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 警戒

海上 警戒

马来西亚利用海上基地防范恐怖威胁

《论坛》工作人员 | 照片承蒙马来西亚皇家海军提供

马来西亚皇家海军司令卡玛鲁查曼·艾哈迈德·巴达尔丁海军上将

那些激进分子人数在 235 人左右,其中一些还带有武器。他们从菲律宾南部的苏禄群岛乘摩托艇从海上袭来,目标是占领马来西亚沙巴州(过去也称“北婆罗洲”)的部分地区。

这就是现在称作“2013 年拿笃对峙”的武力冲突事件,激进分子和马来西亚安全部队都在此次冲突中付出了沉重代价。此次事件也激发了马来西亚在抵御海上恐怖威胁方面的新思路。

华盛顿特区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一份分析报告指出,恐怖组织 “苏禄与北婆罗州苏丹国皇家安全部队”在 2013 年 2 月 11 日的入侵企图,让马来西亚和菲律宾都感到震惊。此次事件还促使马来西亚军方提出了一个创新解决方案,即创建固定和机动相结合的海上基地来阻止海上威胁,防止恐怖分子登陆海岸。

马来西亚政府与私营公司合作,把一座退役的石油钻井平台和两艘货轮改造成海上基地,作为军事人员的前哨基地。同时,这些基地还将作为高速拦截船、巡逻艇、直升机和无人机的出发基地。

马来西亚皇家海军司令卡玛鲁查曼·艾哈迈德·巴达尔丁 (Kamarulzaman Ahmad Badaruddin) 上将告诉《论坛》:“如果你陷入危局或面临挑战,你必须对所有这些挑战认真审视,并将它们转危为机。在解决一些能力差距方面,这是一种非常有创意的方法。”

引发此次海上基地项目的入侵事件,始于嘉玛鲁·吉拉姆三世 (Jamalul Kiram III) 试图宣称对一块争议之地(即菲律宾对马来西亚主张主权的沙巴州东部地区)拥有主权,吉拉姆三世是诸多自称为苏禄苏丹皇室继承者之一。

在接到威胁警报后,马来西亚安全部队包围了拿笃的丹道村,并在数周谈判未果后发起攻击,击溃了入侵的激进分子。对峙最终以 56 名激进分子、6 名平民和 10 名马来西亚安全部队人员丧生告终。

货轮改装的汤-阿奇赞基地可容纳 99名乘员,并配有住宿舱、洗衣房、食物库、通信室以及饮水供应室。

卡玛鲁查曼说,此次冲突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沙巴东部地区的海洋领域需要全年 365 天、全天 24 小时的安全保护。该地区位于马来西亚东部,拥有 1733 公里崎岖海岸线和 53000 平方公里海域。

如今,这里面临的安全威胁较  “拿笃对峙”时期更为复杂多样。

卡玛鲁查曼解释说,“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简称“伊斯兰国”)的影响力已遍及菲律宾南部地区,受其激励,诸多激进组织在马来西亚近海展开行动、威胁地区安全,其中包括阿布沙耶夫组织 (ASG)、摩洛伊斯兰自由斗士组织以及苏莱曼酋长运动组织等。

其中,在马来西亚东部海域大量从事绑架勒赎活动的阿布沙耶夫组织还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卡玛鲁查曼说:“它们将恐怖主义元素带入本地区,对此我们必须重点加以关注。”

除建造海上基地外,马来西亚还正在与印尼和菲律宾携手合作,就联合海上巡逻事宜进行协调。“他们 [阿布沙耶夫组织]利用一切机会实施绑架勒赎活动。”他说,“不过我们几个国家间拥有高度的信心和信任。国家最高层面正在讨论如何将这一概念付诸实施。”

关于在海上驻扎军事人员作为第一道防线,卡玛鲁查曼将军表示,政府已与海上基地项目的资助者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下称“马国油”)结成了公私合作伙伴关系。

马来西亚武装部队 (MAF) 与马国油合作,把一座退役的石油钻井平台和两艘集装箱船翻新改造为三个海上基地,其名称分别是:沙丽发-罗扎 (Sharifah Roziah)、汤-阿奇赞 (Tun Azizan) 和邦加-马斯-5 号 (Bunga Mas 5)。

这些海上基地容量惊人。例如,由货轮改装的汤-阿奇赞海上移动基地可容纳 99 名乘员,并配有住宿舱、洗衣房、食物库、通信室、发电室、饮水供应室和军用装备室。

汤-阿奇赞基地以已故前马国油总裁汤-阿奇赞·再纳·阿比丁 (Tun Azizan Zainul Abidin) 的名字命名。石油钻井海上基地是一个固定平台,以已故马来西亚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 Putra Al-Haj)的第三任妻子、已故的汤-沙丽发·罗扎 (Tun Sharifah Rodziah) 的名字命名。

根据马来西亚皇家海军提供的资料,这些配有雷达的海上基地拥有多重功能,其中包括:

  • 指挥控制:平台可充当指挥控制中心对军事行动进行协调。在直升机、无人机和拦截船的协助下,它们能够阻断恐怖分子或海盗渗入马来西亚领海。
  • 指挥控制:平台可充当指挥控制中心对军事行动进行协调。在直升机、无人机和拦截船的协助下,它们能够阻断恐怖分子或海盗渗入马来西亚领海。
  • 后勤支援:这些海上基地不只供马来西亚军队使用,警方与政府机构也可以使用。它们可为船舶和直升机加油,提供医疗服务和医疗后送,甚至可为船员用餐和休息提供舒适的环境。
  • 威慑:海上基地的存在对恐怖主义威胁是一种显在威慑。

这些货轮和石油钻井平台的改装以及海上基地的人员配备所需资金由马国油及其下属的马来西亚国际船运有限公司 (MISC) 提供。改装货轮上的船员也都来自前述船运公司。卡玛鲁查曼说,这些平民船员接受了军方的训练,并成为马来西亚皇家海军的辅助人员。

该退役石油钻井平台经过改造,如今成了一个可出动船只和直升机的固定海上基地。马来西亚石油巨头马国油捐赠了钻井平台并出资进行了改造。

卡玛鲁查曼说,这些投资还给马国油及其子公司带来了利益。首先,保护自己投资(即货船与钻井平台)对马国油和船运公司有利,而海上基地也能够为这些提供保护。其次,在人力资源方面,公司也能得到好处。

他们发现,在统一制服和接受军事训练后,“船员变得更守纪律”,卡玛鲁查曼说,“他们也变得更爱国,因为他们感到自己在为国家安全做贡献。”

卡玛鲁查曼将军说,这两家公司通过这种方式给自己的业务带来好处,而马来西亚政府则获得了“免费”工作人员。

不过,这些基地并非仅供军队使用,其他部门也可以使用这些基地,如马来西亚警方、海关以及海事执法局等。“这个[海上基地概念]把人们聚集到了一起。”卡玛鲁查曼将军说,“它打破了障碍和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这实在令人兴奋,我们对这个结果感到满意。”

也许最大的好处是缩短了反应时间。将军说:“我们需要更快地对威胁做出反应。”

新方法,老概念

虽然马来西亚私人资助的海上基地开辟了现代军事规划的新领域,创建海上基地却是一个多世纪前就有的老概念。

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 2011 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中,退役美国海军上校山姆·唐格瑞迪 (Sam J. Tangredi) 指出,自美国海军在上个世纪初成为全球力量以来,就一直在使用海上基地。唐格瑞迪这样写道,“二战中,为美国作战舰队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航程与行动自由的‘舰队后勤船只’[即为战舰在海上提供补给保障的辅助船、油轮、补给船等]”可被视为海上基地,正是它们让作战舰队得以在海上或孤立停泊点获得补给。唐格瑞迪当时在“战略洞察”(Strategic Insight Ltd) 咨询公司担任区域主管。

长期以来,美国军队都利用水面舰艇运送补给并为飞机与打击系统(如战斧巡航导弹系统)提供支援。

马来西亚的创新之处在于该国征用了一家私营公司来为海上基地提供资金和人员,且这些基地原本并非用于该目的。在马来西亚《每日快报》的一篇报道中,国防部长达图·斯里·希沙慕丁·敦·侯赛因 (Datuk Seri Hishamuddin Tun Hussein) 表示,其他国家也可复制这一模式。

“我们利用了那些不再使用的资产,例如马国油空置的钻井平台,并让马国油对其进行了升级。”他对《每日快报》说,“建造和维修成本均由马国油承担。这个海上基地的实现运用了创造性方法,是我自己倡议的结果,这种方法乃是世界首创,如今已成为其他国家国防建设的典范。”

卡玛鲁查曼说,其他国家已开始向马来西亚打听它是如何建造海上基地的。他说,拥有资金雄厚的合作伙伴将会很有帮助。例如,马国油成立于 1974 年,被《财富》杂志列入全球最大公司榜单。

“我们正敦促大家通力协作。”他说,“很多人对我们如何做到这些充满兴趣。”

这些海上基地是东沙巴安全指挥部这一更大安全机构的组成部分,东沙巴安全指挥部则是在 2013 年拿笃对峙后成立的。

马来西亚增强该国东岸及其近海的安全部队已带来了回报。2016 年 12 月 5 日,在仙本那加雅岛附近的一次枪战中,马来西亚安全部队击毙了三名绑架嫌犯并逮捕了另外两人。

马来西亚首相将此次击杀和抓捕归功于战术上的转变以及国家在保护东沙巴居民上加大了力度。据《自由今日大马报》网站 freemalaysiatoday.com 报道,首相纳吉布·拉扎克说:“我们希望此次事件能够向犯罪分子发出警告,即我们对此非常认真,会用尽一切可能手段来保护沙巴人民,特别是沙巴东海岸人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