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船产业受益

舰船产业受益

日本加强海上防御

萨罗什巴纳 (Sarosh Bana)

日本的舰船产业正因政府旨在倍增海上防御能力的加速造舰计划而变得活跃起来。

作为一个由四个主岛和 6848 个小岛构成的四面环海国家,日本在确保海上交通线安全方面任务艰巨旄来自西亚的石油、印尼的煤炭、澳大利亚的粮食大部分都要依靠海上交通线运进日本。日本防务省也对周边“日益严峻”的安全形势十分关切。

日本海的对面,既有毫不客气挥舞着核常力量大棒的朝鲜,也有决意称霸南海和东海且与日本多有对抗的中国。长期以来,中国一直与日本在东海上就一个岛屿争论不休金这个岛屿在中国被称为“钓鱼岛”,日本称其为 “尖阁诸岛”。日本还与韩国在利扬库尔岩的控制权上互不让步,对这串日本海上的小岛,日本称其为“竹岛”,韩国称其为“独岛”。此外,日本与俄罗斯在库页群岛上也有着长达 60 年的纷争金该群岛从日本北海道北端向北延伸至俄罗斯勘察加半岛的南端。由于这一裂痕,日本和俄罗斯迄今尚未签署旨在结束二战的和平条约。

日本在 2013 年出台的《2014 财年及以后的国家防卫计划大纲》中称,“在各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经济利益等问题上,所谓的‘灰色地带’的情况越来越多”。而且,“在海洋领域,除海盗行为之外,一些沿岸国单方面主张本国权利并采取行动,非法损害了公海自由”。

因此,作为防御战略的一部分,日本正投入资源快速部署其海军和两栖力量。当前,日本计划从 2018 年 4 月开始制造两艘灵敏且全副武装的 3000 吨级护卫舰。截至 2017 年,日本完成了每年为海上自卫队 (MSDF) 制造一艘 5000 吨级驱逐舰的计划。这意味着东京渴望打造一支小型但装备精良的先进舰队,而且护卫舰也能用于扫雷和猎潜行动。

造舰发财良机

日本各大海军造船厂(如三菱重工、日本联合造船、川崎重工、住友重工、三井工程和造船等)可能会为赢得 8 艘据估单价约 3.7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4.75 亿元)的 3000 吨级护卫舰的合同而相互竞争:为确保有足够业务来保证各船厂正常运营,日本防卫省规定,赢得该 3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98 亿元)大单的企业需要将部分工作分包给其他竞标企业。

在南海开展训练期间,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雾雨”号和“朝雪”号驱逐舰正与美国海军阿利•伯克级“马斯廷”号导弹驱逐舰结伴航行。 路透社

过去,此类合同也是在多个竞标企业之间进行分配,如在三菱重工、三井、住友重工、日立造船和石川岛造船之间进行分配。这五家企业曾签约制造 8 艘朝雾级驱逐舰。这些驱逐舰是初雪级驱逐舰的改进版,在 1985 年至 1991 年间陆续入役,后来又被村雨级驱逐舰所取代。

20 世纪 70 年代和 80 年代毁灭性的行业不景气让日本许多造船企业开始扩大业务范围,比如日立重组了其业务领域,进军环保、水处理以及生产系统与流程领域。2002 年,日立将自身的造船业务与日本钢管公司的进行合并,成立了联合企业环球造船公司。环球造船公司又于 2013 年与石川岛播磨联合海事合并成立了日本联合造船公司。日立前身是成立于 1881 年的大阪铁工所,1943 年改名为日立造船。

日本联合造船生产的两艘直升机航母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它们也是日本自二战以来建造的最大军舰。首舰代号 “出云”号,排水量达 19500 吨。其姊妹舰名为“加贺”号,两艘军舰都在 2015 年 3 月入役。据信这两艘直升机航母都可通过配置改造为搭载无人监视机的攻击型航母,而这也可能是对其甲板进行适当改造即可搭载固定翼作战飞机的序曲。

许多分析家认为,由于日本的和平宪法,前述改造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因为该国宪法第 9 条宣称日本“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实际上,日本的防卫省直到 2007 年 1 月才宣告成立,此时距日本 1954 年成立防卫机构已经时隔 53 年。日本 1947 年宪法是在美国的强行要求下制定的。美国作为盟国主要成员,在二战结束后对日本实施的占领直至 1952 年才结束,美国还解散了日本强大的军工复合体并摧毁了日本的军国主义体制。

从 20 世纪 90 年代开始,在武器研发的有限领域,日本开始重振其军备工业,以减少对美国武器进口的依赖。其实在更早,朝鲜战争和冷战迫使日本重新武装时,它就已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了。

2014 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有意在 2017 年底前制订一份宪法修订草案。此外,安倍还解禁了实施数十年之久的武器出口禁令,并在 2016 年 12 月将国防预算提高到创纪录的 436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878 亿元),让日本国防预算实现了 5 年连续增长。2016 年 6 月,华盛顿解除了对从日本进口军用零部件的限制,促其供应于美国国防项目并让美国军火商能够使用日本的军事技术。

美国对外军售计划也让日本有舰船系统制造业务的公司作为分包商参与美国的军事工业。日本供应的零部件和软件包括:日本电气公司提供的用于 SQS-53C 的 TR-343 等效置换声呐换能器,三菱重工和富士通分别提供的部分宙斯盾显示系统应用软件和硬件。

海洋传统

作为一个有着舰船制造传统和强烈技术倾向的海洋经济体,日本有着一支最为强大而灵活的海军,其舰船制造产业也推出了各种各样的船体设计,并据此制造出了搭载各种高科技作战管理系统和导航系统、传感器和强大武装的最先进舰船。

这些武器可以追溯到日本中世纪后期(14 世纪至 16 世纪)的武器锻造工艺,当时日本还处在军事寡头室町幕府的统治之下。这些工艺除了打造出在当时质量上乘的“日本钢”刀外,还促使武士阶层由弓箭手转为剑客。

随着葡萄牙人引入火绳枪(日本人称之为“种子岛炮”),日本开始向火器时代过渡。到 19 世纪 60 年代,日本以英国炮舰为范本开始制造大炮和蒸汽船。

随后的岁月中,日本的海军和民用大型造船厂作为三菱、三井、住友等历史悠久的大型海洋实业(也称“财阀”)的分支机构纷纷成立。

日本的海军乃至整个军事产业都是一个大公司体系,它们直接从防卫省获得合同,然后将大部分工作委托给较小的公司,这些较小公司又再将工作转包给更专业的公司。日本民用和海军造船厂以本土制造为荣,他们主要采用的是本地生产的声纳和雷达设备以及潜艇电子元件。他们通过许可制度从美国和欧洲供应商处获得水面舰艇以及潜艇的发动机技术、垂直发射系统以及近程防空武器系统和舰载反舰导弹系统。

例如,在三菱公司制造的两艘新型爱宕级导弹驱逐舰 (DDG) 及其前代四艘金刚级驱逐舰中,就搭载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宙斯盾防空作战以及水下作战系统,这些系统使该舰成为具备先进的水面、空中以及水下威胁探测能力的强大弹道导弹防御平台。爱宕级导弹驱逐舰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水面作战平台之一,且日本还有计划要再造两艘爱宕级驱逐舰。据信,只需两艘该型驱逐舰即可为日本提供充分防御,令其免于弹道导弹威胁。

2017 年 3 月,川崎交付了第 8 艘苍龙级潜艇,另外还有两艘正在制造。苍龙的排水量为 2950 吨,是世界上最大的常规动力潜艇,同时也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一种配备了瑞典考库姆公司的斯特林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的潜艇。

日本防卫省把苍龙的建造工作分别交给同在港口城市神户的川崎和三菱完成。这两家公司还在 1994 年到 2006 年之间参与建造了 11 艘亲潮级潜艇。第一艘苍龙级潜艇于 2009 年入役,而亲潮级潜艇的入役则是在 1998 年至 2008 年期间。在潜艇建造路线方面,日本大致每 20 年会推出一种基于前代的新级别潜艇。苍龙级建立在亲潮级基础之上,而亲潮级则是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春潮级的改进版本。

然而,在竞标澳大利亚总价高达 38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428.8 亿元)的 12 艘下一代潜艇的设计和建造大单上,三菱和川崎的苍龙潜艇却铩羽而归。法国舰艇建造局(DCNS,现更名为“海军集团”)于 2016 年 4 月凭借其为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定制的短鳍梭鱼级-Block 1A 潜艇赢得竞标。此次竞标中,第三个主要竞争者是德国的蒂森克虏伯海事系统的 216 型潜艇。

竞标

随着全球武器竞标领域的竞争日益激烈,武器采购常常演变为政治决策而非军事决策。据澳大利亚新闻网站”2016 年 5 月报道,法国舰艇建造局设法影响了澳大利亚官员对德国蒂森克虏伯海事系统潜艇噪音水平的评价。堪培拉告诉柏林说, 216 型潜艇的“辐射噪音”水平“不可接受”,并认为这艘潜艇在某个对澳大利亚皇家海军而言至关重要的频率上散发出极高的声学特征信号,这也意味着该潜艇无法在不被探测的情况下靠近海岸收集情报。但是,当德方询问这个频率的情况以及为什么在招标过程中没有加以强调,或者说它到底是来自内部机械、螺旋桨还是船体时,澳方不予置评,并解释称这些属于机密信息。

在澳大利亚对各国竞标进行考察期间,流传出许多关于印度在法国舰艇建造局的鲉鱼级潜艇上产能不足的数据,有推测称这是商业间谍活动的结果。

在 2014 年 11 月之前,澳大利亚曾否决将苍龙级潜艇作为该国老旧柯林斯级潜艇合适替代者的方案。在最近的合同中,法国舰艇建造局同意通过技术转让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建造潜艇,正如通过技术转让在孟买马扎冈船厂生产鲉鱼级潜艇一样。而东京历来不愿转让敏感军事技术,虽然后来它改变了态度,但那时堪培拉已经有了别的选择。

印度即将发起一项总价 83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547.8 亿元)的招标,为印度海军的“75 号工程”供应 6 艘不依赖空气推进的下一代潜艇。三菱和川崎将以苍龙级潜艇竞标,同时参加竞标的还有德国蒂森克虏伯海事系统、法国海军集团、西班牙纳凡蒂亚公司、瑞典考库姆公司和俄罗斯鲁宾设计局。

凭借其丰富的经验和海洋文化,日本舰船工业执行着自己设定的最高标准,有效地利用研究和技术来满足挑剔客户的苛刻要求。

这对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十国中许多国家的海军而言倒是一大安慰。东盟在 2017 年 8 月迎来了集团成立 50 周年,如今,这个有着 6.39 亿人口和 2.56 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6.9 万亿元)国内生产总值的集团正面临着动荡不安的周边局势,一边是咄咄逼人、一心要主宰南海和东海的中国,一边是顽冥不化、毫不客气地挥舞着核常力量大棒的朝鲜。

尽管东盟十国(文莱、缅甸、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中每个国家都在独立展开海防现代化建设来确保海上交通线安全和保护自身不受海上威胁,该集团却没有像一个统一的海上联盟那样制定一个联合防御战略。

东盟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南海问题六点准则》以及《第一次中国-东盟首脑会议联合声明》等文件中,明显秉持的是和平主义路线,没有背离集团成立的初心,即“促进磋商、加强合作以解决可能影响东盟成员国安全和领土完整的威胁和挑战”。在中国成为东盟全面对话伙伴一年之后,东盟与中国首脑会议于 1997 年在吉隆坡举行。

2016 年 7 月,海牙法庭对马尼拉提起的一起诉讼进行了裁决,判定北京“侵犯了菲律宾的主权”,并称其在南海的广泛领土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中国拒绝承认这一判决,称其为“无效”判决,是对中国“领土和领海主权”的否认。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广泛影响力可说是对所有海上威胁都构成了有效威慑。

日本在这方面向来慷慨,以出售、出租或赠与的方式向地区多个国家提供海军和海洋装备。日本通过政府开发援助计划,为菲律宾建造了 10 艘长 44 米的多用途快速反应艇,其中 3 艘已经移交给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其余 7 艘将于 2018 年交付。为避免形势恶化,争端当事国通常首先是将海警船而非军舰部署到争议水域。东京还将向马尼拉提供两艘 90 米级大型巡逻艇并租借给该国五架 TC-90“比奇空中国王”飞机,以用于海上巡逻。

日本还向越南提供了 6 艘新的巡逻艇,早些时候日本已向越南海警和渔业部提供过 6 艘由二手渔船改装的巡逻艇。日本海上保安厅还向马来西亚海事执法局捐赠过两艘退役的牡鹿级巡逻艇,该艇全长 92 米并带有直升机甲板。

除安装在印尼东南部苏拉威西岛上的一部海洋雷达之外(该雷达在海上物体探测方面的作用已得到证明),印尼海事渔业部长苏西普吉亚斯图蒂 (Susi Pudjiastuti) 还请求日本再提供 6 部这样的雷达,并称这对该国的海上安全至关重要。苏西补充说,如果日本同意提供二手雷达,雅加达将无需再拨款购买。苏西指出,这种雷达的探测范围为 250 千米,该能力对确定印尼海域中是否存在外国船只十分必要。

单就舰船而论,日本海上自卫队堪称印亚太地区最强大的力量,可以说中国海军也无法与之相比,具有高度专业水平和能力的人员也为其强大提供了有力保证。同时,日本海上自卫队也明智地与美澳印等其他地区海上强国保持着密切关系,这也让它在自己的行动区域中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强大形象。


印度国防科技事业

军事研发中的创新

德巴丽娜戈莎 (Debalina Ghoshal)

为制造国产武器系统,印度于 1958 年在国防部和国防研究与发展部下成立了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 (DRDO)。该组织由印度国防科学组织和印度陆军技术开发组织、印度技术发展与生产局合并而成。

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擅长的领域包括航空、军备、作战工程、电子、生命科学、材料、导弹和海军系统等。

印度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在新德里的防务展上展示布拉莫斯导弹。
美联社

该组织航空部门研制的产品有航电设备、战斗机预警系统、轻型作战飞机、地面成像开发和基于模型的融合系统以及降落伞回收系统等。

经过几十年快速发展,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从最初的 10 个研究实验室发展到 47 个实验室,覆盖了从国防农业和作战车辆开发到国防生物工程和人工智能再到末段弹道学和雪崩研究的广泛研发领域。

按照该组织前局长阿维纳什钱德尔 (Avinash Chander) 的说法,在作出制造某种产品的决定之后,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需要四到五年时间来实现交付。

该组织还为印度海陆空三军提供各种技术指导,包括制定要求、评估待采购武器系统、保障防火与爆炸物安全、对操作问题进行数学和统计学分析等。

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在满足印度三军要求方面业已取得重大成就。它开发的重要产品包括:飞机的飞行模拟器;可重复使用的火箭吊舱;战斗机的减速伞;轻兵器系统;夜战能力增强装备;战斗机集束武器系统;水雷;新一代炸弹;山炮;轻型野战火炮与监视雷达;先进船舶声纳系统和声纳浮标;鱼雷发射器;军用先进材料和复合材料以及用于空气动力学计算的并行处理计算机等。

正如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所说,对于渴望在“印度制造”计划下实现武器系统和装备自给自足的印度而言,需要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在减少从其他国家进口方面发挥关键性作用。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主席克里斯托弗 (S. Christopher) 博士近年来也再三强调,“印度制造”计划要想成功,需要鼓励更多私营企业生产武器系统。与此同时,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对未来的雄心也在不断壮大,希望通过出口诸如布拉莫斯巡航导弹这样的创新武器系统来扭转国防贸易失衡局面(布拉莫斯是一种可从潜艇、舰艇、飞机和地面上发射的短程超音速巡航导弹)。

愿景

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致力于通过打造世界级科学技术基地,为印度军队提供具备国际竞争力的武器系统和解决方案让其保持决定性优势,从而让印度走向繁荣富强。

任务

  • 为印度军队设计、开发并引领制造最先进的传感器、武器系统、平台及类似装备。
  • 为印度军队提供技术解决方案以优化其战斗效能,并增进部队福祉。
  • 发展基础设施,培养专注投入的高素质人才,打造强大的本土技术基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