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安全

能源安全

合作与良好治理是确保核电安全与地区稳定的关键

《论坛》工作人员

路透社供图

专家预测,印太地区将推动未来核能发展,中国、日本、印度和韩国将推动其中的大部分增长。美国核能研究所报告称,世界 449 个核动力反应堆中,该地区占了四分之一以上,而且世界正在新建的核能力中有一半位于该地区。

根据世界核协会 (WNA) 最新统计,目前地区已有 40 多个核电站正在建设,另有 90 个核电站处于规划阶段。此外,包括孟加拉国、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和泰国在内的二十多个印太国家正计划或考虑在未来几十年内建造核电站。

据《日本时报》报道,曾在 2016 年 9 月国际原子能机构 (IAEA) 和国际核能合作框架合办会议中提供帮助的菲律宾外交部的玛丽亚·泽尼达·科林森 (Maria Zeneida Collinson) 说:“亚太地区的核电前景不仅充满希望……而且和我们息息相关,未来数年里也会继续如此。”她在一份总结性陈述中说:“亚太是世界上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之一,预计其对经济上可负担的可持续性能源的需求会不断增长。”

在印度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渔民身后便是库丹库拉姆核电项目。

核能有可能降低污染水平、减少对石油和化石燃料的依赖,并有助于减缓不受欢迎的气候变化。科林森解释说:“核能可以满足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为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同时还能缓解气候变化。”

例如,中国 70% 以上的电力要依靠以煤为主的化石燃料。据世界核协会报道,为帮助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中国计划到 2021 年将其核电容量增加一倍以上,达到 58 吉瓦。1 吉瓦就足以为发达国家约 725000 户家庭提供电力。根据世界核协会的数据,中国目前运行的核电站有 36 个,正在建设的有 24 个,并计划建设更多,此外还打算出口核技术。

同时,据路透社报道,印度 2017 年 5 月批准计划要新建 10 个核反应堆,该计划将使该国核电装机容量增加 7.8 吉瓦,从而推动该国工业向前发展。印度当前 22 个核电站的发电量约为 6.8 吉瓦,到 2021 年可再提供 6.7 吉瓦发电量的 6 个核电站也已开工建设。根据印度政府的一项声明,新增加的 10 个核反应堆将采用该国的加压重水反应堆设计,并创造超过 33400 个工作岗位。该声明称:“这将是加强印度作为主要核能制造大国资历的重要一步。”

增长带来的风险

尽管对三里岛、切尔诺贝利和福岛的核事故以及核不断扩散存在担忧,印太地区的核电前景仍然乐观。根据世界核协会的数据,韩国运行着 25 个核反应堆,全国约 30% 的电力需求由核电提供,而日本运行的 43 个核反应堆提供的电力约占重供给的 22%,预计这些数据还将不断增加。不过,据路透社报道,韩国政府 2017 年 6 月停建了两个已经部分完工的核反应堆,以回应公众对原子能安全的担忧。近年来,全球平均每年约有 10 个新的核电站投入运行。

在美国太平洋司令部 2017 年 3 月在檀香山举行的作战科学技术会议上,丹尼尔·井上亚太安全研究中心 (APCSS) 的教授比尔·维宁格 (Bill Wieninger) 博士解释说,尽管无法将再次发生核事故的风险降到零,但各国在评估中仍必须将相关风险纳入考虑。他说:“尽管一次重大核事故会带来各种可怕后果,但一个简单的事实是,无论是从颗粒污染、碳排放量、供应稳定性、开采污染或运输事故上看,与化石燃料相比,核电造成的死亡风险都要小得多。”

不过,专家指出,随着核能在该地区的使用日益增加,由于数量庞大而伴生的破坏和扩散风险也在增加。根据世界核协会 2017 年 3 月发布的在线报告《防止核扩散的保障措施》,事实上,这样的风险从来都存在,因为全世界几乎每个国家都可以获得生产少量核武器所需的少量铀。

世界核协会指出,除了印太地区越来越多的核能设施外,包括孟加拉国、印尼、朝鲜、菲律宾和越南在内的大多数国家都已经拥有核研究反应堆。

迄今为止,国际保障措施很好地发挥了在全球范围内防止核扩散的作用。世界核协会 2017 年 3 月的该份报告称:“到目前为止,民用核电还不是任何国家拥有核武器的原因或途径。也没有出现过为发电而购买的铀被转用于军事的情况。”

专家称,未来的增长速度预计会很快,因此,我们需要加强合作并采取更多的良好治理实践,来确保核能发电在地区得到安全实施和发展。

合作不断扩大

更多更好的区域和国际合作可帮助减少核事故和核扩散风险,并通过减少资源竞争来提高整体安全。

从历史上看,过去的事故催生了更好的合作方法。在 1979 年美国宾夕法尼亚的三里岛核事故后,美国核电工业界在亚特兰大创立了非营利性核电运行研究所,以推动商业核电站运行在安全性和可靠性方面达到最高水平。该研究所是美国核电工业界为回应凯莫尼委员会对三里岛核事故调查结果而成立的。据研究所官网介绍,该所通过与国际工业界合作,为核电行业制定业绩目标、标准和指导方针,以定期对核电站进行详细评估,帮助其提高绩效。

井上亚太安全研究中心的维宁格解释说:“正如美国西屋电气公司以及南方电力公司与中国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在 AP1000 反应堆在美中两国的建设与最终运行上不断开展合作所示,即使在福岛事件之前,在安全反应堆设计、建造以及运行领域的各个利益相关方之间已开展了强有力的合作。”

2011 年发生里氏 9.0 级的东日本大地震后,一场浪高 15 米的海啸导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三个核反应堆动力供应与冷却系统失效。正如世界核协会报道的那样,这三个核反应堆在前三天基本上出现了堆芯熔化现象,最终导致了 2011 年 3 月 11 日的核事故。这场灾难提供了许多经验教训,同时也催生了区域和国际合作的新手段。例如,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和美国核管理委员会等就如何改进反应堆安全提出了建议。

中国和美国 2016 年 3 月在北京开设的联合核安全中心便是加强国家间合作的突出例子。该中心旨在提供安全处理核材料和防止核设施遭遇恐袭等方面的培训,为双边和区域交流最佳实践提供了一个论坛,同时还是一个展示与核安全有关的先进技术的场所。强有力的领导有助于确保经过改进的安全实践和技术得到落实和应用。

美国能源部国家核安全局下属的防御核不扩散办公室和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共同举办了 50 多次关于核安全最佳实践的培训和技术交流,最后还创设了北京卓越中心。

当涉及资源管理和其他诸多安全问题时,福岛事件也为各国更加清醒认识到相互依存的重要性做出了贡献。据《日本时报》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副总干事米哈伊尔·楚达科夫 (Mikhail Chudakov) 2016 年在马尼拉会议上说:“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只是着手建造核电设施,因为特别是在三里岛、切尔诺贝利和福岛发生事故后,[这些事故表明]全世界都是相互关联的。”

良好治理

随着地区核电站运行数量的增加,良好治理也将是减少核设施事故、废物处置以及核武器和放射性散布装置潜在扩散所带来危险的关键。

维宁格说:“政府政策必须在所有核相关事宜中发挥关键作用,在建立强有力的高效监管框架方面更需如此,以减少核武器扩散、核设施事故和废料管理的危险。”

在福岛事故发生之前,地震学家石桥克彦教授对日本核安全委员会的独立性提出了质疑,起因是此前一位资深核工业安全局官员拒绝对该委员会的抗震设计标准进行新的审查。灾难发生后,日本对原子能法规进行了修改,以回应官方灾难调查中关于监管机构与行业相互勾结的发现。

2016 年,国际原子能机构表示,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日本负责监管核与辐射安全的机构)自 2012 年成立以来已经“显示出独立性和透明度”。国际原子能机构表示,“鉴于日本核设施即将重新启用”,该委员会“还需进一步提高技术能力”。维宁格说:“必须具备良好、强大且没有腐败的监管程序。”

促进专家间信息交流的政策将加强地区合作。例如,维宁格表示,印太地区可成立一个以欧洲核能学会为蓝本的组织(该学会拥有来自超过 27 个国家和大量公司的成员)。

那些促进更好技术开发的政策,也将通过提高核燃料处理效率,进而提高核电生产的安全性,加强对不良废料副产品的管理。经设计,核反应堆不会产生武器级钚,从而将这种材料被秘密用于非法武器生产的风险降至最低。

2017 年 2 月,在日本福岛县大熊町的福岛第一核电站,一名东京电力公司员工正从核污水储水罐旁经过。

此外,各国还在继续寻求发展其他替代能源,以减少对碳氢化合物燃料的依赖。核能越来越成为包括风能、太阳能、地热能、水力发电和潮汐能发电在内的综合集成能源电网计划的一部分。不过,更好的技术本身是不够的。日本三菱重工高级经理松本纯平 (Jumpei Matsumoto) 2017 年 3 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的亚洲核电会议上表示: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核电行业将更加明确地被视为必不可少的基载能源来源,必须全年持续运行来满足最低电力需求。因此,我们不仅要努力开发新技术来提高安全性和经济效率,还要获得公众的认可。”

其他阻碍核电进一步推广利用的因素多为政治性而非技术性因素。专家表示,政府领导人和政策制定者需要向人们介绍各种能源的相对风险。

未来挑战

在印太地区得以广泛采用核电前,仍存在许多挑战。日立-通用核能公司总工程师守屋公三明在 2017 年的亚洲核电会议上解释说,这些挑战包括政府、教育机构和商业部门之间如何开展合作、如何实施人力资源开发以及如何正确挑选经过验证的反应堆等。

守屋公三明表示,日本通过组织开展多种活动来应对这些挑战,如派遣日本的教授和专家到其他国家参加讲座、研讨会和培训,邀请学生到日本教育机构了解相关技术,对日本在建设和运行先进沸水反应堆中获得的经验教训加以充分利用。

结果,日本的核专业技术得到了极大改善,同时还与其他国家分享了经验教训。目前,正在世界各地安装的最新一代反应堆采用了被动冷却技术,即使是发生诸如福岛核电站电力故障那样的事故也能冷却反应堆。

在印太地区,越来越多的经济发展中国家正考虑在 2025 年至 2030 年期间转向核电。孟加拉国已与俄罗斯签署了在 2022 年前建设一座核电站的合同。越南也签署了一项合同开始建造两座核电站,此前这一建设已被推迟。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的许多其他成员国也在认真考虑发展核电。据世界核协会报道,泰国和印尼已制定了完善的核电发展计划,老挝、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也正在对此进行讨论。

“东盟国家面临的风险与其他许多考虑启动核电计划的国家类似。不过,考虑到该地区的位置以及福岛发生的事故,公众对风险的认知无疑已经提高。”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研究员安东尼·韦瑟罗尔 (Anthony Wetherall) 2017 年 3 月在亚洲核电论坛上这样说道。

“有必要加强地区核治理,特别是在东盟国家间就核安全(如边界附近的核电站选址)和安保(如港口和边界安保)事务开展更多合作与磋商,在诸如如何管理风险问题上促进更多公众和利益相关者参与、对话和接触,以此来缓解民众对新建核电站的担忧。”

新兴的核能国家和不断扩大核能建设的国家可以通过吸取以往事故的经验教训以及几十年来公司和政府在核电厂运营和监督方面的经验教训,降低未来事故的风险。加强区域和国际合作,落实良好治理实践,都有助于确保印太地区的核电增长为繁荣和更好的安全性带来机会,而非让该地区陷入危险之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