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归国 武装分子

海外归国 武装分子

马来西亚采用多方位 反恐策略应对威胁

《论坛》员工

2016 年 1 月,与伊斯兰国(ISIS)有关联的武装分子在印尼雅加达一处公交车站附近开枪和发动炸弹袭击,造成四名平民丧生。之后不久,伊斯兰国宣称对吉隆坡附近一间夜店造成八人受伤的手榴弹袭击负责,这是马来西亚第一起伊斯兰国相关袭击。随后在2017 年,受伊斯兰国煽动的武装分子控制菲律宾南部马拉维市长达五个多月,造成数百人丧生。人们担心伊斯兰国被逐出叙利亚和伊拉克之后会试图在东南亚扩大影响力。

近年来,伊斯兰国及其相关海外武装分子从叙利亚和伊拉克返回本国发动袭击的威胁在印太地区已成为现实。但是自伊斯兰国崛起以来,马来西亚所实施的反恐措施被证明基本能成功在国内控制此类威胁。至 2017 年12 月,马来西亚政府已挫败 19 起重大预谋,包括在吉隆坡夜总会发动袭击的计划,且自 2013 年以来逮捕了 340 多名恐怖嫌犯。2013 年马来西亚当局逮捕了四名此类嫌犯,2016 和 2017 年恐怖嫌犯逮捕人数增至 100 多名。此外,马来西亚法院还实现了各国恐怖相关犯罪定罪率最高,过去四年中对 100 多人定罪并宣判。

但专家指出,从事打击恐怖主义蔓延的军方和警方专家仍需保持警惕。例如,一些分析人士曾警告称,伊斯兰国在马拉维的大溃败可能会导致又一波外国武装分子从菲律宾转向印太地区其他国家。他们说,对马来西亚的威胁仍然较高。

马来西亚警察反恐部门主管 Ayob Khan Mydin Pitchay 于 2017 年 12 月下旬向亚洲新闻台透露,对马来西亚而言,“我将伊斯兰国列为(2018 年)头号威胁,因为其意识形态已经传播至全球各地。即使没有任何领地,他们依然能获得大量支持,并有许多同情者。”他说:“菲律宾马拉维是第二大威胁,因为伊斯兰国正在将力量拓展至东南亚地区。人们正在菲律宾加入他们(亲伊斯兰国组织),因为马拉维与叙利亚相比距离更近,更容易前往。”

据 Ayob Khan 的说法,政府已确认有超过 50 名马来西亚人在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但实际人数可能多得多。在叙利亚,伊斯兰国组建了名为“马来群岛单位”(Katibah Nusantara)的特殊部队,该部队由前往该地区的印尼人和马来西亚人组成。政府估计至少有 20 名马来西亚人在叙利亚作战被击毙,包括九名人体炸弹。

Ayob Khan 向亚洲新闻台透露,与此同时,至 2017年底至少有五名马来西亚人前往棉兰老岛加入恐怖组织。名叫马哈茂德·本·艾哈迈德的原马来西亚大学教师在与菲律宾士兵交火被击毙之前,曾帮助围攻马拉维的计划筹款,筹集了 50 多万美元。

 

澳大利亚警告恐怖分子可能策划袭击之后,士兵在吉隆坡一处大型购物区站岗。美联社

“据报道马哈茂德已被击毙,伊斯兰国可能丧失了在棉兰老岛非常有价值的渠道。”菲律宾和平、暴力和恐怖主义研究院院长、恐怖主义专家 Rommel Banlaoi 于 2017 年 10 月向《纽约时报》透露,“他的死可能严重影响该地区的恐怖主义融资。但来自其他恐怖组织的袭击威胁仍然严峻。事情还没结束。”

马来西亚人继续前往棉兰老岛。Ayob Khan 表示,2017 年 12 月上旬,马来西亚警方逮捕了 16 名想加入亲伊斯兰国派别阿布沙耶夫组织的男子。

网上威胁持续

此外,伊斯兰国正在开展网上招募工作,其中一些涉及马来西亚。例如,伊斯兰国通过 Al-Hayat 媒体中心发布了多段马来语视频,希望招募马来西亚人在马来西亚发动袭击。伊斯兰国曾使用其他社交媒体途径,包括加密消息应用对马来西亚人极端化。

Ayob Khan向马来西亚国家通讯社透露:“虽然哈里发的概念已经消失很久,但伊斯兰国目前在利用社交媒体招募、传播教义并煽动新成员在各自国家发动袭击。”2017 年 10 月在吉兰丹逮捕三名被怀疑策划在 Better Beer Festival 2017 和雪兰莪州其他目标用简易爆炸装置发动袭击的伊斯兰国成员就是证据。他表示:“他们受极端思想影响,然后通过伊斯兰国网站学习制作炸弹。”

他向马来西亚国家通讯社表示:“伊斯兰国的理念变得更为积极,不需要前往叙利亚,也不再需要实际招募人员。”

为了在网上对抗伊斯兰国,马来西亚协助于 2017 年启动一项名为“数字反制信息中心”的地区计划。据 themalaymailonline报道,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在 20176 年7月吉隆坡东南亚国家联盟警方会议的讲话中称,这个中心将协助阻止伊斯兰国和该地区其他武装组织的外联和招募工作。

“该中心必须利用可解释为什么伊斯兰国无耻地自称 ‘伊斯兰’,却完全背离伊斯兰教义的研究。”他表示,“所有有关当局——我们的宗教领袖、媒体委员会、精通科技的青年(社交媒体是其日常生活组成部分)——必须确保中心发布的消息可靠、有说服力且真实。”

专家认同由于网上威胁跨越地理边界,因而信息共享变得愈发重要。据 themalaymailonline.com 2018年 1 月的报道,Ayob Khan 称马来西亚政府和马来西亚皇家警察将加强与许多其他国家的信息共享,让当局能够监控、拘捕并将外国武装分子遣送回本国。他提出:“我们需要情报共享。否则,怎么能发现恐怖分子嫌犯?”

Ayob Khan 向马来西亚国家通讯社透露:“我们之所以担忧是由于如果未获得情报,我们肯定无法发现并挫败伊斯兰国的袭击。”

创新性方法

事实证明,马来西亚是实施反恐措施的开路先锋。该国长期处于反恐的前沿,他们采取战术多样化的全方位方法。

马来西亚一直认同打击恐怖主义需要不仅限于军方和警方解决方案的全社会方法,以消除威胁。例如,伊斯兰国兴起之前,马来西亚已实施了创新性方法对个人进行去极端化,帮助他们回归社会。根据所掌握的统计数据,由内政部和教育部会同监狱当局和宗教机构实施的项目最为成功。2001 至 2012 年,马来西亚通过该项目处置了 229 名恐怖分子嫌犯,已知只有七人在此后从事过恐怖活动。马来西亚官员计划让被伊斯兰国极端化的马来西亚人加入参与帮助被伊斯兰祈祷团极端化的公民的类似项目。

一些专家倡议,公众信息宣传和教育项目可能也有助于阻止个人被极端化。Ayob Khan 向FreeMalaysiaToday 网站透露:“我们需要宗教权威开展工作,向公众解释对古兰经某些章节的曲解、错误引述。”他说学校需要在课程中纳入关于极端主义危害的内容。

类似地,即使在 2014 年伊斯兰国兴起以前,马来西亚议会已通过《安全犯罪和特殊措施法》 (SOSMA)下属反恐立法修订。这些法律在国家刑法法典在增加了恐怖主义相关违法犯罪的条款。例如,SOSMA 将促成恐怖分子活动、协助恐怖分子和资助恐怖分子定为犯罪,并对定罪罪犯处以严厉惩罚,某些情况下可判处极刑。

随后在 2015 年,马来西亚颁布了更多法规,给予警方逮捕并拘禁恐怖分子嫌犯的授权。此类法律包括《恐怖主义预防法》和《打击外国恐怖主义特殊措施法》。此外,马来西亚还在 2016 年加入国际金融特别行动工作组,协助打击全球恐怖分子融资。

马来西亚还与澳大利亚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合作,阻止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组织的恐怖融资。据《海峡时报》报道,澳大利亚司法部长迈克尔·基南于 2017 年11 月在吉隆坡举行的第三届反恐怖主义融资峰会上表示,这个名为“东南亚反恐怖主义资助工作组”的联盟将通过阻断恐怖组织与国际金融体系和其他资助来源的联系,将“直接针对并阻断恐怖组织的融资生命线”。据《海峡时报》报道,马来西亚内政部长阿末扎希表示:“为了有效消灭恐怖网络,必须切断他们各种形式的融资渠道。”

马来西亚近年来已加强其反恐怖执法实力。2016年 10 月,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成立了国家特别行动部队。该部队整合了来自军队、警察和马来西亚海上执法部门的人员,对恐怖袭击做出协调响应。据《海峡时报》报道,随后 2017 年 7 月,马来西亚皇家警察宣布,他们计划新成立一个联邦反恐部门。该部门将配备 500 名警官——在原反恐部门从各州警力抽调的 200名警官基础上翻倍有余。

一名消息人士向《海峡时报》透露:“建立这一新部门很及时,特别是在该地区恐怖威胁逐渐加剧之时。马来西亚需要更多训练有素的人员确保该国免受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威胁,包括应对针对伊斯兰国的战争。
马来西亚也支持境内的诸多机构应对此类威胁,包括萨拉曼国王国际和平中心和东南亚地区反恐中心。

马来西亚打击恐怖主义的综合性措施是该地区遏制伊斯兰国的典范。马来西亚强大的法律、情报共享和灵活的执法工作与网上反制消息宣传、经调整的教育和去极端化项目相结合,从各个方面打击恐怖主义,并让政府能成功阻止恐怖主义活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