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亚人 的 回家路

罗兴亚人 的 回家路

人权组织认为,透明度与安全是顺利遣返的关键。

《论坛》员工

联 合国称他们为“地球上遭受迫害最为严重的族群”。几十万缅甸罗兴亚穆斯林为躲避本国军队和警察的迫害,纷纷逃离家园,到邻国孟加拉国的帐篷区生活。这当中包括妇女、儿童、新生儿和老人。据孟加拉国政府称,截至 2017
年底,在孟加拉国的罗兴亚人已高达 100 万。这一庞大数字已达到难民营所能承受的极限,因此越来越多的难民只能居住在难民营外围的临时避难所内,而这些避难所有时仅仅是靠竹竿搭起来的防水布。

所幸,印度太平洋地区这个最急迫的危机之一有望得到和平解决。孟加拉国和缅甸政府正在进行双边谈判,其中 2018 年 1 月达成的一项协议约定,通过一个为期两年的计划将罗兴亚人遣返回缅甸。两国政府的声明称,孟加拉国将在本国边境附近设立五个中转营,而缅甸将在另一边设立两个接收中心。孟加拉国外交部的声明宣称,缅甸“已重申其关于阻止(缅甸)居民流往孟加拉国的承诺”。

安全高于速度

据称,这场危机始于 2017 年 8 月 25 日的暴动,当时罗兴亚好战分子袭击了多座边防警局,招致缅甸军队的激烈反击。“无国界医生”组织称,第一个月的镇压中至少有 6,700 名罗兴亚穆斯林丧命。联合国公开指责这是一场“种族清洗”。自最近的暴动爆发后,已有超过 65 万人流离失所。根据《印度时报》报道,截至 2018 年 1 月,孟加拉国的统计数据显示,有超过 100 万罗兴亚难民居住在两国边境附近的难民营里。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登记的罗兴亚人有 1,004,742人。我们为他们发放了生物信息身份登记卡,”孟加拉国军队内负责登记项目的一位准将如是说。然而,仍有几万人尚未登记。

尽管 100 万人突然涌入带来的压力加剧了遣返计划的紧迫性,但国际人权观察组织认为,难民的安全保障才应该是重中之重。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UNHCR)的一位发言人称,罗兴亚人的遣返应该遵从自愿原则,只有在他们确认自己的安全有保障时才能实施。据路透社报道,UNHCR 发言人 Andrej Mahecic 表示:“必须克服这些重大挑战,当中包括:确保如实向难民告知其家乡的局势……要询问他们的意愿,确保他们的安全。”

美国表达了类似的关注。“对我们而言,相较于难民遣返的时间表,他们能否安全且自愿回国更为重要,”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尔特如是说。诺尔特曾于 2017 年访问过该地区。她特别提到,现在距离众多罗兴亚人逃离家园仅仅过去了几个月。她在 2018 年 1 月曾说:“很难想象有人会觉得在这个时间点回国是安全的。”

而难民们也表达了对回国的担忧,但如果继续留在当前的临时住所,他们同样也面临着威胁。其中最具威胁的便是疾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在2018 年 1 月的报道中称,他们已在位于孟加拉国的罗兴亚人难民营检测出 4,011 例白喉疑似病例,其中21 人已因此死亡。这场疾病的爆发促使世界卫生组织、UNICEF 以及孟加拉国卫生和家庭福利部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疫苗接种。截至 2017 年 12 月底,在这场为期三周的接种中,已有 15 万名 6 周至 7 岁的儿童接种联合疫苗,其余 166,000 名7岁至 17 岁的青少年已接种破伤风和白喉疫苗。

孟加拉国库克斯巴扎地区附近的小山头上,一个罗兴亚孩子正在注视着难民营。
路透社

白喉由某种细菌所引起,主要会影响人的喉咙和上呼吸道。该疾病通过人体直接接触及患者在他人周围打喷嚏或咳嗽时传播。孟加拉国近年来已经根除了该疾病,所以这次在难民营的爆发让医学界措手不及。据法新社报道,孟加拉国当局已做好准备应对其他疾病,并迅速展开了对新抵达难民的霍乱和麻疹疫苗接种工作。但白喉病的爆发出人意料。这种病如果放任不治疗,可导致心力衰竭、瘫痪甚至是死亡。“难民营内的白喉得到确诊,让我们感到吃惊。这种病在我国消失已久,”难民营所在地区库克斯巴扎的卫生负责官员 Abdus Salam 说道:“我们丝毫没有耽误时间,立即做出紧急响应,从国外引进了疫苗。”

法新社报道,虽然白喉当前正在也门肆虐,但高接种率使其在全球的发病率极低。但罗兴亚人大多来自贫困的若开地区,因而很多儿童都没有接种疫苗。

让情况更为复杂的是,尽管不再有人越境,但难民营内的罗兴亚人数量却仍在激增。据美联社报道,“救助儿童会”组织发表的一份报道称,2018 年将有 48,000 名婴儿在孟加拉国的罗兴亚难民营内出生。这些新生儿将很有可能面临糟糕的卫生条件以及患病和营养不良的风险。“难民营内的卫生条件极差,是滋生白喉、麻疹和霍乱等疾病的温床,因而新生儿非常容易受感染。”该儿童组织在库克斯巴扎的卫生顾问 Rachael Cummings 说道,“这里根本就没有地方生孩子。”

一个坐船逃出缅甸的小难民正前往孟加拉国的难民营,那里居住着众多罗兴亚穆斯林。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孟加拉国的一位官员称预计将有 48,000 名新生儿的令人头疼。“显而易见,这对我们是灾难性的、非常可怕的,”库克斯巴扎地区政府社会服务部门的一位副主任Priton Kumar Chowdhury 说道:“我真的无法想象,实际上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获得公民身份的机会

联合国方面称,罗兴亚人在缅甸没有公民身份是劝其回国的一大障碍。缅甸政府拒绝承认众多罗兴亚人的公民身份,并将他们认定为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而非本国的少数族裔。很多罗兴亚人没有政府出具的身份证明文件。
缅甸移民部长 Khin Ye告诉亚洲自由电台,缅甸政府现在称罗兴亚穆斯林有资格申请居民身份,前提是其家族内至少已有两代人在缅甸居住。“相关要求包括:申请人的祖父母和父母必须在缅甸生活、死于缅甸;申请人在缅甸出生而且能够说缅甸语言;本人愿意在此居住以及一些其他要求,”他说道。

尽管已在缅甸生活了很长时间,但这些罗兴亚人在缅甸仍被称为“孟加拉人”。

“孟加拉人等外国人如果愿意,他们有权申请缅甸的公民身份,”Khin Ye 说道。他声称,自 1824 年缅甸被英国侵占,直到该国于1948 年独立,期间有大量罗兴亚人作为劳动力被带到了缅甸。罗兴亚人在身体特征和文化上更接近于孟加拉人和印度人,而非缅甸国内的多数族裔巴玛人。

这位难民正在库克斯巴扎地区的难民营小憩,他刚刚从邻国缅甸的暴乱中逃离至此。 盖蒂图片社

尽管 Khin Ye 就罗兴亚人何时迁往缅甸有此番言论,但多位学者却反驳指出,这些罗兴亚人的祖先实际上是1000 多年前来到现今缅甸西部的阿拉伯人和波斯商人。据《华尔街日报》报道,8 世纪罗兴亚人已居住在位于阿拉干(也就是现在缅甸的若开邦)的独立王国内。从 9 世纪到 14 世纪,阿拉伯商人将伊斯兰教传给罗兴亚人。1784 年,缅甸王国攻占了阿拉干,迫使成千上万名罗兴亚人逃离至孟加拉国。从 1824 年至 1942 年,英国将缅甸变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并出于基建项目需要而将众多罗兴亚人迁回缅甸。日本于 1942 年侵占缅甸将英国人赶走后,便鼓励缅甸民族攻击穆斯林族群。他们认为,这些穆斯林在殖民地统治中获得了利益。

Khin Ye 解释了在 90% 人口信仰佛教的缅甸,为什么政府不承认罗兴亚族裔。他说,在殖民地时期,缅甸人“没有权利保护和管理我们的国家”。这句话暗含的意思是,本国人从未邀请过罗兴亚人来此居住。他说道,“因此,除非与缅甸人存在血缘关系,我们无法(自动承认)他们是我们的公民。”

这种观念使得难民对回国的态度更加谨慎。根据国际法的规定,遣返必须遵从自愿原则,因此没有公民身份的难民归国将会异常艰难。据路透社报道:“只有当我们的权利和安全能得到保障时——而且是永远的保障,我才会回去,”一位 71 岁的罗兴亚穆斯林农民难民哈米德·侯赛因如是说。侯赛因第一次从缅甸逃离至孟加拉国是在 1992 年,第二年根据一项遣返协议回国;2017 年冲突爆发后,他又一次踏上了相同的旅程。

缅甸当局称这次情况不一样,因为人权组织坚持保持遣返过程的开放性是保护每位难民的最佳方式。尽管 UNHCR 没有直接参与遣返协议的谈判,但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告诉记者:“在实际执行中,UNHCR 的参与将非常重要,这样才能确保执行过程符合国际标准。”

他说,难民需要永久性住所,以保障他们的健康和福利。“确保这一切顺利实现,需要巨大的和解努力,”他说道:“最糟糕的情况是将这些人从孟加拉国的难民营转移至(缅甸)的难民营,长时间保持这种人为状态,使他们无法回归正常生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