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心 协力

齐心 协力

国际救援队合作从泰国水淹洞穴中救出小足球队员

Pinyo Rungrueng中校
2018 年 7 月 24 日,泰国海军海豹部队抵达睡美人洞穴,试图找到 12 名 11 至 17 岁的男孩及其足球教练,当时他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持续降雨使水位升高。黑暗的洞穴内,水流冰冷湍急。海豹部队必须在危险的钟乳石和石笋、电线和电话线、粗糙的洞壁以及狭窄崎岖的蜿蜒洞穴环境下展开工作。由于没有洞穴内部地图,适应这种环境条件耗费了宝贵的时间。

若非命运的巧合,泰国海军海豹部队可能无法那么快派往现场。

气瓶运抵泰国海军海豹部队洞穴救援指挥部。盖蒂图片社

海豹部队指挥官派我负责行动控制,派遣 14名第一特种部队的成员搭乘泰国海军飞机前往清莱府。我留在后方协调行动并为从 U-Tapao泰国皇家海军机场向清莱机场运输物资提供支持。在发现可能无法达成任务目标之后,行动继续提供日常部队和装备支持。多个部门和 127名海军海豹部队成员提供了分七批次调集的物资。

评估形势

救援人员和救援部门并未立即明确掌握行动区域的形势。泰国海军中央司令部首先派遣了一支五人特别行动队。我们曾计划从湄公河特种行动部队获得更多支持,但是未果。行动改为向洞穴地区派遣了 14 名泰国海军海豹部队,他们认定需要人员和装备。

首先,该团队请求提供防护和生命支持装备。然后,我们调整了许多行动方法。分派任务之前,我们需要评估听从泰国海军海豹部队调遣的各小组下属潜水员的能力。有一次,我们派潜水员在洞穴内将气瓶送往三号洞室——该洞室是距离入口约半公里的一处干燥区域。潜水员接受了这项任务。我们了解到,这组潜水员的技能水平足以将气瓶送至洞穴内约 1.6 公里一处名为 Nuen Nom Sao 的斜坡。洞穴在该斜坡处分成三叉。

确定足球队的位置

按照泰国海军海豹部队的计划,救援人员在外国潜水员的支持下尝试搜寻。外国潜水员各队轮流将绳索延伸 200 米。负责行动的有三支主要队伍:泰国海军海豹部队、英国潜水员及独立的欧洲潜水员小组。最终,经过七天徒劳无功的搜寻之后,英国团队于 2018 年7月2日延伸了最后一段绳索,并发现了孩子们。

泰国军人试图连通管道,防止水流进 12 名男孩及其足球教练受困的洞穴。美联社

随后,工作重点转为借助国内外潜水员的支持,设法救出足球队。我们利用泰国海军海豹部队向指挥控制中心提供的洞穴信息,开始考虑将孩子们救出的其他途径,因为水下洞穴救援极度困难、极度危险。但是,一些紧迫因素迫使我们决定迅速行动将孩子们救出。

洞穴内的氧气含量严重下降。降雨猛烈,意味着未来三四天洞穴内水位会上涨。

我们根据当时可用的泰国海军海豹部队人员和装备能力制定了一套计划。但评估显示风险极高,因此我们必须采用其他方法拖延时间,例如向洞穴内铺设氧气管道,提高氧气含量。虽然一些外国潜水员认为这是无谓的工作,但我们必须要做。这是我们当时唯一能做的,我们觉得至少比什么都不做要好。我们也在继续考虑各种替代方案,包括在山上寻找一处开阔地,向孩子所在位置钻一条通道,将他们救出。

水下救援风险高

由于存在巨大风险,上级机构指示救援协调中心找到不会让孩子们有生命危险的方法。我们泰国海军海豹部队认为不存在这样的方法。由于公众的热切期待,当时指挥和控制中心的每个人都承受了巨大压力。即使很有可能会有孩子丧生,但外国潜水团队也催促尽快将孩子们救出。

从风险管理的角度讲,这是正确的方法。但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利用现有时间,找到最可行的方法去开展行动及降低风险。

泰国政府、英国潜水员、美国印太司令部潜水员以及澳大利亚警方潜水员合作并提供信息,征集更多的专业洞穴潜水员加入任务,包括来自澳大利亚的 Richard Harris 医生。这让我们的工作轻松很多,并显著降低了风险,因为现在我们有了 13 名技术娴熟、经验丰富的洞穴潜水员。

2018 年 7 月,获救的泰国足球教练 Ekkapol Chantawong(左侧)和 12 名足球队员在清莱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向志愿者及在救援行动中牺牲的原海军海豹部队潜水员沙曼少校致敬。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各部门共同制定了一套计划,并呈交行政控制中心,由泰国内务部最终批准。我们进行了该计划的演练,其中也包括对为孩子们准备的潜水装备进行测试。

我们知道做好这项工作的重要性。如果一开始就急切地将孩子们救出,便可能无法取得如此完美的(甚至是奇迹般的)成功。

不成功的行动

这种规模的行动面临许多独特的挑战。洞穴主入口与足球队之间由蜿蜒隧道相连的一连串洞室加大了复杂度。

  • 最初的计划是从三号洞室铺设一条电话线,救援人员在这里确定前方战术行动的位置,从洞穴内 1.6 公里处 Neun Nom Sao 三岔口通向洞穴内约 2.5 公里处的目的地。但由于团队缺少 5 毫米厚的潜水服,存在体温下降风险,因而无法完成这一行动。
  • 用于提高在 13 人受困的洞穴区域内氧气水平的3/8 英寸氧气管最远只能铺设到距离足球队员约 1.1 公里的三号洞室。潜水员无法在时间期限内拖曳氧气管穿过洞穴内的障碍。但是,氧气管至少被证明能够提高进行救援行动的三号洞室的氧气含量。洞内有许多人员必然会加快氧气消耗速度。
  • 带到三号洞室和 13 人受困区域的一些物品和工具由于潜水期间包装不能承受水压而损坏。负责将物品放置在特定地点的支持团队也普遍存在混乱。
  • 原海豹部队潜水员沙曼少校牺牲导致团队暂停行动,并检讨作业方法和行动安全。他的牺牲成为我们鉴定意志继续开展工作的动力。部队指挥官和高级海军首长鼓励并激励我们,表现出了强烈的领导意识。我方大部分人员对任务没有灰心,也没有显现出消沉。

障碍和问题

在救援执行阶段,有一些机构未加入计划也未经授权就进入行动区域。这造成更多混乱,并危及受困人员。搜救中心委派泰国海军海豹部队负责监督行动,并在国际潜水员的支持下设立救援指挥控制中心。我们使用“岩石演练”进行了行动简报会,向各部门提供信息。但是,一些部门未参与演习,造成了行动细节执行问题。

一些第三方物资请求未通过海豹部队指挥控制中心发出,造成物资和工具过剩,仓储空间不足。

参加泰国海军海豹部队行动的某些机构和个人以及部分前来提供支持的人士违反了行动安全措施要求,对行动造成不利后果,并造成消息泄露。

一些相互竞争的媒体机构希望抢发新闻,而不在意其是否准确,造成信息混乱,由此导致行动的混乱。这一问题能通过从行动开始至任务结束期间在搜索救援中心设立新闻中心予以解决。

经验教训

我们的部队没有洞穴潜水经验、训练或认证,需要考虑安排洞穴潜水课程,为未来本国或伙伴国家的类似事件提供支持做准备。

潜水部队的基本潜水装备不足,且状况不佳。此外,我们此前未采购洞穴潜水装备,因此我们需要考虑建议实施此类采购。

2018 年 7 月 18日,获救男孩及他们的足球教练在泰国北部清莱府到场出席新闻发布会。路透社

主要组织者利用检查站、人员和装备在洞穴前方建立指挥控制通讯中心,减少来自外部机构和不准确信息(所谓“战争迷雾”)造成的混乱。此外,任务成功的一个因素是采用有利于利用装备并维持持续态势感知(例如 OODA 回路——观察、定位、决定和行动)的系统,确保迅速解决问题。

东道国泰国主导了行动的管理和规划。一些国家试图发挥领导作用,但是泰国海军海豹部队在整个救援的规划、指挥和控制中一直维持领导作用,直至任务顺利完成。

美国的支持

美国也派出能力优秀的人员协助救援,他们倾尽全力,他们在规划阶段的参与及在协调过程中提供的建议都让泰国海军海豹部队印象深刻,帮助我们顺利完成任务。我们在日常行动中看到了这一点。全天 24 小时始终有一名美国军官在行动控制小组值班,根据指挥控制中心的计划需要毫不犹豫地提出愿意在洞穴内执行任务。这让泰国海军海豹部队和其他行动团队印象深刻。

此外,在危机期间需要做出关键决策时,一名高级美国军官(该军官要求不透露身份)前来提供意见和建议。他一直与我们在一起,没有与媒体接触,也没有就洞穴内工作接受采访——这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我作为泰国海军海豹部队成员,通过这次经历结交到了真正的朋友。如果将来这个朋友需要我提供任何帮助,我愿意立即伸出援手。

信任的氛围

这次经历聚集了国内外许多团队,他们出于不同的原因自愿承担责任。对于许多人来说,他们的“资本投资”是其自身丰富且多样化的知识和能力。做出贡献的团队包括一个压缩空气小组、一个水泵小组、一个氧气瓶运输小组、一个负责放置储备气罐的小组及另一个在洞穴内为受困孩子提供医疗服务的小组。这些努力还包括将孩子从洞穴救出的小组以及将他们救出后负责照顾的小组。我相信这些小组的成员最大限度运用了他们的知识和能力。在此很难特别单独致谢任何个人、团队或机构。我认为谁都不是英雄,但世界上希望为了孩子们安全获救会排除万难的人们,不论国籍、宗教信仰通力合作,因为他们和我们的幸福在于让其他人幸福。

Pinyo Rungrueng 中校担任泰国皇家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海军第1特种作战群海豹 2 队指挥官。他作为救援任务行动专员,为《论坛》提供本篇第一人称报道。


洞穴救援

2018 年事件时间表

6 月 24 日 接到任务之后,14 名泰国海军海豹部队成员进入该区域,听取简报之后立即着手工作。

6 月 25 日 救援人员进行搜寻,打通了洞穴内之前受阻的通道。潜水员入洞 400 米发现了手印和脚印。

2018 年 7 月,救援人员将 12 名足球队员及其教练救出之后,泰国军人准备离开洞穴区域。路透社

7 月 2 日 一支泰国海军海豹部队潜水队、一支独立欧洲潜水队和一支英国潜水队从三岔口轮流布置引导绳索。每支团队布设了 200 米绳索,英国潜水员布设最后 200 米绳索之后,使用更多引导绳索深入潜水员发现 13 名受困人员的洞穴。

7 月 3 日 救援人员提供了医疗协助、食品和水以及心理健康支持。这分为两个阶段。第 1 阶段:四名携带生命支持装备和电池的潜水员进入,为受困人员提供协助和陪伴,同时也对内部构造进行评估以确保安全。第 2 阶段:三名潜水员和一名医生进入协助医疗,提供食品和水,并帮助受困人员的身心恢复。

7 月 7 日 泰国皇家海军指挥控制中心和美国潜水员共同制定计划。团队向各个部门宣布计划,并进行行动演练。在包括来自英国、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和中国的潜水团队在内的国际潜水员支持下,救援人员为孩子们准备了全面面罩并提供了食品和必需品。

7 月 8 日 根据救援计划,潜水员首次尝试将四名孩子救出。计划是在四天内分三次将全体受困人员救出。每次包括两个步骤:12 小时准备,12 小时实际救援。

7 月 9 日 在救援计划的第二轮,潜水员救出了另外四名孩子。

7 月 10 日第三轮救出了四名孩子和教练。泰国海军海豹部队潜水队的四名成员出水,救援任务完成。

分享