了其他领导人以开放的心态来看待这些创意并以宽容态度来对待失败。这样的环境营造了一种创业精神和鼓励探究的生态系统,鼓励海军人员聪明地进行冒险。

项目活动的全过程基本都是面对面互动交流,从第一次快速创新研讨会到首届“创意推介大会”(Pitch Fest) 活动、再到与导师的会谈乃至最后对高级领导人进行演示陈述,无不如此。这使得提出创意的下级人员和能够实施这些想法的高级领导人间建立起有意义的联系。它还提供了一个实时的协作环境。反馈即时,通常具备可操作性且绝对真实可靠,而在虚拟环境中一般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值得一提的是,来自普通海军人员的这些创意既有共同点,也各有不同之处。它们来自各种各样的现役和文职人员,且提交创意者分布于何类人员方面也无特定模式。这些创意还借助不同类型的方案来解决问题。这些差异十分重要,它们共同为海军人员和利益相关者创造了无与伦比的价值,不断巩固了“桥梁”作为一个广泛且强大的创意生态系统的地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