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 海岸线

超越 海岸线

印亚太地区各国海岸警卫队加强伙伴关系,随着各国在地区安全中发挥更大作用,海警队的地位也在不断上升

《论坛》工作人员

来,维持航道治安的任务需要大力加强合作。单个海事机构就拥有必要资源和人力来独力完成这项工作的时代已经过去。

世界各地的执法船队正在缩减,而海运挑战却在继续扩大。

在世界上拥有最长海岸线的前 10 个国家中,印亚太地区就占了 8 个,它们是加拿大、印尼、俄罗斯、菲律宾、日本、澳大利亚、美国和新西兰。该地区的航运机构认识到,面对当今的海洋挑战需要各方齐心协力。而且,国际法也规定各国在防止海上、船舶和港口安全事件上担负一定职责。

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特种作战大队参加与日本海上保安厅联合举行的“联合海上执法”演习。路透社

为此,地区各国海岸警卫队的地位开始不断提高。

“海岸警卫队正在成为亚洲和太平洋地区重要的国家机构,并具有对地区秩序和安全作出重大贡献的潜力。”美国国会成立的教育研究机构东西方中心在其发布的分析文章《海岸警卫队:区域秩序和安全的新力量》中称,“这一进展反映了各国对合作安全、全面安全的关切,并将促进地区海事合作和信任建设。它是地区秩序和安全的积极因素,并可能成为海洋战略思想的一场革命。”

专家说,扩大海岸警卫队的作用有助于增进国家安全。从外观上看,海岸警卫队船只通常不像更大且配备有作战武器的海军舰船那样令人生畏。海军舰船的庞大体积也限制了它们进入某些海上航道的能力,而较小的海岸警卫队巡逻艇更有可能在狭窄的海峡中穿行。在印尼,有关当局正致力于在船只尺寸上打造优势。一位印尼海军指挥官告诉《论坛》说,印尼海岸警卫队现在列装了更小的船只,以便对喜欢驾乘高速船只的海上匪徒进行追捕。印尼还赋予海事官员权限,让他们有权在抓获非法渔民的船只后将其炸沉。

其他国家也采取了措施来推进海军和海岸警卫队的行动,但专家建议,关注多国和机构间的相互运用性仍是优先事项。

“地区海事合作的重要性源自本地区海洋环境的复杂性、海洋管辖权的重叠性以及出现海上紧张局势和争端的风险。”东西方中心发表的分析这样指出,“海洋合作既是地区海洋有效管理的基础,也是一项重要的海洋信任和安全建设措施和增强地区稳定的公认构成要素。”

海上犯罪(包括海盗、走私和非法、未报告与无管制捕捞)仍然是所有与安全水道利害相关国家的严重关切。日本认为,应当通过促进东南亚国家联盟(简称
“东盟”)成员国间的合作来帮助确保安全。

2016 年 9 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日本打算为东盟培训 1000 名海上安全官员。据《海峡时报》报道,这项为期三年的培训倡议主要涵盖海岸警卫队人员以及负责海上交通监视的其他人员。

“我们正在回应各国关于协助它们提高海洋管理能力的呼吁。”日本外务省新闻秘书川村泰久对《海峡时报》这样表示,同时补充说海上救援行动培训也将包括在内。

就在此前一个月的 2016 年 8 月,日本向菲律宾提供了 10 艘海岸警卫队船只中的第 1 艘,以帮助菲律宾提高海上实力和执法能力。

一名越南海警队警官正在南海巡逻。
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也宣布,印度计划扩大与东盟的军事关系。2016 年 9 月,莫迪详细披露了一项对越南的 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34 亿元)信贷额度。在即将签署的十多项国防合作协议中,印度将为越南海警队配备高速船以实施近海巡逻。

“我们决定将双方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这一决定抓住了我们未来合作意图和道路的实质。”据《印度快报》报道,莫迪说,“这将为我们的双边合作提供新的方向、动力和内容。”

2016 年 8 月,印亚太地区招致最多议论的中美两国,其海岸警卫队间也开展了合作。据《日本时报》报道,作为双方定期巡逻“以发现和吓阻非法、未报告与无管制捕捞活动(包括在公海上的大规模远洋拖网捕捞活动)”的一部分,两国在太平洋举行了一次联合行动。美国官员指出,他们与日本、韩国、俄罗斯和加拿大开展此类行动已超过 15 年。

2015 年一篇关于“加强太平洋海上执法行动”的分析指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海警型力量(即负责处理海上跨国威胁和犯罪的力量)在海上与其他国家海警力量开展和平与例行接触的价值。”

因此,该分析文章主张,海岸警卫队必须继续加强双边和多边交流合作,因为“全球经济日益需要安全的海路充当航运线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