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湄公河水引发对中国的质疑

消失的湄公河水引发对中国的质疑

每年到这个时候,湄公河水位会随着季风降雨而稳步上升,给渔民带来大量的肥美的鱼儿。

但如今,湄公河在泰国的水位已退得比任何人记忆中都更低,仅有的鱼也都很小。

湄公河支持着东南亚最重要水稻种植区之一。科学家和湄公河沿岸生活的人民担心,多年来最严重干旱造成的影响会因上游大坝而加剧,这些大坝可能会致使河流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

中国承诺大坝开闸放水来缓解危机,这只会令人们更加担心湄公河的自然循环及世代依赖这种循环的社区受到的破坏有多严重。

环保组织——老挝水坝投资监测组织的普利路蒂·道路昂表示:“现在,中国完全控制了湄公河水。从现在开始,人们担心水资源将由水坝建造者掌控。”

泰国东北部的那空帕侬府,如今水流已迟缓的湄公河是与老挝的天然边界,2019年7月下旬那里的河流测量深度已降至1.5米以下。年内同一时间的平均深度为8米。(附图:2019年7月,泰国那空帕侬府,一位渔民从他在湄公河上的船里舀水出来。)

60年来大部分时间一直在潘农昌村( Ban Nong Chan)捕鱼的松·普洛帕克迪(Sun Prompakdee)说道:“我从未见过今年这种情况,现在我们只能捕到小鱼,水位这么低的时候没有大鱼。”

造成水位大幅度下降的部分原因是干旱,过去60天的降雨量比每年这个时间的正常降雨量低40%以上。

这也是因为上游大坝在最需要的时候切断了水源。中国景洪水电站的管理人员于2019年7月初表示,为了进行“电网维护”,将让这条中国称为澜沧江的河流流速减半以上。

然后,由泰国公司在老挝建造并为泰国供电的新沙耶武里大坝于7月15日开始试运行。

这正是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这些下游国家担忧的那种噩梦。下游地区有数千万人依赖湄公河为生,这条河流孕育了该地区多个古老王国。

面对城市和田地的缺水状况,泰国已告诫农民停止增加水稻种植面积。

中国使馆并未就相关会议或缺水状况征求意见的请求作出回应。就在危机发生前两周,中国大使馆发表一项声明,承诺中国对湄公河的关心,并称湄公河“代表了相互支持的天然纽带”。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北京表示:“我知道,中国一直在就湄公河合作问题与大湄公河次区域各国保持密切联系。”

泰国还要求老挝沙耶武里大坝开闸放水。

泰国外交部表示,中国和老挝均同意放水解决眼前的缺水问题。自那以后,那空帕侬的水位开始上升。

环保人士认为,突然缺水是对湄公河及其动植物(包括濒临灭绝的巨型鲶鱼)的未来发出的警告信号。

中国的11座湄公河大坝发电量超过21300兆瓦,远远超过邻国的发电量。

设在华盛顿的斯汀生中心指出,计划在湄公河流域(干流及其支流)建造的另外八座大坝可增加近6000兆瓦的发电量。

老挝的水坝要小得多——他们目前有64座水坝,发电量不到5700兆瓦。但该国正在建造63座水坝,并提议增加300多座水坝,这将使他们在湄公河流域的发电能力超过中国。

国际河流组织(International Rivers)的皮安彭·德特斯(Pianporn Deetes)表示:“这种做法只是将湄公河用于水力发电,其他使用者正在被边缘化。”

她认为,中国称这些水坝可以帮助调节湄公河水位(旱季提供更多的水,并在季风季节储水)这种说法本身就令人担忧。

季风洪水带来淤泥并让鱼类能够迁徙,旱季鸟类可在水位下降后暴露的土地上繁殖——湄公河的生命已经适应这种循环。试图通过水坝排放计划来管理河流的流动可能会导致不可预测的波动,造成船只或牲畜突然被冲走。

那空帕侬的渔民已经开始使用更小的渔网、更细的渔绳,因为鱼儿越来越小。他们出去捕鱼的频率变少,赚的钱也少了很多。

“我希望季节性模式能够恢复,让鱼儿能像以前一样产卵,”47岁的渔民猜·海卡姆斯里(Chai Haikamsri)说道,“我希望水坝不要再扰乱这个模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